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成員身分或成保命符 芬蘭瑞典轉念放棄中立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華盛頓23日綜合外電報導)俄羅斯總統蒲亭入侵烏克蘭理由之一,是不讓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東擴;但他若以為能嚇阻他國,可就大錯特錯,這反倒起了反作用,讓本來無心的芬蘭與瑞典準備加入北約。

莫斯科對烏克蘭發動所謂「特殊軍事行動」後,芬蘭及瑞典都急著適應新的地緣政治現實,準備在未來幾個月之內加入北約,這將一下子把俄羅斯與北約成員國接壤的邊境長度擴展至目前的2倍。

美國「時代雜誌」(Time)報導,俄羅斯這2大北歐鄰國還不是北約成員國,可能令不少人意外。其中芬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前與戰時與蘇聯2度交戰,都未分出勝負,這讓芬蘭在東西方對峙的冷戰時期,能夠以承諾保持中立換取獨立。

瑞典則是自200年以來,一直以中立立場作為外交政策核心支柱。

蘇聯解體後,芬蘭與瑞典雖然都加入歐洲聯盟(EU),但皆不認為有必要加入冷戰後軍事聯盟、持續目標是發展核武的北約。

俄羅斯2014年侵占原本屬於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後,雖然促使芬蘭和瑞典與北約建立合作關係,但兩國仍未出現龐大民意支持申請加入北約;直到今年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情況才被打破。

兩國如今為何轉念想加入北約?因為越來越多選民認為,北約成員國身分能帶來必要且緊急的保護。畢竟俄羅斯雖然會騷擾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卻不曾對這三個北約國家動手;但非北約成員國的烏克蘭則未能躲過攻擊。

芬蘭總理馬林(Sanna Marin)派兵軍援烏克蘭時曾說:「俄羅斯已經不是我們以為的那個鄰居了。」芬蘭很可能在北約6月29日於西班牙馬德里召開高峰會之前,便提交入會申請。

瑞典執政黨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也已經表態,認為瑞典應該追隨芬蘭腳步。它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檢討政策,最晚將於5月24日決定是否改變黨內長期反對加入北約的立場。

社民黨本月稍早曾發布聲明表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那一刻,瑞典的國安立場已從根本改變。」

一般認為,社民黨過去持反對立場,是阻撓瑞典加入北約的最大障礙;如今瑞典國會議員多半已表態支持加入,社民黨的立場改變,將讓申請加入的程序更順利。

美國拜登(Joe Biden)政府與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都對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釋出正面訊息,認為應該迅速接受。申請加入須經現有30個成員國一致同意,唯一可預料的反對者是與蒲亭(Vladimir Putin)親近的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

然而,鑒於歐洲官員持續掌握制衡奧班的財務籌碼,加上奧班至今仍願意支持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因此不太可能阻擋北歐兩國加入北約。

從軍事角度來看,俄羅斯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後,芬蘭與瑞典數度舉行聯合軍演,這也消弭了北歐和北約部隊無法協同作戰的任何可能疑慮。此外,芬蘭的國防支出已達到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瑞典也似乎朝這個方向發展。

北約、芬蘭和瑞典都有充分理由要加速入會進程,因為從兩國提交申請、到北約正式提供保護之前,將是一段可能遭受俄國各式攻擊的脆弱時期。三方都會希望縮短這段空窗期。

而雖然芬蘭和瑞典身為歐盟成員,已獲得里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第42.7條提供的一些保護,也就是在成員國受到攻擊時,其他成員國應提供軍事援助,但北約應該仍會希望加快動作。(譯者:戴雅真/核稿:張正芊)111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