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學運被監控! 范雲:仍不知被誰出賣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市 / 葉豐瑋 張政捷 報導

立委黃國書被爆料大學時代當過國民黨線民,已經宣布退出民進黨。其實不少過去參與野百合學運的政治工作者,都看過自己當年被監控的資料,像是現任立委范雲,就說自己被監控的時間長達9年,而且是1986年後,唯一一位被情治系統用「專案」監控的學生,但她說,即便到了現在,她還是不知道加害者是誰,只能用印象猜測「出賣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野百合學運團體說:「我要抗議我要抗議我要抗議。」民國79年的野百合學運,讓時任學運總指揮的立委范雲成為各界焦點,也成為情治單位的眼中釘。立法委員(民)范雲說:「(年輕)充滿著理想,那居然在那麼緊密的群體當中,也都會有所謂的告密者跟線民,家人的(隱私)從來沒有對人分享過的,包括在哪裡哪裡東部讀書這些裡面都有。」

立法委員(民)鍾佳濱說:「還我自治權政治校長退出校園。」滲透無孔不入,從家庭狀況到會議紀錄都被流出,那段日子也讓曾在學運擔任領袖的立委鍾佳濱難以忘記。立法委員(民)鍾佳濱說:「我們在特定的地點很隱密地開會,為什麼會議的內容會外洩,其實通常我們第一個聯想是,有人在外面偷聽因為可能竊聽,因為我們是學生,怎麼知道竊聽技術有多厲害。」

人與人間的信任,被拿來當做監控的工具,根據促轉會委託台大教授直行的研究報告,調查局在1980年代,在全台佈建的線民總數,超過3萬人以上,就連校園也躲不過情治單位政治偵蒐工作,告密者以每月5千元酬勞,監控超過80所的大專院校,這些職業學生一度超過了5千人,粗估每年花費就要超過3億元。立法委員(民)范雲說:「當年的信任到現在我不知道該相信誰。」

一張張筆記裡頭記載著自己被監控的細節,但這些檔案中的加害者到底是誰,連被監控的人都不知情,如今隨著威權監控報告公諸於世,背後真相恐怕才正要揭曉。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蘇揆報告"3+11"決策過程 藍委不買單
香港學運女神周庭出獄 仍國安案纏身
英巡防艦通過台海 邱國正:掌握但不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