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企鵝的千里漂流記!茫然失措、嚴重脫水…一隻阿德利企鵝被沖到紐西蘭的旅程訴說暖化威脅

·4 分鐘 (閱讀時間)

紐西蘭南島定居點「柏德林斯平地」居民辛格日前傍晚與妻子在海灘上散步時,發現了一隻來自南極的阿德利企鵝,起初他以為牠是絨毛玩具,直到牠動了起來。專家表示,牠漂流3千公里的故事可能凸顯全球暖化對南極企鵝造成的威脅。

南極企鵝漂流至紐西蘭

紐西蘭坎特伯雷區(Canterbury)柏德林斯平地(Birdlings Flat)當地居民辛格(Harry Singh)10日傍晚與妻子在海灘散步時,發現了這隻南極企鵝。他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自己起初以為牠是絨毛玩具,但「這隻企鵝的頭突然動了,所以我意識到牠是真正的企鵝」。

辛格將這次特殊遭遇拍攝下來,並上傳到臉書(Facebook)。他注意到這隻企鵝沒回到海中,「牠一個小時動也不動……而且(看起來)筋疲力盡」,似乎不知自己為何會漂流到離家3千公里左右的紐西蘭海岸。

辛格與妻子在海灘上待了4個多小時監看這隻企鵝的狀況,他說這隻企鵝看起來像迷路了,「很孤單」而且「一直吃石頭」。

辛格擔心企鵝沒回到海中的話,會成為海灘上其他掠食性動物的潛在目標,他表示:「我們不希望牠最終進入狗或貓的胃裡。」於是,他打電話給專門救援企鵝的人員,最後找到「基督城企鵝復健組織」(Christchurch Penguin Rehabilitation)負責人史翠克(Thomas Stracke),史翠克照顧坎特伯雷區受傷或生病的企鵝已超過10年。

史翠克震驚地發現牠是「南極限定」的阿德利企鵝(Adélie penguin),他在10日晚間與一名獸醫一起救治這隻企鵝。他們為牠抽血檢查,結果顯示牠體重略輕。史翠克說:「除了有點餓與嚴重脫水之外,牠的狀況其實不糟,所以我們餵了牠一些液體與魚做的魚昔(fish smoothie)。」

後來當地人為牠取名「Pingu」(與瑞士經典動畫《企鵝家族》主角同名)。這隻企鵝最終將被釋放到坎特伯雷區班克斯半島(Banks Peninsula)沒有狗兒的安全海灘上。史翠克說,他與協助救援的人希望牠能在那裡啟程回南極。

這是史上第3次在紐西蘭海岸發現阿德利企鵝,第一次是在1962年12月,當時在紐西蘭南島馬爾堡(Marlborough)弗拉克斯本河(Flaxbourne River)河口以北發現一隻死亡的阿德利企鵝。1993年1月,人們在南島東岸的凱庫拉鎮(Kaikoura)海灘發現一隻活的阿德利企鵝。

專家:企鵝面臨全球暖化帶來的威脅

專家表示,這隻南極企鵝的出現提醒了人們,由於海水暖化,南極企鵝的棲息地不斷變化,牠們面臨極大威脅。史翠克說,暖化的水域意味著南極企鵝正努力尋找食物來源:「海水變暖時,魚通常會進入更深的冰冷水域,所以(棲息地)附近沒有魚。」

紐西蘭奧塔哥大學(Otago University)動物學教授塞登(Philip Seddon)表示,Pingu的出現「超級罕見」,牠可能是一隻年幼的企鵝,因為走得太遠,所以被海流捲走,一路漂流到紐西蘭。

10日傍晚,紐西蘭柏德林斯平地(Birdlings Flat)的居民辛格在海灘發現一隻來自南極的阿德利企鵝(截自Google Map)
10日傍晚,紐西蘭柏德林斯平地(Birdlings Flat)的居民辛格在海灘發現一隻來自南極的阿德利企鵝(截自Google Map)

10日傍晚,紐西蘭柏德林斯平地(Birdlings Flat)的居民辛格在海灘發現一隻來自南極的阿德利企鵝(截自Google Map)

Pingu漂流到紐西蘭的故事訴說著南極企鵝面臨的威脅,這些威脅來自暖化的水域、食物競爭加劇、棲息地的改變。塞登說雖然企鵝漂流到紐西蘭並非趨勢,但「如果每年都開始有阿德利企鵝到來,那麼海洋一定發生了我們必須了解的變化。」

全球暖化讓企鵝的棲息地或所依賴的食物來源都受到破壞。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表示,南極洲正經歷暖化的地區裡,阿德利企鵝的數量不是正在減少,就是預計在未來40年內會減少。

氣候變遷對南極生態造成衝擊。(美聯社)
氣候變遷對南極生態造成衝擊。(美聯社)

氣候變遷對南極生態造成衝擊。(美聯社)

奧塔哥大學動物學教授塞登表示,雖然阿德利企鵝的數量目前看起來很穩定,但牠們的未來可能會面臨很多威脅,企鵝行為的變化可能是海洋生態系統陷入危機的初期警訊。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南非瀕危「黑腳企鵝」集體暴斃!凶手竟是這種昆蟲
相關報導》 地球發高燒》「極不尋常,難以置信!」南極洲首度出現20.75度高溫,企鵝棲地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