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這個行業利潤高、最賺錢 就算冒著殺頭的風險也在所不惜

王磊
·5 分鐘 (閱讀時間)

俗話說「敲鑼賣糖,各幹一行」。古代也是行業眾多,唐朝時就有三十六行的說法,後又延伸出七十二行和三百六十行的說法。這些都只是行業種類的約數,實際上遠不止這些。這麼多行業裡,哪一行的生意是最賺錢的呢?

很多人首先會想到清朝的廣州十三行。的確,清朝實行閉關鎖國的政策,只授權廣州十三行做對外貿易,其經營的是壟斷性業務,所以利潤非常高。十三行的行商們,個個都富可敵國。

總行商伍秉鑒,在道光十四年時的資產已達兩千六百萬銀元,折合白銀兩千萬兩左右。要知道,當時清朝政府一年的財政收入也就四千萬兩左右。《華爾街日報》對伍秉鑒的評價是「擁有世界上最大商業資產的天下第一大富翁」。可見,伍秉鑒就是那個時代的世界首富。

壟斷性的對外貿易只存在於特殊時期,是特殊體制造就的產物,不具有普遍性。而在古代常見的行當裡,最賺錢的應是販鹽。

鹽是維持人生命的必需品。在沒有冰箱的古代,鹽可以醃製食物使其減緩腐敗變質。鹽在古代的戰略地位,類似於今天的石油,而且鹽不是每個地區都出產,因而具有稀缺性,所以,古代的產鹽地就像今天的中東產油國,閉著眼睛都賺錢。

這麼賺錢的行業,古代政府是不會放過的,中國很早就對鹽實行官營了。春秋時,齊國之所以強大,很大程度是因為實行了管仲的「官山海」政策,國家專營鹽業,「便魚鹽之利」。戰國時,秦國商鞅變法,也有相似的政策。

漢朝初年,鹽業開放民營,很多販鹽的商人成為巨富豪強,富比王侯,讓中央政府極其擔憂。漢武帝時,長年對外戰爭,國家財政吃緊,又開始實行鹽業專賣,即「鹽鐵官營」政策,由官府直接組織食鹽生產、運輸和銷售,禁止民營。

漢朝政府獲得巨大利潤,這才緩解了連年戰爭導致的財政危機,另外,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地方豪強勢力。以後的歷代政府,都對鹽業嚴格管制。在很多代,

販賣私鹽是和謀反一樣的重罪。儘管如此,依然有許多亡命之徒冒著殺頭的風險販賣私鹽,因為利潤實在太高了。

私鹽的利潤率有多高?根據《續資治通鑒長編》記載,北宋時,政府在陝西壟斷經營的青海鹽售價是每斤四十四文,而在青海產地的價格每斤僅為五文,開採成本則更低。

一般情況下,售價是成本的二十倍甚至更多。在今天,這個利潤率估計也只有販毒能達到了。暴利之下,私鹽販子自古便富可敵國,甚至有些私鹽販子靠販賣私鹽起家,然後組建軍隊,起義造反。比如隋末的程咬金、唐末的黃巢、元末的張士誠,都是販鹽出身的農民起義領袖。

到了明清,政府對鹽業改為特許經營,給商人發放「鹽引」,類似今天的特許經營許可,憑鹽引可在鹽戶那裡合法收購食鹽,然後再轉運倒賣。

食鹽低價買高價賣,日進斗金不在話下。為了獲得鹽引,鹽商需要承擔官方分配的任務,比如向軍區運送軍糧。當然,鹽商也需要向主管鹽業的官員巨額行賄。清朝主管鹽業的官員是各地的「鹽道」,也是「最肥」的官職。

明清兩朝的鹽業,是官商勾結獲取暴利的典型行業。當時盛極一時的晉商和徽商,就是在鹽業特許經營制度下靠官商勾結而起家的。

徽商販鹽產業的集中地是交通便利的揚州,揚州鹽商有著極高的智商和情商,能夠牢牢抓住統治者的心理,時刻想方設法討好權貴。乾隆皇帝七次下江南,揚州鹽商都主動請纓負責接駕事宜,把乾隆伺候得非常舒服。

乾隆在位時有個叫鮑志道的鹽商,他在擔任淮鹽總商的二十年間,共向朝廷捐銀兩千餘萬兩、糧食十二萬餘擔,受到政府的多次嘉獎。伺候好了權貴,自然能獲得權力的庇護從而賺錢,揚州鹽商正因深諳此道才成為明清時期最富有的商人群體。

*本文摘自《古人原來這樣過日子:地表最強的66堂中國歷史穿越課,麥田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王磊(講歷史的王老師)

畢業於東北師範大學歷史系,現任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歷史教師。

在教學過程中,他發現學生們對古人的日常生活很感興趣,但平時的歷史教學很少涉及這方面內容,於是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能更好地傳播這些知識。

從 2018 年 5 月起,他以「講歷史的王老師」為名,在大陸抖音APP上專門介紹有關古代中國人日常生活的歷史知識,涉及衣食住行、戀愛婚姻、風俗娛樂等方方面面的內容。腦洞大開的問題,乾貨十足的知識點,再加上王老師作為東北人所特有的幽默講解,讓人忍不住一口氣跟完全部視頻。

更多上報內容:

怎麼可以吃兔兔!古代人視為不可多得的美味 還吃出許多花樣

古代韓國人吃牛肉中毒怎麼辦?人頭垢、人屎汁都拿來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