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配給」待解問題──急需者依然匱乏 不急者閒置浪費

許銘欽
上報

武漢肺炎蔓延不停,封城震撼台灣人心,人人都想拿到口罩,供需不平衡爆出了口罩爭議。有批評政府介入口罩供需及訂價,反成為亂源,而認為讓純粹的貨幣經濟或自由市場去調節,就可以避免口罩之亂。其實這只看到口罩以金錢訂價的市場機制,而忽略時間成為一種市場價格的真正意義。

口罩本來以金錢訂價,隨市場浮動,這是第一部曲。但政府自1月28日至2月3日止徵用口罩,統一供應超商、藥妝店等通路,先後以每個8元、6元販售給消費者,每人一次限買3個,這是第二部曲。搶買口罩的人因此需花時間找到有口罩進貨的商店,還可能排隊,甚至跟蹤物流車。這種措施強制降低並固化口罩缺貨時的金錢價格,使時間價格相對上變成口罩交易的主要考量。

在上述時間價格措施之前,如果讓口罩市場多幾天發酵,飆高的金錢價格與時間價格對比會更明顯。但也無礙以下的比較,在金錢價格下,買不起的人,讓口罩看似供應充足。相對的,在時間價格下,付不出時間的人,也相對讓多花時間就能多買口罩的人,覺得口罩供應還好。付出時間與否,其實也是一種市場上的自由競爭。

自由市場的理想是有需求者付代價買,高度需求者當然付高代價買。但理想敵不過階段性的現實,在金錢價格下,有錢人可以多買口罩,甚至囤積;在時間價格下,時間多的人也有機會多買口罩,甚至囤積。但真正有需要的人,都可能因為金錢價格太高或時間價格昂貴而買不起口罩。無奈信奉自由市場經濟的人可能倒果為因認為買不到口罩的人,並不是真的需要口罩。

口罩第三部曲按人頭配給的方式,從2月6日開始了,讓在金錢價格、時間價格下很難買到口罩的人,都有口罩戴。這就像在市場經濟下淪為低收入戶時,會有政府的福利措施一樣。這種福利註定無法大碗好吃又便宜,否則政府不會介入。我不覺得政府一開始就有計劃實行這三部曲的口罩供應方式,但這三部曲分階段適度調節,滿足不同需求的人,理論上比起只採取某種方式好得多。

當然,會有人質疑,憑什麼將口罩從金錢價格改變為時間價格,又改變為配給制。這背後當然是政治,是社會安全問題。因為貨幣經濟或自由市場不能解決全部的人類問題,就好像總統選舉時一個人只能有一票,不是多付錢更不是多花時間就可以多投幾票一樣。在疫情緊急,口罩成為健康必需品,卻供給不足時,公權力介入供需是理所當然的,沒有才奇怪。

說的更明白,如果放任口罩金錢價格飆高,讓窮人承受不起口罩之貴,一定會有窮人命不是命的爭議,如果坐視時間價格發酵,引發大排長龍或群起追逐物流車,就算不是亂象,也會招致虛耗時間、降低總體經濟效率的批評。這些都是政治上難以承受之重,以前曾經發生米酒、衛生紙的價格之亂,早已讓執政者嚐到苦頭。

一般能夠接受在臨界線內,以金錢價格或時間價格做自由競爭;如果超過臨界線,將衍生許多政治、經濟或社會問題,如何拿捏臨界線是政治藝術。自由競爭的目的是經濟效率,超過臨界線時經濟效率不再是爭議重點,而是公平、人權此類的基本問題。口罩到最後採數人頭式的公平來收拾爭議,並不令人意外。口罩的三部曲,彷彿是資本主義滋生共產主義的濃縮版發展史。

按人頭分配口罩空有形式上的公平,卻使得高度與低度需求口罩的人(前者例如接觸高危險群、出入公共場所、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後者如長時間居家或居住地方人煙稀少者)都拿到相同數量的口罩,急需者依然匱乏,不急者難免閒置或浪費,缺乏經濟效率由此可見。

口罩三部曲之後還是要解決經濟效率問題,再交易平台或捐贈平台,可以促進物盡其用,但前提是零售兩三個口罩也要有衛生的密封包裝,才能讓口罩安全流通到最需要的人,政府部門注意到了嗎?

※作者從事金融業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抹茶控注意!3款夢幻抹茶可麗餅 gelato pique cafe X TSUJIRI 辻利茶舗再次聯名

【武漢肺炎】偷拍醫院5分鐘抬8具遺體 中國網友上傳影片遭警方逮捕「隔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