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破口」再次狠傷萬華經濟,夜市卻撐出防疫奇蹟!揭密艋舺實況:誰可以做到?

·16 分鐘 (閱讀時間)

「萬華人真的很特殊、特別團結,大家會為了這個地方好而共同去努力,尤其是這次防疫上──誰可以做到店家都不開門?你要想想,這些店家有租金壓力、攤商都不出來也會沒收入,但大家都願意這麼做……」

2021年5月中旬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強襲台灣,起初確診數極高的萬華區成為疫情焦點、確診者凡「去過萬華」皆被媒體放大、6月11日衛福部次長石崇良更驚天一語「萬華破口」再次引起恐慌,然而實地走訪萬華熱區艋舺夜市,此地卻是安全到堪稱台北最後一塊淨土──地上劃藍線設定的攤車區域全面提前淨空、甚至不在規範內的店面也全拉下鐵門歇業,萬華人已經過了這樣的生活超過1個月,甚至6月28日台北市政府說可以部份恢復營業,艋舺、廣州街、梧州街、華西街4大夜市依然堅持7月12日三級警戒可能解除後再說。

雖說夜市最容易被大眾擔憂會不會變成所謂「防疫破口」,主業是賣胡椒蝦、也在艋舺夜市自治會活躍的攤商阿敏,便道出萬華最大特色:「我們萬華都很重義氣、重倫理!」三級警戒前夕攤商就已傾向團結停業,夜市中心防疫旅館禾順商旅總經理徐舒涵更說,艋舺夜市連有店面的人都不開門,一個多月空轉、房租照付也要齊心抗疫,「誰可以做到連店家都不開門?」

昔日從下午就人聲鼎沸、今日卻空空如也的艋舺夜市,是疫情下最大犧牲者、卻也是最努力的一群人,如今他們苦撐停業在家接外送訂單、互助救起經濟有困難的攤商、甚至送暖給防疫第一線消防員與警察吃消夜、提供深夜場食物銳減下的心靈療癒,這些夜市人生道出的故事,是萬華特有的義氣與人情。

謹記18年前SARS經驗!攤商包圍「逛夜市不戴罩」國旗哥一戰成名:這次真的比SARS還嚴重…

儘管萬華被視為疫情「破口」,就6月27日台北市政府提供各行政區確診數據,整體趨勢是從百位數到十位數的一路下滑──5月16日至22日高達591例,此後幾乎就是一周接一周對半銳減,367、185、82、64、迄6月20日至26日這周變成30例,雖在6月26日台北市議員許淑華爆出環南市場群聚感染狀況,整體確診數仍是狂降,而從591例變成30例的這一路,萬華人走得艱辛卻也齊心。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從591例變成30例的這一路,萬華人走得艱辛卻也齊心。圖為6月28日艋舺夜市全面停業實況,下午6時攝(謝孟穎攝)

萬華人對防疫的敏銳度在確診爆發數百例前就開始,三級警戒發佈之前的5月12日爆出13例本土確診個案,晚間7時許一名身穿中華民國國旗衣阿伯不戴口罩逛夜市,當場就被在地攤商群起怒轟:「我們全部的人都可以(守規矩戴口罩),叫你戴口罩為什麼不行?」「你沒有資格害人家生病!」這起「國旗哥事件」瞬間登上媒體熱點、人人驚嘆萬華防疫之團結。

憶起2021年疫情漸即將爆發之初,在夜市生存30多年、主業是賣胡椒蝦的攤商阿敏說,當時攤商在市府規定停業前就想「所有人都不要出來」,阿敏也覺得這次一定很嚴重、請示夜市自治會理事長說是否為了保護組員先休息,當時誰也不知道這一休就從5月中旬一路休到快6月底,甚至6月28日4大夜市自治會決議延續休到7月12日之後再說。

