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經歷「至暗時刻」 大規模暴力洗劫背後原因為何

·8 分鐘 (閱讀時間)
A member of the South African Police Services fires rubber bullets at rioters looting the Jabulani Mall in Soweto, southwest of Johannesburg, on 12 July 2021
一名警察用橡膠子彈驅散騷亂者。

自7月8日以來,南非因前總統祖馬(Jacob Zuma)遭腐敗指控且被判藐視法庭入獄,在多地引發騷亂。在大規模洗劫和暴力事件中,有至少212人死亡,2000多人被逮捕。

騷亂從祖馬支持者在誇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Natal)抗議示威要求釋放祖馬開始,隨後迅速蔓延其他城市。成千上萬人洗劫商場、封堵高速公路。企業、工廠、診所和學校都成為襲擊目標。處於騷亂中心的德班華人商鋪被洗劫一空,損失慘重。

在周日(7月18日)的曼德拉日 (Mandela Day)到來之際,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敦促人們通過積極重建國家來紀念這位反種族隔離英雄的遺產。他此前形容此次騷亂是自上世紀90年代種族隔離制度終結以來,南非發生最嚴重的暴力衝突。

隨著局勢稍微緩和,一些人開始在社交媒體分享自己向受衝突影響嚴重地區分發食物的照片。但由於物資短缺,很多人為了買生活必需品仍需通宵排隊。

有排隊等待的人對BBC說,他們現在很擔心基礎物資供應問題,包括給家人的食物、給孩子的奶粉和尿布,以及寵物食品等。

有至少212人在騷亂中死亡。
至少212人在騷亂中死亡。

當地官員表示,士兵已被部署到潛在的衝突爆發點,警察正在為氧氣、藥品和其他關鍵物品的運輸提供護送。

周一,祖馬將通過視頻連線再次出庭,他的腐敗案涉及上世紀90年代一筆50億美元的軍火交易。祖馬對這些指控並不認罪,其律師現以暴力活動為由要求庭審延期。

現年79歲的祖馬自2009年擔任南非總統。2018年2月,他因來自執政黨非國大(ANC)內部的彈劾壓力宣佈辭職。祖馬本人否認涉及腐敗,但他因缺席對其擔任總統期間的腐敗調查,被判藐視法庭,判囚15個月。他後來向警方自首。

官員們認為,最初對於祖馬被捕的抗議活動被犯罪分子劫持了。另一些人則認為,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困境就像一個火藥桶,而祖馬被捕成為點燃這一切的導火索。

騷亂髮生時東海岸電台(East Coast Radio)交通記者傑斯裏·帕拉蘇拉曼(Jayshree Parasuramen)在直升機上看到很多工廠被縱火,卡車被用於阻塞道路,成千上萬的人搶劫商店和倉庫,而門口的汽車等待著一箱又一箱的不義之財。

「他們在他們搶劫地區周圍形成了一個屏障,」她解釋說。「出入口都被封鎖了,很多人湧入那個區域周圍,不讓任何人或車輛通過。」她還表示,這些人「全副武裝」。

「我們聽到的槍聲之多令人難以置信,還有汽油彈。由於他們開火,我們甚至無法在這些地區上空盤旋,最後我們不得不降落,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實彈。」

誇祖魯-納塔爾省的一位市長表示,據估計,該省價值10億美元的庫存品被盜,至少800家零售店被洗劫。

據中國媒體報道,很多南非的華人店鋪遭遇搶劫和打砸。一名當地人對《武漢晨報》說,「有個別損失非常嚴重。幾乎是一夜破產。」

部分中國人組織了自衛隊,持槍日夜巡邏。

在德班的BBC記者諾姆薩·馬塞科(Nomsa Maseko)報道說,隨著暴亂者持續襲擊未被影響地區的超市、工廠和倉庫,持有獵槍、手槍、花園鐵鏟和砍刀的居民成為唯一的防禦力量。

「很明顯,所有這些騷亂和搶劫事件都是有人策劃和協調的,」總統拉馬福薩在視察誇祖魯-納塔爾省時說道。他表示,騷亂者試圖劫持南非的民主。

「至暗時刻」背後的南非政治

BBC記者 尼克·埃里克松(Nick Ericsson)

