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未歇…香港的區議會懸念

世界新聞網

香港理工大學危機平穩落幕,但香港反送中整體危機還沒有落地,還有好多懸念仍然掛在那裡,其中一個是區議會選舉大懸念後的一波已平,一波又起。

所謂香港區議會選舉大懸念,即早前區議會選舉變成一場另類政治公投,其結果出乎各方意料,這一結果是破解了一個大懸念。而這個懸念的破解又帶來一串懸念,其中最重要的,是反送中運動的最後結局及結束後香港的政經前路。這懸念的破解,其中一把鑰匙是區議會和區議員的作用。

香港新一屆的400多區議員要到明年1月1日才就職,但他們大多數現已開始活躍,比如投身理工危機的破解中,他們在香港未來政治變局中的政治能量更受到關注。

這種關注可以理工大學校董會主席林大輝的話為代表,林大輝認為這次區議會選舉建制派輸到一敗塗地,相信是因果問題,過去與政府走得太近,作為保皇黨就是與民意對抗,這次高投票率亦是反映民意,希望建制派及政府能汲取教訓。民主派奪得多個議席,民主派的施政模式和目標,與政府南轅北轍,如果政府不和民主派合作,將會更加寸步難行,甚至無法施政。

林大輝政治上是建制派一員,他這段話中有一層意思,區議會選舉代表著民意,民主派透過區選掌握了民意,香港政府只有合作一路可走。回看民主派,透過對區議會提出對香港未來的新要求,所以要來看區議會和區議員的能量。

香港的區議會,按基本法也就是個諮詢架構,依香港「區議會條例」,主要就地區事務和市民關注,參與地區事務管理及向政府提供意見。過往一向認為,區議員有點像台灣的里長。但如果按政治學分析,香港區議會是香港議會制度的組成部分,只因香港沒有地區財稅和地區法律,所以沒有現代議會的立法修法權和公共開支支配權。

於是,香港的區議會跟早年港英殖民地的市政局和區議市政局大大的不同,變成空有議會之名。雖然後來有了立法會超級區議會的六個議席,以及特首選舉委員會的117名選委席,但仍然是個口水大會。

但透過這次七成一高投票率選出後,區議員特別是民主派區議員絕不會安於過去的身分,18個區議會由民主派控制了17個後,他們正改變區議員的政治含金量,要變身為香港最重要一支的政治力量,至少在新立法會明年選舉產生之前,都會透過民意運作,來左右香港的政經變局。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網路星期一 iPhone 11可省700元
中國蚌大如足球 「偷渡」新澤西全遭消滅
嬰兒潮世代將空出2100萬棟房 3原因恐難找買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