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催生野蠻新世界 源鉑資本胡一天:台灣有機會!

天下雜誌
源鉑資本創辦人暨執行長胡一天。 攝影/邱劍英
源鉑資本創辦人暨執行長胡一天。 攝影/邱劍英

2018天下經濟論壇

2018天下經濟論壇夏季場以「資本與新科技的衝撞」為題,進行第一場論壇。前進新科技投資市場,如何讓資金與金融創新成功對接?天下經濟論壇邀請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黃日燦、源鉑資本創辦人暨執行長胡一天、及活動通創辦人謝耀輝同台分享菁英視野的投資眼光,並由《天下雜誌》社長吳迎春擔任主持人。

以下是源鉑資本創辦人暨執行長胡一天在此論壇中的談話全文:
———————————————————————————
我過去在紐約和香港,都做過金融相關的工作。在紐約做價值投資、在香港做槓桿收購,也就是借錢讓別人去投資公司。

4年前,我開始籌備自己的公司,開始看創業的題目。那時候區塊鏈、比特幣剛出來,大家都以為是騙人的玩意兒,我自己花了時間去認真研究了一遍,發現它是非常大、而且是革命性的趨勢。

網路科技的發展,在過去30年,已經影響人類生活各種面向,也包括了金融。我在金融業服務多年,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契機,所以要踏上浪頭,趁勢而起。

創業,為了讓台灣搭上新經濟的浪頭

在這樣的新世界裡,台灣如果有一些政治、科技、企業領袖,也能夠搭上、甚至駕馭這個浪頭,是很好的事情。

我和幾位前輩討論後,就決定要來破壞一下既有架構。先用我們自己的錢,做一個新經濟的網絡出來,給大家看這個新東西,會長什麼樣子。

源鉑資本創辦到現在3年左右,有一些階段性的成果。我們現在投資的一些台灣公司,有做區塊鏈的奧丁丁、有數位貨幣的相關安全的庫幣科技、也有MaiCoin,也是在台灣做的滿好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

我們還有紐約投資DeepMacro這家公司,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做宏觀經濟的趨勢分析;也有智能醫療,已在上海落地,也已有商業化的營運模式出來。

區塊鏈,伴隨的是一場金融資本革命

為什麼我們會想投資區塊鏈?
如果把金融和整個經濟的連結攤開來看,它其實就是網路業。金融是百業之母,或應該說是我們經濟的一個神經網路,就像大腦神經元一樣。而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每一次科技的重大的變革,其實都伴隨著銀行還有金融業整體服務客戶方式的變革。

半導體出現後,慢慢後來有信用卡、區域網路、ATM等。2000年網路成熟後,出現線上交易及網路銀行,手機出來以後又出現行動銀行。現在人工智慧、區塊鏈,甚至未來可能的量子計算也好,這些科技變革都會伴隨著金融業服務模式的改變。

科技改變人類的生活與工作,乃至於商業模式和發展策略都改變了。每次新、舊典範轉移的時候,金融業往往都要很快的趕上。馬車時代的銀行家,想去服務一個鐵路時代的企業或是網路時代企業,是不可能的。

斷裂點,雖然暴力卻也是機會

我們現在看到的機會,就是科技發展開始出現一個斷裂點。區塊鏈這些新技術出現了,但是新的服務模式可能還沒有完全被實現,所以我們想掌握這個契機,投資早期的公司,這些公司可能沒有大公司的包袱,他的組織架構可能比較有彈性,所以可以在斷裂點做為一個過渡。

創新科技的演化,我用一個螺旋模式來談。一開始只是一小撮的人,然後大家懂了以後,量就開始大了,越來越主流化了,變成一個漩渦,捲進更多人。最後,最後終於政府趕上了,標準化的作業方式就可以創造出來。

有一本書叫《技術革命與金融資本》(Technological Revolutions and Financial Capital),書裡面提到,「技術革命」和「資本」這兩東西是相生相剋的。因為技術的推動會造成金融資本的興奮,很多時候是金融資本會反過來推動了金融的革新。而這個過渡的過程,可能會很暴力。

區塊鏈是未來的答案嗎?

當經濟體系裡面出現了一些新的技術,閒置資本和投資人發現這個巨大的潛力以後,就把它推高,出現了狂熱,或者你可以說是泡沫。泡沫之下,就會出現一個科技的「斷裂點」,很多的暴力和激情,劇烈的變動,在這期間跑出來的。

如果我們安全渡過斷裂點,就會開始產生資本與科技的綜效(Synergy),新的模式、新的政策成形,然後慢慢就會慢慢的平穩下來。我也不敢講區塊鏈就是未來的答案。但如果資本不支持它,肯定是繞不過去(這個斷鏈)的。

所以我們必須在現在就投資新科技的早期項目,去關注這它衍生出來新商業模式,甚至組織架構、治理模式都會不同。過去會計上的資本跟經濟,也會被創造出來新形態的資本給取代。

大家看到虛擬貨幣很狂熱,在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也有一些亂象出現。不過這些混亂,也可能會催生未來形態的金融機構。像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可能都不是既有的金融工具可以掌握的。這些新機會,我們需要新的資本工具去捕捉,甚至創造新的價值。

台灣,有機會取得主導地位

回過頭來想,網路原來是美國國防部搞出來的一個技術,成為一個公共財。現在Google和Facebook這些公司做得很好,但實際上是在建立在前人積累的、很大的基礎上。區塊鏈利用虛擬貨幣和新的商業模式,可以把這些大公司從網路獲取的價值,保留到我們使用者自己身上。這個做法,就挑戰了很多既得利益者。

現在國際上主權國家的規則,已經有四百年的歷史,如果台灣要和人家玩這個遊戲,很難找到基礎,實力差太多了。區塊鏈就是在創造新的公共財,它超越國界、超越主權。

而且區塊鏈因為比較年輕,所以規則還沒有定死。面對剛剛講到的斷裂點,可能不是一、兩年而已,而且會有很多野蠻的情況出現,這也是台灣實際上是有機會,可以取得主導的地位。

所以在這個結構的轉變中,我們要有勇氣,去擁抱這個機會。虛擬貨幣,是一個挑戰既有世界秩序的一種工具,會引起現在霸權國家的不安,可是反過來講,如果我們去支持它,那麼發展肯定會更長久。

最後我要說,我們要思考的是我們要怎麼樣的未來。講的太美好,可能會發展成《美麗新世界》裡的情況。AI、區塊鏈和互聯網加在一起,如果忽視掉人性,會不會變成電影《駭客任務》(Matrix)的世界?這個問題就留給大家,仔細思考看看。

延伸閱讀:
區塊鏈大熱!是夢想還是騙局?
不懂技術沒關係!圖解告訴你區塊鏈可以這樣用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