一些人把上周發生的事件稱為南非民主的「至暗時刻」。

難道這不僅僅是前總統祖馬入獄引發的一場自發的憤怒嗎?許多分析人士表示事實的確如此,但有一股同情這位前總統的「第三力量」在發揮作用。

政府的措辭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從早期對違法亂紀的沉默到現在大聲宣傳所謂的「經濟蓄意破壞」,一些評論人士甚至警告稱,這場騷亂具有「未遂政變」和「暴動」的特徵。

總統拉馬福薩表示,暴力是有預謀的,但他並未表示懷疑的幕後主使是誰。

南非媒體《Daily Maverick》副主編裏亞爾·哈法吉(Ferial Haffajee)曾撰文講述了一項由前總統十幾位密友策劃的一項協調一致的動亂策略。

哈法吉引用了執政黨非國大和情報部門內部的一些高級消息來源,勾勒出這一策略的輪廓——從暴動初期在誇祖魯-納塔爾省發生的運輸卡車縱火事件,到阻斷從德班港到南非經濟中心豪登(Gauteng)的關鍵道路。它認為,此舉意在進一步破壞和削弱本已脆弱的經濟,進而削弱拉馬福薩的政府。

這可能來自執政黨內部和國家情報機構內部。

非國大中有兩股明顯對立的勢力。其中一個由總統拉馬福薩領導。他的支持者說,在經歷了祖馬政府10年的腐敗和搶劫後,他正在緩慢重建國家機構和問責機制。另一股勢力被稱為「RET」派別,對祖馬充滿同情和無比忠誠。他們可能是這種「俘獲國家」(state capture)的受益者(譯者注:"俘獲國家"意指寡頭把持公共機構謀取私利。在南非,這一術語常被指向與祖馬關係密切的古普塔家族),並感到被拉馬福薩派的勢力逼到死角。他們迫切希望換帥,因此如果現任總統的權力被削弱,他們將從中受益。

在南非少數白人統治時期,祖馬曾是非國大在南非國內外的間諜首腦,直到1990年凱旋歸來。卸任近四年後,他被認為依然與情報部門保持著堅定的盟友關係。

這並不奇怪。在他任內,有大量資金流向這一方向。事實上,最近調查祖馬任內腐敗問題的委員會得出的結論是,在他執政期間,建立了平行的情報機構,實際上執行總統的命令。

很多工廠和民居遭到縱火。
很多工廠和民居遭到縱火。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些結構的殘餘肯定猶存。教授蘇珊·布伊森(Susan Booysen)指出,儘管2018年的一份報告確定了可能與前總統結盟或同情他的「平行情報結構」,但本屆政府幾乎沒有採取什麼行動來根除這些因素。現在它的影響得以顯現。

祖馬的盟友和支持者否認這一點。他們表示,所謂的政治暗鬥或與情報機構的聯繫,是對政府在為窮人提供服務及預測和處理暴力爆發方面嚴重失職的掩蓋。

的確,政府的反應是延遲的,也是戲劇性的,因此意義重大。

需要從南非的歷史背景來理解當局請求三個月內部署25,000名士兵的決定。這前所未有,是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部署。

然而,在此之前的幾天裏,該國的政治和軍事領導層似乎不願公開承諾增兵——更不用說宣佈"緊急狀態"。

不管實際發生了什麼,都不令人驚訝。

在一次高級安全官員的會議上,國防部隊直截了當地提醒南非人,士兵不是去執行法律的,那是警察的工作。

騷亂過後的街頭一片狼藉。
騷亂過後的街頭一片狼藉。

這委婉提及了上世紀80年代中期南非臭名昭著的種族隔離緊急狀態,當時該國處於戒嚴令之下。

使用軍隊是高度敏感的。他們如此大規模部署士兵,表明了局勢的嚴重性。

這顯然已超出了遏制搶劫的範圍,而更接近於保護生命和國家戰略利益,如德班港、煉油廠、通信網絡、核心行業以及食品和燃料供應線——所有的這些已受到攻擊或被威脅。

如果問責制和法治獲得維持,非國大和國家情報部門內部的一些人將會面臨麻煩,就像本月早些時候前總統被憲法法院判囚時那樣。

隨之而來的是不安全感、創傷以及食品和燃料短缺。似乎無法迴避的是,失業者和絶望的人正在為此付出代價。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拜登搞合縱連橫 擬聯手日澳印3國抗中
洪水重創德國 梅克爾:很嚇人
「南韓文化比持槍敵人還可怕」 金正恩全力杜絕
民意炸鍋!菅義偉內閣不支持率創新高
全球5萬多名政要、記者手機 疑遭以色列間諜軟體侵駭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