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香糖哥低吟下流人生悲歌

胡欣男/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入夜的中山區林森北、錦州街一帶,本該是燈紅酒綠,鶯鶯燕燕的酒店一級戰區,店家吹熄燈號後,原在酒店外賣口香糖的郭姓男子,人稱林森錦州「口香糖哥」,起初還樂觀稱,將轉戰林森錢櫃,現在錢櫃也停了,「酒店關門我就走」他憂心說,那是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但他沒那麼瀟灑,因沒錢繳房租,恐流落街頭。像他這樣依附酒店「下流人生」的艱苦庶民,估計全台起碼3萬人。

60歲口香糖哥在錦州街租屋,原本每天入夜步行到酒店外,向往來行人、酒客賣口香糖,用來裝口香糖的紙盒,還寫有大甲媽、關聖帝君字樣,希望神明保佑他賺錢餬口。

他說,停業當晚,酒店人員陸續前去店裡收拾東西,有少爺離去前,好心給他1000元小費,他連忙道謝,覺得少爺真好心,都失業了,還同情他。

口香糖哥說,年輕開過印刷廠,中年倒閉失業,後來做過保全、飲料店員工,近年輾轉到酒店外賣口香糖,酒客出手大方,他去便利商店批發,賺點差價和小費,每月掙2萬多元,扣掉房租,還有點錢吃飯維生。本以為天無絕人之路,沒了酒店還有錢櫃,如今恐怕沒娛樂場所能去。

另名酒店清掃阿姨「阿珠姐」,她丈夫罹病無法工作,阿珠姐打掃服務態度佳,清包廂時常收到客人小費,每月能賺約3萬,與丈夫兩人省吃儉用還夠,這段時間她失業只好四處打零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