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蜀、抗曹大計 沒劉備的份

文/秦濤
旺報

無論曹操如何自我解嘲,如何百般狡辯,鐵打的事實是:周瑜一戰成名,不僅在三國時代,且在中國戰爭史上,鐫刻下了自己不朽的名字。

黃蓋投降之日,曹操就會立即將他本人禮敬的同時軟禁到後方,同時將他帶來的士兵分而化之。區區十條戰艦的士兵,我曹操還是消化得了的。

約降的時間已到。水面上,果然有十艘戰艦,順風而來。說來也怪,此時正當冬季,江面上卻東南風疾。十艘戰艦行到中流,都開始揚帆,帆布都被大風灌得滿滿的。船乘風勢,脫箭而來。黃蓋挺立船頭,與眾士兵大喊:「投降!」曹軍將士紛紛站上船頭,指點觀望,歡呼雀躍。來船距曹操水軍僅二里路,突然之間,十艘戰艦全部著火。

曹操大驚失色,命令手下開船躲避,哪裡還來得及。十艘戰艦挨上曹軍的戰艦,火勢蔓延開來,漸成燎原之勢。連岸上的營盤,也燃燒起來。對岸周瑜軍此時齊聲吶喊,擂鼓大進。劉備也率領關羽、張飛,水陸並進,趁火打劫。曹軍被火燒死、落水溺死者,不計其數。

兵敗如山倒。曹操終於能體會八年前袁紹的心情了。那真是徹底的絕望。

曹操收拾殘兵敗將,從一條華容小道逃亡。當時剛下過大雨,道路泥濘,不堪行走,天又颳大風。曹操一狠心,派那些已經感染瘟疫的士兵背負乾草,填滿道路,以方便後續人馬行走。道路剛鋪好,曹操就揮兵大進,那些染病的羸卒被踏倒在泥濘之中,死者狼藉。

曹操跑到安全地帶,終於可以喘一口氣。他回頭望了一眼茫茫大江,心下一片絕望。這真是一個陌生的領域,北方的戰術,在此完全行不通啊!如今我已年過半百,還有精力從頭學起、與小輩爭鋒於此大江之上嗎?曹操感慨之餘,寫了兩封短書,一封給周瑜,上面寫著四個字:「孤不羞走。」一封給孫權:「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

無論曹操如何自我解嘲,如何百般狡辯,鐵打的事實是:周瑜一戰成名,不僅在三國時代,且在中國戰爭史上,鐫刻下了自己不朽的名字。

曹操留曹仁、徐晃守江陵,樂進守襄陽,自己帶領殘兵北還。到譙縣時,幼子曹沖已死。曹操痛哭流涕,兼想起郭嘉這個早逝的天才,更是悲從中來,大呼:「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曹操表面上在哭死人,實際在打活人的臉。

不過說實話,赤壁之戰,曹操智囊團確實大失水準。除了賈詡出過一個過於高深的計謀外,只有程昱略有發揮,預測到劉備與孫權的聯合將使戰局變得被動。其餘人等,完全沒有表現。

孫權擴大戰果

曹操北還之後,防禦的重任留在了曹仁、徐晃和樂進三員守將的身上。荊州自然是不可能完全保住了。但是能夠留下多少,取決於此三人的發揮,尤其取決於守護前線江陵的主帥曹仁的發揮。

周瑜赤壁一戰成名,乘勝率程普、甘寧、呂蒙、凌統等虎將,圍攻江陵。守將曹仁在城上觀看,見周瑜的數萬主力部隊尚未集結,先期到達的是幾千先鋒軍。曹仁當即撥付三百敢死隊,交給部將牛金,讓他帶領出城,衝擊孫吳的先鋒軍。

牛金殺出城來,左馳右突,很快吸引了大量吳軍合力圍剿。眾人在城頭觀看,無不失色。曹仁勃然大怒,喝令左右:「取馬來!」當即披甲上馬,要出城救援牛金。謀士陳矯勸說:「敵眾我寡,勢不可當。犯不著為了幾百個人,以身赴險。」

