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的命也是命 杜魯道政府陷窘境

·2 分鐘 (閱讀時間)

近來,加拿大各地的原民寄宿學校舊址已發現超過1100座無名塚,引發了對該國血腥殖民歷史和種族主義的反思。自無名塚事件爆發以來,杜魯道政府雖做出多次道歉,但對還原真相卻說得多做得少,對政府的主導作用避重就輕,甚至甩鍋給天主教會,因此難以平息原住民的怒火,而「原住民的命也是命」亦被中國當做在人權議題上反擊加方的利器,令杜魯道政府陷入窘境。

原住民寄宿學校從1830年代起開始運作,大約15萬第一民族(加拿大境內數個民族的通稱)、梅蒂人和因紐特兒童被從家庭中帶走,安置在由國家資助、教會管理的擁擠設施中,在那裡他們受到虐待並被禁止說自己的母語,改學英語或法語,皈依基督教,背後目的是「消滅孩子心裡的印第安人印記」。一直到1996年,最後一批寄宿學校才關閉。

2015年,「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C)發表報告,將當年政府主導的強制同化政策稱為「文化種族滅絕」,並批判「教會和政府的合謀」。估計大約6000名兒童死於寄宿學校,超過4100名兒童已被確認身分。TRC報告建議採取94項行動,杜魯道也承諾會「全面實施」,但據加媒統計,迄今只有10項完成。

6月25日,杜魯道稱已要求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親自到加拿大向原住民道歉。但究其根本,當年寄宿學校制度是由英國殖民政府所制定,教會只是被選中作為執行的角色。

及至加拿大聯邦化(1867年7月1日)後,政府正式通過《印第安人法》,該法在1884年修訂時就規定印第安人兒童必須強制於這些寄宿學校就學。今年7月1日「加拿大日」國慶有50多座城市被迫取消慶祝活動,當天並發生示威者推倒兩位英國女王的雕像,可見當中的歷史糾結。

加拿大對原住民犯下的歷史罪行,還成為中加在聯合國交鋒時北京使用的利器。6月22日,加拿大代表44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人權紀錄表達嚴重關切,中方則帶領其他國家對加拿大侵犯原民的政策提出問責。而在那之前一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亦在記者會上表示,「原住民的命也是命」,「這種虛偽和雙標令人不齒。加方應停止自欺欺人,正視自身在人權領域的嚴重問題,對歷史和世界做出應有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