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選情看好的川普恐被疫情摧毀

韋行之
上報

源自中國武漢的疫情持續在美國蔓延,災情依然慘重。面對不到6個月後就要舉行的總統和國會大選,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已經等不及,不斷釋出無法等到疫情全盤獲得控制後,才逐步恢復經濟活動的訊息。川普近期也開始改變選戰策略,明確以「批判中國救美國經濟」為主軸。

原本選情看好的川普,大概沒想到他最自豪的兩大政績──經濟成長和低失業率,竟然會被這場疫情給摧毀,偏偏武漢病毒的始作佣者又是死對頭北京,讓川普說出「中國刻意用病毒不讓他連任」的政治語言。

而今年一月中旬,美中好不容易達成所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雖然象徵性大於實質,但川普緊抓北京於兩年內對美採購2千億美金商品的承諾,不斷向選民宣傳此一重大政績。結果受到疫情衝擊,北京反而得以藉此作為影響川普連任選舉的手段。

於是川普重新展開選戰的「議程設訂」(agenda-setting),先是從指控中國隱匿疫情才引發全球疫情擴散、抨擊「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偏袒北京、威脅中斷對WHO金援、聯合其他國家向中國索賠、到警告中國若違反貿易協議,不採購兩千億美元商品,將終止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川普更向美國選民「洗腦」,譴責武漢肺炎比珍珠港事件和九一一恐攻造成更多民眾死亡。

川普一方面將中國打成造成美國百萬民眾確診、七萬多民眾死亡的待罪羔羊,另一方面則從直升機上大灑銀兩,提出大筆紓困企業與民眾的計劃,還在寄給民眾的支票上大剌剌地印上自己的簽名。川普占盡執政優勢,傾全力運用執政資源來鞏固選情,透過話語權來主導輿論方向,過程既有風險,卻是不得不為。

反觀篤定獲得民主黨總統提名權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雖然在全國性民調領先川普至少5%,但受限於居家禁足令,只能鴨子划水地進行選戰,難以在重大議題上搶回媒體主導權。拜登已經獲得民主黨全黨上下力挺,包括前總統歐巴馬(Barrack Obama)和四年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都公開背書,他的國安與外交競選團隊也在招兵買馬。

對於後疫情的美國經濟,拜登團隊也刻正籌劃振興經濟措施。回到2008年歐巴馬和拜登首次搭檔競選時,適逢全球金融海嘯,當時民主黨選戰陣營就提出7千8百7十億的經濟刺激方案,成功主導選戰節奏,最終也贏得大選。但這次全美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更為全面,更擴及中小企業和個人,況且川普第一波的紓困方案已經直接發送現金支票給美國民眾,對於受影響的行業和中小型企業的補助也迅速有效率。拜登即使提出自家版的經濟振興計劃,也很難和川普灑大錢的模式抗衡。因此除了批判川普對疫情的輕忽與因應不當,拜登能夠提出的對外政策與搶救經濟方案很難超越川普手中的資源。

拜登已經獲得民主黨全黨上下力挺,包括前總統歐巴馬和四年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都公開為其背書。(湯森路透)

最終,拜登與川普的決戰仍然比的是領導能力和團隊效率。拜登的政治資歷豐富,除了國會議員外,更擔任歐巴馬的副手長達八年,也曾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具備足夠的國家領導人資格。但他最近陷入性騷擾案的指控,雖是舊聞,但若處理不當,也會受到重傷。

民主黨選戰策士竭盡心力,準備籌劃拜登復出選戰的出場劇幕,就是宣布副手人選。先前拜登在辯論會上已公開宣示他將選擇一位女性副手搭檔。有別於過往總統候選人選擇副手搭檔多考慮互補性,這次拜登的副手宣佈大秀,如果操作得宜,將具選戰加分效果。

原因之一是拜登已經77歲高齡,他的副手很有可能四年後代表民主黨角逐白宮寶座,而且拜登曾暗示他可能只做一任總統,讓這次女性副手的選擇更具重要性。換言之,拜登的女性副手人選不僅需要考量到意識型態、地域、族裔、性別的互補性,更被賦予四年後可能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的歷史性意涵。由此觀之,這位女性副手搭檔不能是只是政壇生手,起碼要是資深國會議員或是具備民主黨州長資歷的人選。

從這項標準來看,美國媒體立即列出一長串的人選名單,包括密西根州州長惠特曼(Gretchen Whitmer)、明尼蘇達州參議員柯拉布喬(Amy Klobuchar)、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以及麻塞諸塞州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等人。後三者皆曾參與民主黨黨內初選,後來紛紛退選。賀錦麗具有非洲裔和亞裔血統,華倫則有利於吸收中間偏左與年輕選民,尤其是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選票。但兩人分別代表的加州和麻州對拜登都沒有太多加分作用。惠特曼在防疫作戰上和川普幾度唱反調,共和黨還動員民眾向她抗議為何不解除居家限制令,如果要與防疫成績有所連結,惠特曼具有優勢,而且密西根州又是關鍵的搖擺州,但她是白人,無法擴展在非洲裔和拉丁裔的選票。

至於其他女性又具非洲裔背景的民主黨菁英知名度不高。日前傳出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可能擔任拜登副手,不啻為一奇招。但蜜雪兒沒有行政經歷,又容易重蹈四年前希拉蕊參選時,被抨擊柯林頓家族參選的缺失,她出馬的可能性也不高。但無論最後由哪一位女性出線,的確可以淡化有關拜登性騷擾案的紛擾。

對拜登而言,他等待的最佳時機是疫情略為緩和,或者川普犯下大錯,等到7月民主黨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他為候選人後,再操作女性副手人選,只不過如此一來將過於被動。若真的想要打敗善於操作輿情和話語權的川普,拜登必須主動出擊,提早進行選戰的攻防。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想住新莊這區? S大:大推這項裝潢法寶

【影片】環狀線為新店加分? S大:別忘了算算步行距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