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雷厲風行整肅,台灣人該咒罵還是欣賞?

·7 分鐘 (閱讀時間)
資料照片:Getty images
資料照片:Getty images

北京當局最近採取一連串霹靂行動,整頓互聯網平台產業,從阿里巴巴到滴滴出行都遭雷擊,補教業、電玩、醫療業、房地產都無法倖免,影藝業更是重災區,許多知名藝人被全面封殺。在此同時,反對資本無序發展、打破壟斷、共同富裕等政治訴求響徹雲霄,展現一個強有力政府的大有為威勢。台灣人看在眼裡,究竟應該更加痛恨這個極權政府的管治威力無法無天,還是應該欽佩這個宣示「黨管一切」的政權對各方面深重問題展現了超強的導正氣魄與劍及履及的貫徹執行力?

最受各方矚目的是整肅娛樂亂象擊出連環拳,先公告將對「違法失德」藝人施以懲處,禁止「劣跡藝人」轉移陣地復出,規範明星廣告代言;中央宣傳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廣電總局接著共同宣布,堅決反對「唯流量論」,不得播出偶像養成類節目,抵制不良「飯圈」文化,抵制泛娛樂化,抵制高價片酬。確實,大陸演藝圈天價片酬、偷稅漏稅、涉黃涉毒、虛假代言、「飯圈」文化等劣跡深受民眾詬病,中共中央過往也陸續出手整肅,近期加大力度,從紅極一時的吳亦凡被捕,到趙薇疑似被認定為「列劣跡藝人」遭封殺,再到鄭爽逃稅被重罰近人民幣3億元,無一不震撼社會。

中共一切明著幹,網信辦祭出10條嚴打「飯圈」(指明星的粉絲圈)亂象規定,中宣部也印發「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大對「違法失德藝人」懲處力度。通知要求提高准入門檻,規範藝人經紀,及時對違法失德人員和縱容違法失德行為的經紀公司、明星工作室進行行業抵制和聯合懲戒。中共政治掛帥,維穩至上,因此當然要求廣播電視機構和網路視聽平台在節目演員和嘉賓選用上必須嚴格把關,任何政治立場「不正確」或是與黨「離心離德」的人員堅決不用,而違反法律法規、衝擊社會「公平正義底線」的人員也堅決不用。

整頓娛樂圈只是大範圍霹靂行動的一個範圍,其他產業的整肅同樣雷厲風行,風行草偃,一片哀嚎。IPO緊急叫停、APP全面下架、補教業斷然停止盈利,都是台灣無法想像的離奇行動。

台灣人活在民主社會,法治普行、規範嚴謹、人權確保,因此對於大陸官方法力無邊多深不以為然,十分反感。至於消滅絕對貧窮,促進共同富裕、端正影藝文化、匡正電玩影響,也是台灣政府不曾想或是不曾做的事。但是,如果換一個視角看待,這未嘗不是國家治理能力超強的具體表現,勇於面對難題,絕不畏難苟安,而且權力強大,足以貫徹到底。至於挨整的企業集團與個別大咖,無不聞風景從,乖乖就範,當局所設定的政策目標在迅雷不及掩耳間達成。

令人驚嘆的是,在一連串鍘刀揮舞後,黨媒齊同轉載一篇文章李光滿發表在不顯眼傳媒的文章,宣傳一場「深刻變革」的必要,這篇文章令人想起55年前文革前人民日報發表重磅社論開啟文化大革命的往事。由於時空背景截然不同,中共應該不至於發動像文革一樣的群眾運動,可以確定的是,中共正以雷霆萬鈞之勢運作黨機器,對多個領域發動從上而下的整頓、整肅甚至整人。我們可以預見,整治行動一段時間內不會歇止,當局手指所向,鍘刀就砍向那裡,被整肅者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

這場浩大壯闊的整肅不只是基於當局的政治意志,也是呼應社會沛然莫之能禦的仇富情緒,同時可以轉移民眾對於生活處境惡劣的不滿情緒。中國大陸近四十年來經濟起飛,勞苦大眾的參與及貢獻功不可沒,但少數人憑著政商關係的庇蔭,甚至透過官商勾結乃至於權錢或錢色交易平地起樓,一下就腰纏萬貫,擁有底層民眾數十百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還紛紛不知節制地囂張炫富。當局揮刀整頓無序成長的資本,鞭打清算無行富豪與大腕,可讓許多民眾拍手叫好,至少出了一口鳥氣,所以當局的整肅帶有濃厚的民粹色彩,「深刻變革」是其主旋律。

李光滿文章說的精義是,「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場不再成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聞輿論不再成為崇拜西方文化的陣地」,「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性回歸」。這正是當局所要運用的民氣。習近平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一直高唱「回歸初心」,由此設定進擊目標,端正歪風,變革國家,促進公義,或許是他縈繞心懷的使命感。

習近平近期懸示了「共同富裕」的目標,要想共富在短時間內當然不會收效,就不得不打企業集團和富豪的主意,讓他們「樂捐」作公益,不但可以討得民眾歡心,提高黨的民意支持度,有助於鞏固政權。當局口口聲聲宣揚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但社會的貧富分化已到了兩極化的嚴重地步,有數據顯示,最富裕的1%者財富所占全社會的比例高達30%,失衡狀況不下於資本主義典型的美國;而且中國超級富豪總人數早已大大超越美國。這個財富分配兩極分化的問題,對中共的政權穩定無疑已埋下一顆地雷。身為紅色子弟,習近平確實想實現共產黨初心,經過4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宣告業已達成脫目標,他進一步要推動共富新長征了。共富目標雖然遠在天邊,但大聲嚷嚷、使勁推動,確實有助於抓住社會大眾。何況打著「反壟斷」旗號,沒有人可以反對,即使大企業和資本家也不敢反抗。威權統治如此的優越性,豈是美國這般自由資本主義國家所能比擬?即使是標榜民主優越性的台灣,貧富差距雖持續擴大中,在體制的制約之下,執政者斷難有此膽識與魄力推動。

中國經濟發展充滿受制於叢林法則弱肉強食的野蠻方式,比如各互聯網開山鼻祖趁著行業規範缺如之際,就大肆擴張,造成壟斷。各個新興行業多半如此,伴隨而來的財富差距擴大形狀簡直令人髮指,兩極分化程度直逼資本主義天堂的美國。「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的魔咒打破了,但越來越多民眾懷疑貧富極端分化是不是社會主義?

中共掌權並非循民選程序經過人民同意,其執政的認受性繫於人民的支持,至少不反抗,而以目前財富結構呈現金字塔型,中下階級占大頭,半數民眾月入千元,生活壓力沉重,許多青年「躺平」而放棄奮鬥,這樣的社會如何能長期維持順從與穩定狀態?

台灣的人對中共的作為方式大可嗤之以鼻,但也必須看到大陸社會各方面的矛盾日益尖銳,非強力整頓無以緩解,而中共這樣權力不受節制的政權,正是足以導正亂象與歪風的大政府、強政府。過去一年在香港「治亂止暴」不也是這個政府厲行威權統治的「完美」展示。台灣人可以咒罵,但也要深明其本質與作派,更要知所應對且有以備之。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