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年改「怒辭」檢察官參選?真相是犯傷害罪被判刑混不下去

黃錦嵐
上報

11月9日、10日,聯合、中時兩報接連報導一則新聞:南投地檢署檢察官王全中,因不滿年金改革,怒辭檢察官,獲親民黨提名參選立委。觀察報導內容,王全中義正辭嚴,痛罵政府的年金改革「再野蠻也不能這樣,良知被扭曲」,讓他無法申請提前退休,因此,他看不下去,也等不下去了,抱著淑世理想,不管選舉結果怎樣,希望更多人認同他的理念,有機會進軍立法院。

乍看這則新聞,這位檢察官給人的第一印象似乎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不由得肅然起敬,可是,一經細察赫然發現:兩報隻字未提王全中去年底因「用餐爭位子而打人」犯傷害罪被判罪處拘役55天,被送評鑑的事實;再探訪司法風評,更發現他不僅曾因素行不良(疑犯賭博罪)被警大退學,改唸輔大法律系、考上司法官之後,擔任檢察官期間,「狗皮倒灶的事族繁不及備載,凡是擔任過他的主任、檢察長的人,都領教過」。歸根究底,原來,他是在司法界混不下去,才退下去當律師,竟然敢說是為了反年改才退下去,如此欺世盜名,臉皮真的有夠厚!

壹:警大不要,司法官訓練所竟然敢要

首先,應先談談王全中的「素行不良」─疑有賭博前科,遭警大退學處分一事。據資深法界人士透露,王全中曾唸警大正期班,在大三或大四的寒假,因在公園內以撲克牌賭博,被起訴判刑(罰金刑),校方考核他在校表現,連留校察看的機會都不給,即逕行處分退學。資深法界人士研判,普通賭博罪,只是微乎其微之罪,假若沒有其他事由,一般不致於處分如此嚴厲,因此,王全中應該是「人格特質方面有異狀」,校方不為已甚,才利用此一輕微的司法案件,讓他走人,一了百了。

筆者在此說王全中「疑有賭博前科」,只是謹慎保守說法,以提供訊息者而論,有的來自王全中的檢察前輩,有的來自審判資歷逾35年的資深法官,筆者即可確信為真,但因事涉大約30年前的舊事,相關起訴、裁判資料難以查考罷了。 相較於警大的退學處分,筆者認為,司法官訓練所的考核、淘汰門檻似乎也太低了點。一名被警大退學的學生,後來考上司法官特考,歷經受訓、結業(第39期)、分發,他的操行素行竟然都沒有受到質疑,警大的退學處分,也未被列入考核,更甭說淘汰了,連警大都不要的學生,不可思議,司法官訓練所竟然敢要,司法風紀積年不振,備受詬病,究其根源,司法官訓練所的考核、淘汰機制不彰,難辭其咎。

貳:王全中的「人格特質方面有異狀」?傷害案可證

王全中就讀警大當時的「人格特質方面」是否有異狀?目前已難查考,不過,從台中地院去年12月25日判決的王全中傷害案(106年易字第3060號),卻可以看出王全中的人格特質確實有異狀。

據台中地院認定的事實,王全中於105年11月17日晚上7時許,在台中市某「麥當勞」餐飲店用餐時,認為椅子是給人坐的,因不滿許姓男子以物品佔座位,與許姓男子爭執之後,竟自許姓男子的背後,握拳敲捶許姓男子的右後肩2至3下,致使許姓男子的右後側肩膀受瘀青、紅腫之挫傷。許姓男子挨打之後,立即報警、驗傷。

檢察官是根據現場目擊證人及麥當勞監視器等證據,認定王全中涉嫌傷害罪,台中地院也認定王全中確有傷害許姓男子的不確定故意,以傷害罪判處王全中拘役55天。

從本案的爭執原因,王全中處理爭執的方式,簡言之,是「用餐因爭位子而打人」,其行徑難道不像個「流氓」嗎?如此的人格特質能說沒有異狀嗎?姑且不論105年11月王全中是現職檢察官身分,即使是一般人格特質正常的人,遇到類似情形,都不會以拳頭來解決紛爭,遑論是從背後「偷襲」!

再從這件傷害案的審判過程觀察,王全中不斷出招擾亂審判程序的正常進行,讓法官當然忙不完,其行徑難道不像個「訟棍」嗎?,這也突顯出他人格特質異狀的另一面。

在台中地院審判時,王全中先後聲請法官迴避2次,第2次聲請,更是在審判期日當庭─即宣判前21天提出,另外,還有委任自己為選任辯護人、交付開庭錄音光碟、聲請輔佐人、更正筆錄,案情如此單純、事證如此明確的傷害案,他竟然有辦法拖延訴訟1年3個月,台中地院才能判決,真服了他!待上訴台中高分院之後,王全中又重施故技,還是聲請法官迴避,最高法院今年6月才裁定駁回抗告,全案仍在台中高分院審判中。

據資深庭長轉任律師王炳梁的非正式的統計,迄今為止,用司法院官方系統檢索,台中地院、台中高分院、最高法院就出現18則與王全中有關的判決及裁定,其中,台中地院有12件,台中高分院5件,最高法院1件。

為了一件證據如此明確的傷害案,只輕判拘役55天,且易科罰金即可了事,王全中竟然不思儘速了結脫身,他還膽敢喊冤,堅稱絕沒打人,身為檢察官,如此濫訴好訟、拖延訴訟,簡直是在「製造法官的工作機會」,如此人格特質能說無異狀嗎?

參:餘論─「厚黑學」從未絕跡江湖

距離總統、立委大選日越來越近,政治人物亂開支票、信口雌黃的欺世盜名現象,也越來越嚴重,這讓筆者聯想到民國初年三大奇書之一「厚黑學」。「厚黑學」的要旨,一言以蔽之:要成大功、立大業,心要夠黑,臉要夠厚。如今,奉行「厚黑學」的人,仍未絕跡江湖。

仔細察考這些參選者,即可發現,在諸多冠冕堂皇的立論主張的背後,不止可以發現「信口雌黃」的「草包」,最著名的當數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也經常可以看到「欺世盜名」的「無恥之徒」。親民黨提名的台中立委參選人王全中,即是其一,這些人,雖然口不說厚黑,卻是虔誠的厚黑教徒。

韓國瑜的事蹟,名嘴評論很多,筆者無意狗尾續貂,僅以王全中為例,他曾被警大退學,曾犯傷害案,曾被判處罪刑,都是有資料可查的,即使事過境遷,難有資料查考,但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同學、同事、前輩、長官都還在,怎麼可能容許他如此「信口開河」、「欺世盜名」?最近幾日,在社交網路上,討論王全中的聲浪頗高,筆者前述:「狗皮倒灶的事族繁不及備載,凡是擔任過他的主任、檢察長的人,都領教過。」即是其一,究竟其中詳情為何?假若王全中繼續自吹自擂,總會有人看不下去出面揭發的,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前資深司法記者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