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宣告禁航」豈是「鳴金擊鼓」而已

·5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8月23日,中國廣東海事局接連發布兩則禁航宣告,聲明從8月24至26日以及8月25日兩個時段,解放軍將分別於珠江口、萬山島以南海域及廣東南澳附近海域展開實彈射擊訓練及演習。解放軍近年在廣東至海南沿線外海以演訓為名,宣告禁航,該等舉措乍看純屬備戰、待戰作為,惟其劍拔弩張的背後,尚且在釋放其他訊息。

解放軍在南海海域的戰場經營

習近平主政以來,解放軍於南海海域的戰場經營主軸,漸由發展「遠洋綜合保障體系」走向強化「戰備基礎性建設」,透過包括「島礁擴張」、「戰力延伸」及「抑制外軍」等三大途徑,來織造解放軍於南海之軍力存在。

「島礁擴張」概可分為兩階段,初階為國人所熟知的南海「填礁造島」。自2020年底起,「島礁擴張」進入第二階段,即言中國於南沙所占之特定島礁在「填礁造島」基礎上,復進化為地區性的軍事活動據點。尤其是美濟礁,其不僅船艦出入頻繁,且以該礁作為駐點的中國船艦,亦活躍於周邊水域。包含近期在牛軛礁鄰近支應海上民兵的中國船艦、於仁愛礁附近追逐菲國媒體民船的022飛彈快艇,乃至於監視佛得島水道出口處的054A型飛彈護衛艦,似皆自美濟礁起航。

若說「島礁擴張」係在為解放軍打造遠海據點,則「戰力延伸」便是將解放軍軍力由中國本土向遠海島礁拉線,或向南海邊緣延展之作為。其主要方式既有以解放軍南海艦隊為核心的南海演訓,也有其他艦隊跨區至南海展開的「戰備巡邏遠海訓練」。綜觀前揭演訓內容及其投入之武裝力量,一方面可知解放軍於南海之「戰力延伸」,概以強化其登陸作戰及多兵種聯合立體作戰為訴求;另一方面,可知美國雙航艦威脅鉅大,南海艦隊不足以獨支南海軍力存在的客觀困境,乃至於南海艦隊近期在包括加大維權恫嚇與拒止外軍力道,以及在加快海南艦、大連艦等新型主力戰艦入列磨合速度上的主觀需求。

「抑制外軍」的方式與手段

解放軍抑制南海外國軍隊(中國慣稱外軍)之方式,首重「禁制」。其手段主要有「妨礙監測」、「尾隨跟監」與「宣告禁航」三類。解放軍對於在南海活動之個別外軍船艦或編隊,動輒派艦或海上民兵尾隨跟監,偶爾逼近警告或對外軍活動加以妨礙。

除「禁制」之外,解放軍尚且藉由「水下巡弋」或「軍力展示」等方式來抑制南海之外軍。由於解放軍對南海有限之水下航道掌握度較高,進可巡遊於南海周邊海域,退可潛伏於南海出入孔道或南海邊緣之深水區,致使其享有一定程度之「主場優勢」。在「軍力展示」方面,解放軍大抵透過如火力展演、飛彈試射、飛彈載台建置等方式,乃至於透過相關新聞之揭露,來「說好解放軍在南海的威懾故事」。

「宣告禁航」所欲釋放的政治訊息

在上揭「抑制外軍」手段之中,「宣告禁航」可說是政治性最強的戰場經營模式。如去歲7月解放軍南部戰區的三次軍演(尤著重海靶實彈攻擊),不僅僅要表明中國反制南海美軍活動之意志,從三次軍演「宣告禁航」地域(7月1至5日於西沙海域、7月15至16日於海南,以及7月25日至8月2日於北部灣海域)逐步退往大陸方向來看,實在向美國傳達解放軍不願與美軍正面衝突之訊息。

又如2021年2月,法國國防部所公布的「聖女貞德2021」尾段航路,即自越南海防港至日本佐世保港一段,竟穿越了中國海南島與廣東雷州半島之間的瓊州海峽。中國驚異之餘,乃於2021年3、4、5三個月,連續在瓊州海峽西口「宣告禁航」,以此技術性方式阻擋法艦進入該海峽。再如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艦編隊之南海行,也令中國一度不安,有鑒於英艦亦有可能駛入南海島礁12海里內之水域,故解放軍於7月底來以火力展演為由「宣告禁航」,亦有高度區域拒止之意涵。

總之,解放軍以軍演為名「宣告禁航」,看似為「鳴金擊鼓」之舉,惟其本意,仍是希望美軍「偃旗息鼓」,無論是自由航行,抑或實行監測或演習,但求遠離粵瓊沿海及西沙軍事重鎮,莫往「雷池」再越一步。「宣告禁航」,恰若北京以封城手段壓制疫情,表面上是防堵病毒外延,但主要是讓外人無從就裡,潑水不進。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助理研究員。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曝光】漢光預演出包!F-16V降落失敗糗「吃土」 空軍將組專案調查

李亞鵬曬與15歲女兒李嫣撒嬌日常 「低頭親大腿」遭網友砲轟噁心越界刪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