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 拿中天祭旗

陳國祥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政府為了確保民意清一色支持政府,而且附和政府反中政策,一直處心積慮把異議媒體當作逆反者,非置其於死地不可,做為反中祭旗的犧牲。

民進黨政府高舉反中軍旗,近似於古代行軍打仗,持有一支用來標誌自己軍隊的旗,以凸顯這套精神象徵,壯其聲威,並尋求神明保佑,為此而要對軍旗進行祭祀儀式。後來行軍打仗,多會有一支用來標識自己軍隊的旗子做為祭旗,用牲畜、戰俘,甚至將領作為祭品,斬首祭祀軍旗。

進入現代,引申為要一個人或小撮人為錯事或罪行負起全部責任,也就是充當代罪羔羊,另亦有殺一儆百的含意,當權者透過重罰,使他們不敢不謹守執政者要求的規範,從而穩定局勢。執政當局為了證明反中保台路線英明偉大,全民景從,於是磨刀砍殺犧牲。

中天電視這種不願積極配合反中政策的媒體,自然成為執政者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以免繼續拆執政者的檯,壞了執政黨的大事。在執政當局的估算中,殺牲以祭戰旗,不僅可以消除不配合的內患,也可向北京當局展示威儀。為了達成這種盤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可以踐踏,獨立機關的自主立場可以輕賤,人民需要多元化媒體的需求可以罔顧。這讓我想起魯迅《答楊邨人先生公開信的公開信》所說的「先生們以『前衛』之名,雄赳赳出陣的時候,我是祭旗的犧牲。」

如果只把中天當作一家媒體企業,將其做為犧牲,倒也小事一樁,動搖不了國本。但是,中天不只是一家企業,它是體現民主價值、落實言論自由的重要載體,將其關閉,或許可讓執政當局耳根清淨,但當一個社會的媒體結構淪為清一色,就是對事實的多角度報導、對意見的多元化呈現的扼殺,必然造成眼光的狹隘與見解的偏執,難免在應對內外問題與危機中出現更多盲點。

多元化媒體有助於對客觀事實的完整掌握,有助於迥異意見之間的交流、溝通與激盪,從而擴大視野,認清現況,涵納仁智之見。以兩岸關係為例,如果在執政當局長時期的管治之下,全部媒體立場相同,只報對岸黑暗面新聞,只呈現追求獨立的主張,則朝野還能準確認清現實情狀與趨向嗎?還能經由正反參照與多方思考而做出縝密的善策嗎?須知,關閉某一類型的媒體,就是關閉一扇窗,也在房內砌一堵牆,讓房間變暗,溝通變難,從而朝野變得耳不聰目不明,智不開慧不啟。在一個言論自由與媒體經營受限的社會,異議媒體經常被當犧牲品對待,其結果必然是窄化人民的見識,造成愚民的效果,而無論朝野,都會因被蒙蔽而易對情勢誤判,對於趨吉避凶之道茫然不明。

在兩方處於對峙關係的型態下,如果兩邊民眾都被單一立場與角度的訊息與論述蒙蔽,相互之間的盲目與激情極易被挑激,彼此的敵意隨而升高,為衝突添柴加油。政府間的敵對尚可經由權力菁英的理性計算而趨於穩健。人民之間的敵對則受衝動情感的支配,極易出現政治菁英無法煞車的衝力,甚至造成執政當局被激憤民意綁架的情況。

因此,塑造一面倒的輿論環境必然導致純然的對立,在兩岸絕對值天壤之別的現狀下,這樣必然造成對台灣的嚴重傷害。須知,媒體的多元化有助於避免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撞,培養對於彼此設身處地的同情性理解,否則衝突升高與僵局對峙難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