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東奧 選手變相簽生死狀

·2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疫情嚴峻,囊括東京等9個都道府縣的緊急事態宣言再度延至6月20日,屆時距離7月23日登場的東京奧運僅剩不到1個月。日本共同社和美國雅虎運動網28日雙雙報導,國際奧會(IOC)在運動員必須簽署的風險同意書中,把新冠病毒傳染病與酷暑導致的「健康受損或死亡」,納入自行負擔的風險。由於把「流行病」與「死亡」列入參賽同意書前所未見,遭批是強迫選手簽生死狀。

不只奧運,參加各項重大賽事繳交同意書是義務。奧運同意書,是運動員、各國奧會、區域奧會等,在繳交參賽資格時,誓言遵守奧會憲章和反禁藥規定等規則的文件。

據雅虎運動網記者布許奈爾取得的同意書,內文寫道,「本人同意,參加奧運必須自行承擔風險和責任,包括參賽的影響、個人的表現,以及賽事期間因極端酷熱天候、遭新冠肺炎等傳染病傳染等,所導致身體嚴重受損甚至死亡的情況。」

儘管選手提交同意書是義務,但東奧同意書內容,破天荒提及傳染病對健康的傷害以及導致死亡的可能性,還把國際奧會與奧運主辦單位的責任甩鍋給選手本人,因此在27日召開的IOC與運動員視訊意見討論會上,同意書遭到選手們質疑。

IOC主席巴赫在會中告訴運動員代表,他明白「這對你們來說是個顧慮,」但他自己也非簽不可。布許奈爾報導,針對同意書,運動員代表幾乎沒有發言權,也沒有討價還價對抗的能力,甚或無法對大會的防疫措施提出意見。

IOC表示,任何政府和衛生當局,都無法就傳染病給予保證,因此這是所有人都該承擔的風險。不過在被問到,若參賽選手不簽同意書,要如何處置時,IOC發言人並未回應。

在近6次奧運,包括茲卡病毒肆虐高峰期舉行的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參與選手簽署的同意書,也從未出現「傳染病」和「死亡」等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