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凝視 這不只是一場台灣的選舉

楊渡

大選結束,激情過後,冷靜觀察大選過程所顯示的3大決定性關鍵,仍將影響台灣的未來。這才是最值得觀察的。

首要是台灣政治與國際情勢的連結,已緊密不可分。美國介入台灣選舉,未曾有此次之深。王立強事件、美國通過友台法案、五眼聯盟之合作、美國媒體對台灣的報導等,都是直接出手。事實上,擺在中美貿易戰的情勢下,台灣與香港是美國圍堵中國「外勢」(用圍棋術語)的重要一手。更何況香港已對抗得如此嚴重,而中共又努力在南海擴展軍力,因而加強台灣影響,避免一個友中的執政黨出現是美國戰略的需要。

香港的反送中鎮壓,形成了台灣青年世代對北京的反感、對友中與和中路線的反抗。韓國瑜曾赴香港賣水果、訪中聯辦的過程,被放大處理,處於非常不利的位置。

有人形容蔡英文因習近平、香港反送中撿到槍,但這不是單一的,而是中美戰略對抗下的一環,美國源源不絕供應如王立強之類的各種彈藥。國際因素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第2個關鍵是:世代矛盾。在新自由主義經濟下,貧富不均已是世界性的課題。法國黃背心運動及世界社會運動皆與此有關。執政者應為此負責任,本是對民進黨不利,但民進黨一直重視文化活動、社會運動、學生運動與新興社會力結合,因而反抗力量往往成為民進黨側翼。再加上國民黨的老化、僵化,思想與行動與年輕世代脫節,對社會力的脈動完全無感,對新興的思潮無覺,以致於對年輕世代的痛苦無感,終致於失去選票。

這是決戰勝負的關鍵。若非如此,國民黨也不致於在立委選舉也敗成這樣。國民黨再不徹底改革,就等著變泡沫。

然而世代正義其實不是出在世代矛盾,而是階級。工人階級的父親,其子難以翻身,有錢人的年輕世代,依然有錢。老一輩的工人能讓出的位置就是工人,難道能改變年輕世代的命運嗎?用世代思考永遠不會有答案,這是任何政黨都必須思考的課題。韓國瑜曾用「庶民政治」試圖解開這個問題,但很快地,他就被國民黨的「知識藍、經濟藍」先打得灰頭土臉。但貧富不均依舊是全球化的結果,還是會繼續存在的社會問題,台灣各個小黨的生存空間,應該就在這裡,一定可以有發揮餘地。

第3個關鍵是兩岸。這次大選過程,獨派對蔡英文不滿,想強推台獨公投,被美國打臉而不敢再提;但台灣主體是什麼,卻因此而清楚起來,尤其愈到選舉後期,韓國瑜揮國旗,蔡英文也揮,中華民國變成最大公約數。這是過去未曾有的。雖然民進黨有不少人心不甘情不願,認為台灣地位不明不白,但情勢如此,也只能在中華民國的大旗下,借殼上市。中共也只有認了中華民國,才能勉強維持兩岸是「內戰延伸」的歷史論述。

兩岸問題是內戰與冷戰的「雙戰結構」所形成的,冷戰不融解,兩岸不會解決。而現在看來,中美貿易戰打成這樣,冷戰對立只會更嚴重。所以,兩岸對峙還會繼續下去。中共解決不了美國,美國也解決不了中共,所以台灣依舊會是美國運用的棋子。而中共也無法比美國強大到足以武力攻台,打一場世界大戰,所以想統也統不了。維持現狀,勢必還會維持很長時間。這一點,無論藍綠紅都得明白才好。所以別再賣芒果乾了。

既如此,內政才是當前嚴重問題所在。而蔡英文在任上所加諸於台灣的各種「類戒嚴法」,如國安五法、《反滲透法》等,是在拉高兩岸衝突,讓台灣更孤立,經濟困難更嚴重,其實並無實質意義。解開兩岸對立,讓台灣有轉圜空間,這才是大智慧。

至於韓國瑜為什麼輸如此之多,其實不難理解。他準備時間太短,連全台灣都基層都沒跑透,選戰也只有靠韓粉的游擊戰,如何與組織綿密的民進黨一戰?再加上國民黨中央師心自用,自亂陣腳,如此結局,也不難理解。

選完了,眼前迫切的問題是,內部分裂得太嚴重了。如何讓台灣人的心重新團結起來,這才是一個大課題。但我對台灣有信心,因為民主的最大好處是開放包容,因而養成一種胸襟。這是最可貴的地方。

而連任的蔡總統也該了解,選舉結束,該放下對抗,好好為年輕世代找出路了。這才是台灣長治久安的大道。(作者為作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