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號之爭只問常識 官民互搏高下立判

·6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兩天最受關注的是唐英傑案,關於他攜帶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否代表意圖「分裂國家」﹑「顛覆政權」,控辯雙方在法庭上脣槍舌劍,一來一回牽動香港人心。

最精采的是譚蕙芸的長篇法庭報道。她善於抓住關鍵部位,把要害問題清晰表述出來,又時常忙裡偷閒,描述一些細節花絮,增加公眾對法庭氣氛的體會。一個如此複雜的過程,給她間接轉述出來,居然有條不紊,讀來還很有趣味,這實在不是一般功夫可以做到的。

至於辯方證人兩位李教授接受盤問時的應對,他們的專業學識和臨場發揮,也在在令人傾倒。論辯時理性沉穩,邏輯嚴密,反應敏捷,有相當專業的理論基礎,也有充份合理的現實依據。檢控專員周天行與兩位李教授之間多番交鋒,周天行並沒有吃透他自己想要問的問題,多次都被兩位教授連消帶打反擊回去。兩位辯方證人邏輯性非常強,反觀周天行,時常顯出一種強詞奪理﹑理屈詞窮的窘態。

關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口號的性質,筆者曾在蘋果日報專欄寫過,現在不妨再說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光復香港」四字,「香港」是無須解釋的,要害在「光復」;同樣的,「時代革命」四字,「時代」是無須解釋的,要害在「革命」,因此,如果這個口號涉嫌鼓吹港獨,那只要搞清楚「光復」和「革命」的含義就可以了。

搞清楚這兩個詞的含義有那麼難嗎?要請來歷史學者劉智鵬,翻箱倒櫃抄古籍,挖空心思拼湊「光復」在史書語境裡的意涵,然後我們才能明白這兩個字的意思?香港人都低能到這種地步了?劉智鵬只是捉錯用神,構思一個口號,只憑當下的感悟,只有笨蛋才會去抄古書找靈感。

維基百科解釋「光復」,是「恢復,返回以往的意思」,光復就是回到從前,「光復香港」就是回到從前的香港。回到什麼時候的香港,各人自己理解,不管出於何種用意,共同點就是不接受今日香港的生活方式,希望回到以前香港的生活。

不管回到多久遠的香港,都不可能回到「獨立的香港」,因為香港從來就沒有「獨立」過。因此把「光復香港」推導為「港獨」,根本是偷換概念強加於人。

香港人為什麼要求「光復香港」?因為中共在回歸前與英國政府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以至在此一聲明的基礎上訂立的基本法,都承諾要保持香港人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現在回歸剛過去二十三年,香港已面目全非,變成中共的社會主義生活方式,那麼香港人是否有權向中共提出自己的訴求,要求回到基本法應承的那種生活方式,回到回歸初期,甚至回到港英時代。

你可以說「光復香港」包含「戀殖」的意識,但戀殖與恢復港英統治又是兩回事。即使香港人有多戀殖,恢復港英治理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因此,不管怎樣操作,都不可能把「光復香港」操作成顛覆和分裂國家。

至於時代革命的「革命」二字,維基百科的解釋是「權力或組織結構的根本性改變」,又說「人們在改造自然和改造社會中所進行之重大變革」,用淺顯一點的文字來表述,「革命」就是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們處在這個全球化的新時代,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權成了普世價值,中共既然應承香港人享有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那就應該兌現他的承諾,讓香港循序漸進達致一人一票的全面普選。中共不兌現他的承諾,香港人就有權提出自己的訴求,我們不接受中共安排給我們的命運,我們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就是「時代革命」的意涵。

香港人在多次和平示威中喊出這樣的口號,絕大多數人認同的意涵都只能是這樣,至於有沒有人將它理解為香港獨立,那只有這樣理解的人自己才知道,但你不能把個別人的理解強加給所有香港人。

為什麼林鄭政府一定要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打成港獨口號?因為一旦這個口號被法庭定了性,而該口號在整個反送中運動中廣泛流行,那就意味著整場反送中運動都是港獨運動,數百萬參與遊行的香港市民都是顛覆國家的從犯,整場運動就是非法的,政府的鎮壓就是正當的。

只要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屈成顛覆國家,那政府就贏了,清算香港人就「天公地道」,國安法就無所不用其極,而香港人就永遠都被踩在中共腳底下了。

香港法官如何在控辯雙方的陳詞中,正確理解這八個字,關係到全體香港人的命運。法官要跟劉智鵬一起,去古書裡找靈感,還是依常識,依一般的文字邏輯和思維邏輯,去理解和推斷,是與非存乎一心。

藍營已有風聲傳出來,萬一政府打輸官司,就要由人大常委釋法來解決此事。人大常委可以釋法,保證了政府可以贏,但是要贏得民心,贏得歷史的終極審判,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中共歷來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即使法庭判政府輸,人大還是會判政府贏,如此看來,法庭抗辯也只是一場戲。論輸贏,最終的裁判官還是歷史,將來有一天,香港人一定可以在香港大街上,再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口號。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黑金》VS《勝者為王》VS《彈.道》:香港電影如何描寫台灣政治人物?

廖偉棠專欄:從智利到香港 紀錄片裡的心史

「由警入政」構成香港江湖新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