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電影大爆發,台灣呢

褚瑞婷
中國時報

南韓電影《寄生上流》在10日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中創下影史紀錄,一舉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原創劇本」等4項大獎。南韓名導奉俊昊是繼李安導演之後,第2位榮膺奧斯卡最佳導演的亞洲導演,《寄生上流》更是第1部獲得最佳影片的外語電影,打破奧斯卡影史紀錄。

這是何其榮耀的事!如此全面性的肯定,讓南韓電影足以站穩國際電影圈,這也跟南韓電影產業一直以來遵循的國家計畫非常吻合,不以國內市場為目的,而是放眼國際為最終目標。南韓自1998年開始啟動文化產業「振興」計畫,對電影產業進行結構性的根本改造,政府投入上百億基金來「經營」電影產業,跟台灣過去以「輔導」概念為計畫主軸,就是兩者在起步時的最大差別。

南韓電影的可圈可點,從台灣民眾對南韓電影的接受度即可略知一二。《屍速列車》、《與神同行》、《熔爐》等片都是近幾年在台灣票房表現相當優秀的南韓電影,相信許多曾經觀影的民眾對電影內容都還有記憶點,這也是南韓電影的特色。

看到別人好,忍不住就會想想自己。這幾年,我們的國片還好嗎?檢視台灣近5年的電影產業計畫,除了原本的旗艦計畫之外,加上前瞻計畫的加持、文策院的正式成立,各項硬體技術建置與內容及人才培育計畫等,政府企圖重新打底,從根本開始打造台灣電影產業工業化製造鏈的意圖明顯,終於捨棄「輔導」的配角心態,作為「振興」結構的領頭羊,而預算面也趕上南韓百億基金的水準,就算是落後南韓電影工業化已近20年,但至少穩固基石,就能期盼再起。

台灣的電影能量與創作人才從未消失,近兩年的電影作品從小清新走向類型片就可看到進步跡象。只是,當我們執著於電影產業的打底工程,卻沒發現台灣國片已經好幾年缺乏大型片來帶動產業能量。

若從文化部的統計數據來看更明顯,2019年台灣國片的數量雖然略為增加,經審議分級的影片至11月共有114部,但實際上映的部數卻不到2成,票房率更是慘跌,是相當嚴重的警訊。這代表市場雖有一定產量的作品,但缺乏普遍觀影氣氛,「看國片」無法成為一種風潮,對電影投資者跟從業人員都是打擊。

台灣電影產業能量仍在,如何集中發揮最大效益,創造爆發性能量,帶動產業熱潮與觀影氣氛,是文化部在市場行銷面應多所著力之處。《寄生上流》讓南韓電影被世界看見,得獎導演奉俊昊在得獎感言說「這是南韓的第一座奧斯卡獎」,相較於南韓電影大放異采之際,已經數年不見國際大片的台灣電影市場,不禁讓人略感唏噓。(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