阿敏並不是第一次經歷疫情衝擊,1969年出生的她從國中就開始做夜市了,近20年前的2003年SARS疫情爆發、萬華被設定為首要「災區」時她也在夜市,雖然當時夜市中心仁濟醫院被指為「SARS的醫院」、夜市蕭條半年以上,但到了2021年COVID-19台灣本土疫情爆發,她明白這次衝擊程度會跟之前完全不一樣──SARS可以靠發燒判別確診者、COVID-19卻有「無症狀感染者」存在、史無前例「三級警戒」,外界對萬華誤解嚴重到不少外送員看到萬華就拒單。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萬華攤商在市府規定停業前就想「所有人都不要出來」,為了保護組員先休息。圖為6月28日梧州街夜市停業實況,下午6時攝(謝孟穎攝)

問起夜市業績變化阿敏就嘆氣,「真的差太多,你看現在完全停擺,等於是零!」過去艋舺夜市高度仰賴來自東南亞與韓國的觀光客,阿敏回想全盛時期,觀光客一來就是整個攤子都掃光、所有攤商都像打仗一樣stand by,每逢農曆新年假期一定要囤貨、一叫就是10–20萬,但這一切從2020年就開始變了,「完全賣不出去,保存期過了,我只能到處送人家吃……」

就阿敏所知攤商收入,雖然不代表所有人,狀況最佳者過去平日一天最多可賺約7000元,但自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觀光客無法進台灣,一切就開始變了,「大家在想疫情能否快結束、觀光客快進來,像之前陳時中(衛福部)部長也說台灣疫情守得很好,我們都期待有觀光客再進來的一天──沒想到5月13日開始爆發成這樣,太離譜了……」

更何況夜市原先就不是人人收入高,就算之前多少有積蓄,1個月過去也再怎麼省也差不多吃完老本、甚至有人連自家房租都快付不出來;即便有在地議員熱心無比、不分戶籍協助攤商申請紓困,中央政府天高皇帝遠,6月7交件到6月18日也沒聽到下文、只有加保工會者比較有希望,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幸好此時仍有最後的「怎麼辦」,是夜市一直以來都有的、團結自救的傳統。

一年前就超前部署推外送、行動支付 萬華夜市連「消毒門」都訂好了:我們要保護攤商跟客人

身為雙北交通樞紐的萬華往來人流眾多,即便病毒一直都不是從萬華冒出來、萬華也容易被捲入疫情的無妄之災,阿敏說2020年2月份COVID-19疫情甫爆發那時自治會就發現疫情衝擊,從4月起推出艋舺夜市外送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自治會阿敏協助做外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自治會阿敏協助做外送(謝孟穎攝)

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自治會阿敏協助做外送,阿敏的胡椒蝦、螃蟹、夜市其他攤商的地瓜球、超香麻辣燙都可以送(謝孟穎攝)

更為超前部署的,是夜市的悠遊卡、行動支付、全台灣第一個推出的「夜市點餐機」。早在疫情爆發前艋舺夜市就經歷一系列改革了,阿敏記得2007年那時曾有客人與攤商發生肢體衝突、夜市被勒令停業一年,後來夜市成立自治會,成立後幾乎是大家一顆心、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我們行動支付沒有比寧夏夜市早,但我們分佈最多,我們有街口支付、line pay、悠遊卡,115攤全都有悠遊卡機。」有了夜市點餐機與非現金支付,便打下日後防疫減少接觸之基礎。

艋舺夜市的變化不只非現金支付,阿敏說一路走來眾人真的是極力讓顧客有舒適的感受,滿地電線容易絆倒客人就跟市政府爭取「地下電纜化」,過往老舊攤車樣式不一、自治會也推動攤車改造全面高度一致,高220–230公分、招牌固定50公分大、連雨傘樣式都統合,在台北市政府市場處建議下,所有攤車不落地、一定有輪子,夜市道路也劃上藍線規範攤車區域。

連攤車跟招牌都可以一致,疫情期間攤商自是相當配合各種防疫。2020年台灣開始傳出境外感染病例、夜市還未遭全面停業時,阿敏說艋舺夜市攤商跟店家就已開始裝上壓克力或透明塑膠布遮罩;2021年5月份台灣本土感染案例漸增之初,攤商更在「國旗哥」事件齊心指教不戴口罩的客人、又在三級警戒前全面自主停業,連有店面、要付租金的店家都一起加入,一整片鐵門拉下。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艋舺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萬華艋舺夜市在5月中旬三級警戒前就全面自主停業,連有店面、要付租金的店家都一起加入,一整片鐵門拉下。圖攝於6月28日下午6點,依然近似封城狀態(謝孟穎攝)

