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賤民」遭性侵致死引眾怒 四名高種姓男子遭起訴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哈特拉斯鎮(Hathras)一名19歲達利特女性(Dalit,種姓制度的賤民),9月中旬遭到4名高種姓男子性侵,數日後傷重不治,引發當地民眾怒火,印度中央調查局(CBI)18日宣布、將起訴四名嫌犯。

事情爆發後,該案件起初並未獲得到媒體關注,直到有人踢爆、北方邦警局疑似「吃案」不查,進而引發全印度示威抗議。

印度當地媒體報導,北方邦10月初宣布、將起初負責調查的警官停職,但當地警局否認吃案,甚至對外否認該女性曾遭到性侵,北方邦省長阿蒂提亞納特(Yogi Adityanath)甚至稱該件性侵案是「國際陰謀」。

此外,當地警方也被質疑、半夜擅自將受害者遺體火化,違背家屬的願望,對此質疑、當地官員強調,一切做為都是按照家屬想法做的。

印度女性上街對層出不窮的性侵案表達不滿。(湯森路透)

低種姓者經常無法得到法律保障 司法程序帶有偏見

印度北方邦處於印度北邊,鄰接尼泊爾,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人口約有2億多人。在種姓制度底下,北方邦約有21%的人口是達利特人,多住在村莊。

在印度,達利特被認為是種姓制度最低下的階級,被稱為「不可接觸者」。而四名男子均來自較高的種姓階層。《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在印度,平均每日約有10名達利特女性遭到強暴,性暴力也被用來壓迫達利特女性的手段。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指出,對於達利特婦女而言,法律和制度難以提供她們有效的保障。當婦女向警方控訴遭到侵害時,會碰到層層難關,警方一開始就不太願意受理達利特人的報案,即使受理,案件調查也是一再拖延,甚至官員還會反過來質疑強暴案的真實性。

即使控訴成案,進入法院審理,達利特婦女還會面對法官的性別及階級偏見。除此之外,目擊者通常會擔心受到加害者的報復而不太願去法庭作證。

受害者家屬在印度中央調查局起訴後,表示想要搬出村莊,「加害者的家族在當地很有勢力,且多數的達利特家庭並不想招惹麻煩,因此不會支持我們,更不用說上層階級的家族,他們甚至不願跟我們講話」

反對黨領袖遭逮捕 記者遭刑求

隨著全國各地爆發示威抗爭,當地警方也封鎖哈特拉斯鎮,以防止反對黨及記者進入該地區,警方也援引法令第144條,禁止超過5人以上集會,表示該地區屬於新冠肺炎重症區,限制任何人進入。

尼赫魯-甘地家族成員、現任印度國大黨議員拉胡爾(Rahul Gandhi)以及妹妹普里揚卡(Priyanka Gandhi Vadra)10月初,在試圖前往受害者家庭聲援時,遭到當地警方逮捕。

記者卡潘(Siddique Kappan)也是在前往受害者所在的村莊時遭到逮捕,並指控遭到警方刑求,他被警方依照嚴苛的「非法活動法」(Unlawful Activities (Prevention) Act)移送法辦。

達利特女性強暴案顯示全印度女性所面對的問題。根據印度中央犯罪調查署(CBI)統計,2019年全印度共發生了逾3萬2000件強暴案,平均每天發生87件強暴案,這僅僅是已通報的案件,未包含其他性暴力、對女性的攻擊已及受到刁難而未通報的案件。

更多上報內容:

《大家論壇》文化視角:印度教沙文主義背叛信仰 而且攻擊憲法

印度新娘著褲裝參加婚禮 挑戰傳統父權社會觀念

【種姓遺毒】日均4人被性侵 印度19歲「女賤民」遭輪暴虐殺引發眾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