北京要的「兄弟」和辜寬敏不一樣

新新聞周刊

總統府資政、台獨大老,也是新台灣國策智庫創辦人的辜寬敏在台灣與巴拿馬斷交後,一改幾個月來的沉默,六月十四日親上火線在榮星公司召開記者會。

北京多次和辜寬敏接觸

不過,這次辜寬敏並沒有嚴厲批評蔡英文政府,反倒是替蔡政府緩頰,並透露北京派了高階官員到東京與他碰面,說要重新檢討對台政策。

辜寬敏也表示,已將相關訊息在一個月前當面向總統蔡英文報告,當著蔡英文面也建議以「兄弟之邦」來處理兩岸關係。根據辜寬敏的轉述,蔡英文僅表示「我們要加入聯合國」,不過,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隨即否認蔡英文有這樣的說法。

然而,根據北京涉台系統私下透露,北京的確多次派人在東京與辜寬敏接觸,但層級僅止於國台辦內的局長層級,且目的也限於瞭解辜寬敏對兩岸政局的看法,沒有說要重新檢討對台政策。

對北京而言,目前的政策就是要台灣接受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就連「兄弟之邦」的「邦」字,北京也已認知到那就是兩個國家的意思,因此,要以「兄弟之邦」來建構兩岸關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加上兩岸目前肅殺氣氛濃厚,外交戰已啟動,學術交流也受影響,要論及「兄弟」關係會更加困難。

不過,北京為何要與一個年過九十歲的台獨大老密集接觸?這與北京全盤掌握辜寬敏過去歷史經驗有關,包括他一九七二年回台灣與蔣經國的對話,遭到台獨聯盟日本本部的除名。如果辜寬敏放棄台獨,可以到北京與習近平見面,講出台獨是沒有出路的,那就更符合北京的對台政策了。

如果這個規畫困難重重,北京退而求其次,讓辜寬敏到上海走走,至少辜寬敏在上海曾居住過,也是在上海認識了辜朝明與辜英明的母親蔡國儀,哥哥辜振甫晚年也奉獻給兩岸。對北京而言,如果辜寬敏能夠到中國訪問,並順從他哥哥的意識形態,這對北京來說,統戰台灣將事半功倍。

因此,北京要改變的不是對台政策,而是改變對辜寬敏的刻板印象,北京也已派人找到辜寬敏曾經居住過位在上海延安東路的舊址,而在泉州惠安辜家發源地,也已備好祖祠等待辜寬敏返鄉祭拜。

中共清查在中國綠色企業

甚至北京還規畫安排辜寬敏前往上海和平飯店,讓他緬懷哥哥辜振甫與汪道涵第二次會晤的地方。因此,北京對辜寬敏的期待,遠遠超過改變對台政策的意念。

不過,像辜寬敏財力雄厚的綠色企業確實不少,也是民進黨選舉的重要金主,但設立在馬紹爾群島的辜氏漁業,在南太平洋捕魚後,除了將魚獲送往日本市場外,上海與香港也是辜氏漁業主要的消費市場,中國除了在外交上打壓台灣外,北京當局更無法容忍一邊賺取中國的錢,另一方面支持台獨政黨與政權。

不同於李明哲案由國安體系出手,此波針對台商而來的大清查,是由中國各省市與地方的台辦系統開始動員。二○一六年年底,海霸王因盛傳與蔡英文家族關係密切,在中國的產品被檢舉標示不清而被開罰,甚至地方發起抵制的呼聲。

過去在陳水扁時期,北京曾對奇美的許文龍與已故的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開刀,逼得許文龍與張榮發不得不為了中國市場而低頭。許文龍在○五年發表不支持台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聲明,震撼了整個綠營,也讓現任台中市長、也是許文龍的外甥女婿林佳龍頗為尷尬。而中國在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也成功操作了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等人支持「九二共識」。

而當蔡政府成立黨產會處理國民黨黨產,欲斷國民黨金脈的同時,中共對台工作小組在一六年決定展開對所有在中國的「綠色企業」清查,由台辦系統主導,國安部及其他部門相互配合,也在一七年上半年完成了調查。當中,包括台商的親戚如果是綠營公職人員,便開始對其人員與貨物通行處處刁難,除非該台商能保證其親戚在台灣不主張台獨立場。

如果是提供政治獻金給綠營人士者,則要求其在一八年九合一選舉中不再提供政治獻金,否則將迫其退出中國市場,包括北京、上海及廈門台商均已感受到明顯的壓力。而台積電位在南京的投資基地,讓張忠謀也婉拒接任總統府資政的職位;巨大(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在中國的市場與拓點正要全面開展,當然也保持與蔡政府的距離。

不願屈服於北京壓力的台商,則配合蔡政府這波新南向政策轉進東南亞,脫離中國在政治思想上的箝制。

北京期待辜成為第二個許文龍

做為台獨的代表性人物,北京密集地派人到東京與辜寬敏接觸,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想與蔡政府建立溝通管道。在蔡英文一六年五月執政前,辜寬敏曾公開表達如蔡政府有需要,他願意替她前往北京訪問,辜寬敏也在多個場合上不斷表示,如果中國願意正式邀請他前往北京訪問,他會願意接受。

只是,精於計算的中國共產黨,實在不想聽辜寬敏高論「兄弟之邦」,而是期望他成為許文龍的「兄弟」,當許文龍能說出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姊妹」,只要辜寬敏講出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兄弟」,辜氏漁業在上海、香港的生意當然可以延續下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