後來艋舺夜市攤商遭正式停業,自治會也早已開始準備復業那天怎麼做防疫,阿敏說:「如果之後可以做生意,『消毒門』自治會都訂好了,客人一進夜市就要消毒、消毒後才能進夜市,他可以月租機器、消毒酒精要自己買、用自治會經費出,這是我們必須用的,才能保護攤商跟客人。」

至於「艋舺外送」,阿敏說自治會一開始就會留意原先收入狀況不好的攤商、讓他們協助外送補貼收入,夜市全面停業時,自治會也透過人脈開放認捐餐點送暖消夜給警消,盡量安排生計較困難者在家出餐:「警消晚上真的沒東西吃,很多人都忽略這點,他們中午跟晚餐便當都有人送、但消夜沒有,現在他們壓力又這麼大……」

回顧一路,艋舺夜市不僅提前廣佈行動支付、疫情尚未三級警戒就提前一致停業,在所有人都艱辛的時刻,也不忘拉一把困難的人。「我們艋舺屬於舊社區,真的比較有人情味,大家會互相幫忙……」阿敏過去也不懂為何有人要拿東西給街友吃,後來才明白許多街友有不為人知的困難,近期甚至看到一個屬於「兄弟」的在地年輕人親自做三明治、買口罩、包裝好一起發給街友,送暖兼顧防疫,這就是萬華特有的義氣。

疫情期間阿敏相當感謝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團隊、在地民進黨籍議員吳沛憶對夜市的各種主動關心與協助,雖然想想未來還是有點茫然。例如2020年中央政府推出「振興三倍券」,阿敏坦言夜市沒有被振興到,民眾大多會想花得超值去百貨去買3C各種高價消費、底層攤販則難以受惠。

至於2021年紓困4.0,阿敏很希望中央可以直接把預算撥給各縣市政府市場處、發放各夜市自治會再交組員:「這不是很快嗎?也不用浪費時間審核啊,如果一律發2萬、大家都能拿到,我們算過,反而還不用花那麼多預算,不用讓人抱怨看得到、吃不到……」

「道歉又怎樣,萬華要多少時間恢復?」石崇良「破口」一語斷生計 夜市防疫旅館不捨:萬華人很自律也很團結

談起艋舺夜市在三級警戒前就自主停業一事,身在中萬華4大夜市(艋舺、廣州街、華西街、梧州街)中心、從2020年響應加入第一批「防疫旅館」之禾順商旅總經理徐舒涵感嘆:「他們(夜市商家)覺得先把防疫做好、不要讓疫情擴散出去、想斷傳染鏈,他們在自治會一聲令下就先不做生意、連兩邊店家都停業──你要想想,這些店家有租金壓力、攤商都不出來也會沒收入,但大家都願意這麼做……」

萬華人很自律也很團結,尤其這次,所以大家聽到有官員說萬華是『破口』都很生氣,我們也是受害者,病毒是外面帶進來、萬華是受災戶,他還講那種話──確診不是只有在萬華、是每個地方都有確診,但大家都把這放大、有確診就說『去過萬華』、來這吃飯也確診,照這樣講,我們早就全都確診了吧?」

疫情期間真實萬華狀況如何,徐舒涵說住萬華的人都知道街上幾乎沒人、近乎封城狀態,全台北就萬華防疫做得最徹底──就6月28日記者實地探查中萬華,確實艋舺夜市除生活百貨外依然全面停業、交叉的梧州街夜市只開兩間,不遠處的大同區延三夜市卻是高達8成開店。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中萬華4大夜市中心防疫旅館「禾順商旅」周邊商家,6月28日下午6時去拍攝依然全面拉下鐵門自主停業,不遠的大同區延三夜市卻已8成開店(謝孟穎攝)

