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之後 美中不可能達成貿易協議

黃樂祈

「問題在於華盛頓已經與北京簽署了數十年的協議,而北京卻違反了所有協議。」(The problem...... is that Washington has inked decades of deals with Beijing, and Beijing has violated all of them.)《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2001)作者章家敦早前在美國外交雜誌(The National Interest)這樣寫道。

對華鷹派主導白宮

十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年,首都北京一片喜氣洋洋,然而位於南方的香港特區警察向一示威者近距離開槍,不單使國際社會淡忘了中國國慶的喜悅,更聚焦了這個國家嚴重的內政危機。更甚者,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迅速回應,指此事可能會影響到下星期恢復的新一輪中美高級別經貿磋商。

不錯,十一已過,無論中國如何為自己沖喜,都無助美中將於本月10、11日在華府舉行的新一輪貿易談判。而且如無意外,美國會於15日對2,500億美金的中國入口貨品加徵30%關稅。無可否認,一個近兩年備受討論的問題再次受到檢視:美中貿易協議是否有可能達成?

讓我們先把時間略為推前。9月10日,川普突然辭退工作了五百多日的鷹派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立時引起不少臺灣和香港人士猜想是否美國對華路線趨向溫和的徵兆。不過,新任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Robert C. O'Brien)和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上任消息一出,這種隱憂即一掃而空。

先說奧布賴恩,他的履薪對印太地區包括台灣、香港所反映的信息並不簡單。這位有律師背景的洛杉磯人,早在歐巴馬年代已較不少美國的政客和學者更早就注意到中國的野心。早在2011年,他就在關注亞太政局的刊物《The Diplomat》撰文指,中國借美國集中處理九一一後中東和中亞的恐佈分子問題,正在擴大自己的海、空軍實力,警告美國要重新平衡亞太勢力。2016年,他在「The National Interest」提到臺灣和香港,一來顯示他是一個友臺派,二來也知道他以為中國在香港實施的所謂「一國兩制」在運作上極不可能。同年,他亦出版《While America Slept: Restoring American Leadership to a World in Crisis》一書,批評歐巴馬的外交政策。

再說博明。他曾是路透社與《華爾街日報》的駐北京和香港記者達七年之久,精通中文,有遭北京國安毆打並拘捕的經驗,原是白宮亞洲政策顧問,與奧布賴恩一樣,都是對華鷹派和友台派。再加上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等人,白宮顯然是由對華鷹派主導。假若博爾頓的離任並無任何美中趨和的意思,就難以期望美中貿易協議能有達成的一日。

經貿磋商和香港法案為撤資鋪路

猶記得中國國慶前夕,美國忽然有消息指華府正在初步討論把中企從美國交易所除牌的可能,在美國有掛牌的中企股市即時大跌。事實上,中國近年一改朱鎔基時代強調民企的做法,提出構建「新型政商關係」,並要求民營和外資企業加快成立基層黨組織。馬雲、馬化騰、柳傳志等幾所中國大型民企創辦人紛紛「退休」,再加上另有美國官員近日向《華爾街日報》稱中國有借民企提升軍力之嫌,美國不對中企起更大的戒心才怪。

對川普總有偏見的自由派,老是覺得「狂人」不會經濟。不過,一個商人那可能不懂經濟?我們必須要問,川普是否天真的相信中國會願意在強迫技術轉移、補貼國企及侵犯知識產權作出妥協?他真的對中國這個對手只有片面認識?如果答案是否,那麼川普表面仍然與中國經貿磋商,更大機會是為重整現時美中經濟結構和撤資爭取空間。

當然,商人無祖國,美國人也無例外。所以現階段除牌政策是否會確切落實並不重要,震懾國內還想繼續與中資合作的美企應才是白宮用意所在。美中的經濟關係千絲萬縷,要外商撤資,空有甜言蜜語並不夠,也需施壓,使中國成為一個不利投資、不穩的市場,正是美國在做的事。

另外,由於撤資需時,而以防中國在過程中報復,很大在本月中在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作用著實不少。即使中國不斷訴說「香港繁榮全賴中國」的故事,然而不可能除去「香港是中國對外窗口」的現實意涵。其實,中國有近七成外資都經香港投資。單以上年為例,中國實際運用了1,130億美金外資,但其中竟有960億美金是經香港投資。再加上香港具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獨立關稅區(除了逃避美國關稅,更能非法輸入不出口到中國的高科技)等功能,根本不可能是深圳、上海所能取代的港口,美國肯定清楚香港對經濟趨弱的中國之重要性,必定加以善用。

試想,如果川普真有心的與中國談判,何以解釋他在中國國慶時在推特引中國問題專家沃德(Jonathan Ward)「多年後,美國終於對北京意圖超越我們,成為21世紀經濟與軍事超級強權的計畫及野心覺醒」一句?可見,川普根本不是一個鎖國主義者——如果他是,理應削弱軍費,重回以往美國孤立主義盛行時不重正規軍的傳統更多 生井英考著,黃鈺晴譯,《空中帝國.美國的二十世紀:庶民文化的精神與戰爭世紀的轉變》(台北:八旗文化,2019),頁59-62。。川普,以至美國愈來愈多政客與學者終於清晰知道:美中關係根本沒有雙贏方案。因此,白宮正在運籌帷幄,在國外逼使外資撤出,一使美國未來對中國下手更無顧忌,二能同步清空中國的外匯儲備,三能加重中國就業問題;在美國國內和香港阻礙中資運作,以防中國向外找資金和技術,裏應外合,以消弭中國崛起的威脅,重新鞏固美國在全球貿易體制地位,才是華府——甚至總統不再是川普——未來的大方向。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時代論壇》觀點版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Global Mall 餐飲品牌新進駐 「談談越」、「錦拉麵」、「点心」 板車吃得到

【影片】鑽石感小熊維尼、史迪奇首登場!迪士尼POLYGO限定店快閃誠品南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