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空氣污染與農業革命脫不了關係

印度空氣污染與農業革命脫不了關係。(夏明珠專題報導)

如果舉辦空氣污染競賽,印度首都德里,應該絕對可以奪金。雖然空氣糟的驚人,上禮拜天在德里舉行的半馬賽,還是有三萬多人參加,主辦單位宣稱,它們使用特殊裝置,沿途發送無線電波,濾淨空氣,不過科學家對這種說法存疑。德里馬拉松選擇這個季節舉行,令人不解,因為每年這個時候,也是空氣污染高峰的開始,而今年,污染又來得比往年更早。


綠色和平的一項研究說,全球3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印度就佔了22個。十一月的德里,污染又特別嚴重,農人燒稻草,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尤其是秋冬之交,氣溫下降,風速減緩,懸浮微粒更難消散。

德里市政顧問夏爾瑪,兩個星期前,從外地出差,回到德里的時候,他開車在公路上,看到路旁的稻田,不斷冒出濃煙,他知道農人又在燒稻草了。


為了準備小麥播種,農人必須在三個禮拜內,清除水稻收割之後的稻桿。放把火燒掉,省錢又省事。不過貪圖便利的結果,就是德里每年秋冬之交,都得被毒氣毒一回。


年年到這個時候,德里居民一醒來,眼前就一片霧濛濛,空氣污染比世界衛生組織警告的最高限度,至少還要高好幾倍、甚至幾十倍,部份地區的PM2.5濃度,達到每立方公尺七百毫克,世界衛生組織說,PM2.5 濃度,24小時平均超過25毫克,就有害健康。


去年冬天德里空氣品質指數,一再衝到儀表所能顯示最大度數的999,專家說,這種程度的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危害,相當於一天抽超過兩包菸。不誇張的說,整個德里就像一個毒氣室。


這麼嚴重的空氣污染,每年都要持續差不多三個月。當然燃燒稻草不是空氣污染的唯一原因,建築工地的塵埃、工廠和汽車排放的廢氣,都是污染幫凶。


不過燒稻草的影響還是最大,印度北部大約兩百多萬農民,耕種八萬平方公里農地,每年要燒兩千三百萬公噸收成後作物的殘梗。哈佛大學研究人員運用衛星資料,估計2012到16年德里的空氣污染,將近一半來自燃燒稻草。另一項研究把2011年四萬個早死的案例,歸咎給空氣污染。


不過,有人說,以前不是這樣。一個能源專家說,這碗毒湯,其實是1960到70年代綠色革命造成。


綠色革命的目的,是要解決飢荒,農地利用不足等問題,讓印度能夠生產足以餵飽自己的糧食,以脫離援助。綠色革命讓旁遮普和哈里亞納兩個邦,成為印度糧倉,冬天播種以及收成的小麥,和七、八月雨季耕種的稻米,就足以供應整個印度所需。


高產量的種子、擴大灌溉面積,透過補助,保證農民收益,推動精準農耕,指導農民在最正確的時間灌溉、施肥以及用藥,最大限度的提高產量,以及透過自動化機具,以最快的速度收成,這些都是印度農業現代化的內涵。


專家說,綠色革命大幅提昇作物產量,保證了印度糧食供應,卻也讓它付出了環境被破壞的代價,空氣被污染,地下水快速耗竭。這場革命要說成功,代價也非常慘痛。


專家說,這場革命的必要性,不需要辯論,可是革命以及它的配套政策,對環境的嚴重破壞,卻製造了一場農業生態危機。機具收割並同時完成穀粒分離後留下的殘梗,切割面更銳利,也比人工收割的殘梗更長,很容易割傷農夫,也不適合當動物飼料,殘梗如果不清理掉,在播種的時候,也很容易卡到機器,最簡單省力的方法,就是倒點柴油,點火燒掉,它也成為空氣污染的來源。


印度當局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不會被卡住的改良型播種機,不過它很貴,而且耗油,沒有幾個農戶用得起。


專家估計,印度如果要在五年內,完全禁絕燃燒作物殘梗,那每年必須增構一萬兩千輛新型播種機,這不太可能。印度也研究過,把作物稻桿製成生化燃料,不過成本也很高,農人負擔不起,結論就是,印度需要第二次、科技導向,專門針對解決空氣污染的綠色革命,在革命尚未成功之前,德里的一千八百萬居民,還得繼續接受髒空氣毒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