曹仁一言不發,帶了幾十員騎兵開門出城,來到壕溝邊。陳矯原本以為曹仁不過是想站在壕溝邊吶喊助威而已,曹仁卻直接催馬過溝,衝入重圍,救出牛金,送還安全地帶。回頭一看,還有少數曹兵被困,曹仁再次殺入,將敢死隊全部救出。

回城卸甲,陳矯感嘆道:「將軍真天人也!」像曹仁這樣勇猛的表現,整部三國史也絕不多見。西晉有部《傅子》,誇曹仁:「曹大司馬之勇,即便是古之猛將孟賁、夏育也超不過他。張遼的勇猛,只能排第二。」當非溢美之詞。

而且曹仁在三國史上,還不是以勇猛著稱,而是以善於防守著稱。現在,周瑜就面臨這樣一個敵手。周瑜兵臨城下,圍攻多日,不見成效。

此時甘寧提出:「不妨分我一部分兵,先去攻占西邊與益州接壤的夷陵,一來孤立曹仁,二來做為將來進取益州、全有長江的橋頭堡。」周瑜同意。甘寧率少量兵馬,迅速占領夷陵。益州震動,一些川將主動投降孫吳。

曹仁見甘寧兵少,派人圍攻,甘寧求救。周瑜部下大多認為不宜分兵,否則兩邊都將陷入苦戰。呂蒙獨提出:「甘寧在所必救。請留凌統在此圍江陵,我保證他能守十天。我們率主力馳援甘寧,解圍之後立即回來,不會誤事。」周瑜採納,僅留凌統,身率程普、呂蒙及主力部隊救援甘寧,大破曹軍,俘獲戰馬三百匹而還。凌統也頗有本事,在曹仁的猛攻之下,堅守了十天。

周瑜占領了夷陵,兵威大振,強行渡長江,直逼江陵城下。周瑜親冒矢石,身先士卒。不巧,右邊胸口中了一枝冷箭,受重傷。部下沒有辦法,護送周瑜返還安全地帶養傷。士氣大挫。

周瑜傷勢稍好,立刻起身,騎馬巡行軍營,激勵士卒,繼續圍城猛攻。這樣打了一年時間,曹仁迫不得已,棄城而去。

孫權表了周瑜為南郡太守,駐守江陵。又以程普為江夏太守。這樣一來,荊州範圍內的長江沿線,就全為孫吳所有了。

孫權此時東據揚州,西控益州,全有荊州的江北地區,將劉備隔在長江以南。按照魯肅之前的榻上對,以及甘寧的獻策,孫權下一步就將吃下益州,全有長江,從而抗衡曹操。志得意滿的孫權、周瑜,根本沒有把劉備放在眼裡,也並不打算讓劉備插手取蜀和抗曹兩項大計。

儘管此時,益州與劉備早已眉來眼去。

周瑜壯志未酬

早在魯肅初見孫權之時,兩人坐在榻上定計,魯肅就定下方略:先鼎足江東,再進取荊州、益州,「竟長江所極,據而有之」,最後稱帝以圖天下。後來甘寧來降,定下的規畫與魯肅近似。所以,在江東日程表中,益州是其中重要一環。

此時,周瑜打下江陵、夷陵,與益州接壤,甚至有川將畏懼來降,進取益州便成題中之義。周瑜親自跑到京口,來找孫權:「曹操新敗,北方各反曹勢力蠢蠢欲動。現在曹操自顧不暇,正是最好時機。請讓我和孫瑜攻取益州,占據漢中,然留孫瑜坐鎮漢中,結好馬超,我回來與將軍一起兵出襄陽,北方可圖。」

周瑜的棋局真是大,孫瑜出漢中,連絡馬超圖關中,他自與孫權出襄陽,也許在東路還可以安排一路人馬。這樣大的氣魄,只有「隆中對」差堪比擬。(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