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世界盃熱潮 百萬貧困移工買仿冒球衣追球星

卡達有250萬移工,為這個小國的經濟奇蹟奠基。【AFP授權】
卡達有250萬移工,為這個小國的經濟奇蹟奠基。【AFP授權】

Shafeeq Saqafi自豪地穿上他花了3美元購買的阿根廷隊球衣,他與1萬5千多名其他移工,坐在杜哈一個隱蔽的角落,觀看Lionel Messi的球隊挽救他們的世界盃。

Messi在2-0戰勝墨西哥的比賽中進球,讓Asian Town體育場內進場最多的觀眾全都坐不住,Saqafi則高興得搥打胸口。

Saqafi與朋友們對歐洲媒體稱他們「假球迷」感到憤怒,但他們坦承,他們以3美元或更低的價格購買仿冒球隊球衣,而不是售價90美元的官方版球衣。

「我負擔不起字母印在背後的球衣,但這件球衣是我真正想要的東西,」這位32歲的飯店員工每月收入只略高於400美元,他把一半以上寄回給在孟加拉的家人。

Saqafi是卡達250萬外來勞工之一,他們為卡達的經濟奇蹟奠下基礎—他們協助開採石油和天然氣,建設世界盃體育場館和基礎設施,並為5年來新開張的數十家新飯店工作。

人權團體指出,這些工人遭到大規模虐待。卡達則回覆稱,工廠和戶外工作場所的安全標準和薪資保障已經提高,也減短工人們在聲名狼藉的卡達盛夏工作的時間。

這座體育場位於杜哈郊區的Asian Town城購物區,杜哈奢華的購物中心和餐館,每天吸引數千名住在附近宿舍的最貧窮工人。

每場比賽前,一位女DJ會播放印地語流行歌曲和寶萊塢影音,娛樂這群清一色男性的南亞觀眾。

對大多數人來說,板球場上的球迷區是他們離世界盃最近的地方。當地法定最低工資為1千里亞爾(約100美元),仍有許多人只賺到這種收入。

數千張40里亞爾(10美元)的世界盃門票發售後,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購買官方版的球隊球衣完全不可能,所以Saqafi和他的許多朋友買的是貧窮地區後街小店販售的高品質仿冒品。在杜哈一家電氣公司工作十年的Yaseen Gul說,他來體育場是「為了花小錢玩得開心。」

「卡達居大不易,工作很辛苦,」他說。「但我的工資提高了,我不會回家。」

Shaqeel Mahmoud說他買不起比賽門票,他不得不在阿根廷比賽結束前離場,因為他必須去上班。

球場飲料攤一杯茶要價1美元,但很多球迷表示這價格也太貴了。

Bangadeshi Shaqeel說,「在這裡沒有必須購買任何東西的壓力,所以我很感激。」

【AFP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