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拜金老姊「裸貸換包包」 正直弟氣到跳崖輕生

東森新聞
EBC東森新聞

竟有這樣的姊姊?大陸有一名18歲的少年,在8月時獨自前往雲南,卻從此不知去向,警方在20日接獲通報後,深入山中展開搜索,直到8天後才終於在山谷發他腐爛已久的屍體,本以為有可能是墜谷身亡,卻有網友踢爆,少年是因為受不了拜金的姊姊,才一人到深山尋死。


▼(圖/翻攝自搜狐微博)

據《頭條新聞》報導,廣西南寧有一名陳姓大一生,本來計畫好要在暑假去旅行,但卻被媽媽和姊姊阻止,甚至扣住他的身分證,陳姓少年因此氣憤地離家出走,獨自遠赴雲南,家人本想他一個高大的男孩子不會有事,沒想到卻在11日完全失去音訊,姊姊立刻著急的開設「臨時微博帳號」,裡頭全是尋人資訊與溫馨喊話。

▼(圖/翻攝自微博)

儘管第11日就失蹤,陳姓一家竟到20日才報警,雲南警方28日在虎跳峽一處懸崖下的灌木叢中發現一具屍體,屍體腐爛已久無法辨識,驗過DNA後確認身分是失蹤的陳姓大學生,研判是從高處墜落死亡,不少網友得知噩耗後,紛紛湧進姊姊的微博安慰她,但卻有一名網友指出,事情並沒有那麼單純。

▼(圖/翻攝自微博)

該網友痛批,陳姓少年失蹤的第一時間,姊姊是立刻開微博帳號討拍,而不是去報警,在陳姓少年過世後,姊姊受電視台訪問不僅濃妝豔抹,穿著火辣,還揹著LV包包、手拿IPhone X,一副要去夜店的模樣,根本不像正在服喪,也有知情人士爆料,在服喪的這段期間,姊姊還是天天飲酒作樂。

▼(圖/翻攝自蠟筆小球微博)

「人要找,飯也要吃,有活動的老闆繼續多多砸單好嗎!」新聞曝光後,姊姊仍繼續在微博上裝可憐,利用此事跟廠商接案子賺錢,事實上她在幾年前還曾捲入「裸貸事件」,壯觀豐滿的上圍一度引發熱議,當時網友們紛紛暗諷她難怪有錢每年都換新手機,還每天都出國3、4次。

▼(圖/翻攝自微博)

「實在無法理解弟弟失聯,妳還能坐在家裡敲鍵盤帶風向、發朋友圈接大單是什麼心態......。」網友在網路上為陳姓大學生抱不平,事實上,陳姓大學生因不滿家人的差別待遇,姊姊揮金如土、而自己卻要當個聽話的乖寶寶,連大學學費都要自己賺,長期下來患了憂鬱症,在前往雲南時,他甚至連去輕生的車資都不夠。

▼(圖/翻攝自紅星新聞微博)

最後還是與司機討價還價,才終於如願上山,在跳崖輕生前,陳姓大學生曾打電話給母親告別,但卻沒有家人發現任何不對勁,網友們紛紛怒斥陳姓大學生的姊姊,「親弟弟死了,自己卻改名準備做網紅了,能有這種姊姊我也是呵呵…」。​

※輕生不能解決問題!東森新聞關心您

※生命誠可貴,輕生不能解決問題

退一步想,可為生命找到出路!

輕生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封面圖/翻攝自微博)

往下看更多相關新聞

大陸湖南一名21歲年輕女子日前從3千公尺高的峨眉山風景區跳崖自殺,當時現場許多遊客都目擊到了這一幕、持手機拍下死者身前最後畫面,只見她張開雙臂、豁然一笑就轉身跳了下去。警方調查後在今日找到了遺書,上面詳細記載了她多年來對抗憂鬱症的過程。

▼女孩自殺時的表情令人震撼(圖/翻攝影片)

▼對於憂鬱症患者來說,這種話只會增加痛苦(圖/翻攝影片)

「很多人把這種病當成是脆弱想不開,我想說不是的,我從來不是個脆弱的人......。」原來這名21歲的年輕女子在3、4年前罹患了憂鬱症,求助身旁親友卻總是被笑說她想太多、想不開......為了避免再被投以異樣眼光,她很努力扮演起一個「正常人」的角色,但什麼方法都試過後還是無法擺脫每日糾纏的負面情緒,「看到車就想撞上去,拿到刀就想割自己,看到人群就想嘔吐......。」

死者坦言,多年來她一直都有尋死的念頭,但一想到家人、朋友就放不下,每日每夜生與死之間徘徊。直到下定決心後,她才終於重拾回了內心的平靜、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快樂,文末也不忘呼籲大家多關心、了解憂鬱症,「佛經說自殺的人無法輪迴,挺好的,這樣我就不用再體會那些痛苦與無奈,從此也不會感到孤單了......。」許多網友看完都感到無限感慨,只能期盼她一路好走。

▼多數人對憂鬱症的認識還是不足(圖/翻攝影片)

​▼憂鬱症患者最需要的就是「陪伴」、「傾聽」(圖/翻攝影片)

憂鬱症患者比例逐年增高,是現代文明病的代表之一。但大多數人對憂鬱症還是有很大誤解,甚至認為他們只是「玻璃心」、「爛草莓」、「缺少抗壓性」......

醫生表示,憂鬱症其實是生理疾病的一種,因為某些原因,讓患者的大腦缺少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因此他們「沒有感到快樂的本錢」。就像你沒辦法控制腸胃炎時肚子不舒服,憂鬱症患者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想法。

因此什麼「不要看不開啊!」、「想想愛你的人!」、「人生苦短,你為什麼不樂觀一點?」之類的安慰,在憂鬱症患者聽來,都只是一連串的「幹話」。

正確安慰憂鬱症患者的方式,就是最基本的「傾聽」、「陪伴」,只要耐心陪在他們身旁,就是很大的安慰了。另外也要多鼓勵他們就醫、服用藥物、找心理諮商師,多數患者在就醫幾周後後,都能有效控制病情。

更多東森新聞報導

少年想尋死…憂鬱症女友勸「別放棄」 家屬痛罵:殺人兇手

《延禧》嫻妃罕見「眉上齊瀏海」!超Q造型曝光

新手上路?笨賊搶劫掏槍卻「手滑」…爆笑結局神展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