身在夜市中心的徐舒涵當然也是大力配合防疫, 2020年還沒有幾家飯店敢做「警消醫護加油棧」時禾順商旅就響應、後來更是去做沒幾家敢做的第一批「防疫旅館」,建立嚴謹無比SOP──一小時消毒一次、居家檢疫客人搭防疫計程車直下地下室用專用電梯、每個客房的空調也都是獨立管線、收垃圾必穿防護衣、垃圾收之前先噴酒精靜置20分鐘再一層層包好噴酒精,至今禾順沒一個員工確診,徐舒涵笑說2021年5月份台灣本土疫情爆發工作人員還不敢去其他地方、直說自家旅館裡最安全。

禾順商旅這間萬華在地防疫旅館的嚴謹SOP不只讓台北市衛生局都來觀摩,更讓徐舒涵驕傲的是這裡也有萬華特有人情味。光是禾順願意第一批加入防疫旅館,徐舒涵就說有很多國外回來的台灣人很是感謝,住過不只一次、下次還要來。禾順不只隨時關心客人狀況、客人電話回報體溫時也可以跟工作人員聊上幾句,徐舒涵也讓主廚出餐台灣家常菜:「我們常注意客人想吃什麼,在國外久會懷念家鄉的味道,如果能在吃這方面滿足,就會覺得離家更近了,吃東西這回事其實很重要。」

不只堅持14天菜單不重覆、讓每個客人都可以天天換口味,2020年徐舒涵意識到艋舺夜市生意已受疫情衝擊,還與夜市合作推防疫旅館外送、讓居家檢疫客也可以自由點餐夜市小吃,幫助攤商也幫助客人身心滿足。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防疫旅館「禾順商旅」推出便當(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防疫旅館「禾順商旅」推出便當(謝孟穎攝)

「在國外久會懷念家鄉的味道,如果能在吃這方面滿足,就會覺得離家更近了。」禾順商旅的餐點是居家檢疫客最愛,如今也正式推出堅持用好食材的外帶便當、百元售價中食材成本就佔掉一半以上(謝孟穎攝)

「我希望他們有吃的記憶、之後再來萬華玩──很多客人說如果不是因為居家檢疫以前根本沒來過萬華,後來也真的很多人回來萬華看我們,還會送我們禮物!」甚至,有太多客人連續住14天都相當滿意、感謝卡貼了滿滿一面牆,徐舒涵說這都是同事的功勞、萬華的特色,「我們是把客人當家人,真心替他服務。」

也因為這樣,6月11日衛福部次長石崇良驚天一語「萬華破口」帶來的再次衝擊,讓徐舒涵委屈不已──5月份疫情爆發起禾順就因萬華被污名、開始被取消訂單,沒想到「萬華破口」失言風波更爆大量退房、甚至好幾天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我做防疫旅館一年來我們累積很多好的口碑,就因為次長說『萬華破口』甩鍋、一切付諸流水,那我們大家這一年來的努力算什麼?真的很難過,部長有道歉,但道歉又怎樣?損失要賠嗎?萬華要多少時間恢復?」如今徐舒涵也只能發揮禾順主廚引以為傲的廚藝做起外送便當、滷味,她堅持用好食材、一個百元便當光是食材成本就佔一半以上,她坦言這根本賺不了錢,但她仍希望給員工希望:「我想讓大家不要把焦點放在都沒客人、不要意志消沉,我們還是有事情在做,不是每天在這等客人打電話。」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20210628-疫情下萬華夜市店家全面自主停業狀況(謝孟穎攝)

萬華人受到的歧視從來不只是歧視、不只是心情上的委屈,而是實質損失,但萬華人特有的堅毅就是面對現實(謝孟穎攝)

萬華人受到的歧視從來不只是歧視、不只是心情上的委屈,而是實質損失,但萬華人特有的堅毅就是面對現實。雖然徐舒涵與夜市攤商的努力自救都對疫情過後恢復狀況不樂觀,他們依然願意努力一搏、團結抗疫──這正是發生在萬華的故事,他們背負污名卻依然自律、依然撐出抗疫奇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疫情仍堅守「人情味」最暖心旅館!衝擊生意慘「只剩1成」,她卻虧本拯救無法回家的外國人
相關報導》 萬華阿公才沒玩很大!年近60茶室老闆娘揭不為人知「孤獨老人」哀歌:只是想找人講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