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日子

·6 分鐘 (閱讀時間)

大光也看劇,這件事讓我開心,人不要太「不俗」,脫離一般人一般樂趣你會愈走愈遠,越來越高過這世界,終至莫名消失。成仙是未來之事,現在,「糊」一些吧。

有沒有?不管哪一國的劇或是什麼電影,劇中人常要因車禍或意外事件丟失了過去的記憶。要不,就得得癌症,癌症就可能會死,死前,會發生許多特別的事。外遇、出走,都是強棒,都會劇情急轉直下(或急轉直上)實在沒法子,就穿越吧,也很有得看。編劇難,寫什麼好?日常生活穿衣吃飯上班上學有什麼好寫?演了也不好看,但人就是過著穿衣吃飯上班上學的生活的呀。

看戲裡人生,我不禁想,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活著,我願意回到我生命中的哪一個時刻?回到我幾歲的時候呢?大光: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左想右想,發覺我只有不想回去的時刻,卻沒有想回去的時刻,這,會不會太可憐了?我的世界似乎分配得均勻,今天好,明天就要失望,這一刻被人羨慕,不多久就讓人感到我運氣真差。這幾十年我也就這樣走過來了,現在沒有什麼好,卻也沒什麼不好啊。尤其,孩子都很好,優秀,出眾,事事比我強,又事事為我想,使我太安心了。

(可是不能談死亡)

我有時非常感謝自己,要強,卻有分寸,眼看著就要在人生的路途上摔跟斗了.....一如我走路的習慣,我穿著輕便好走的運動布鞋,但仍常常在行進中腳與地面擦撞,小撞有驚嚇的感覺,大撞則一個踉蹌身形圓滿的我竟然彈跳起來,自空氣中落下時大多很慶幸地平安降落,少有仆倒,有些朋友摔跤能摔出粉碎性骨折,讓人聽了都感到痛與不捨。人生如果也摔了大跤,那,要如何在無援的情形下使自己全身而退,不至倒下甚至粉碎呢?我不敢多想,只祈禱:不要摔,不要摔,絕不可以摔。

那日我只是福至心靈,隨興地問你小時挨過打嗎?對你的搖頭我羡慕與妒忌到極點,父母沒有打過你,老師也沒有打過你,我震撼啊。台灣教育中有你這種奇葩?是啦,你媽媽曾經是你唸小學時的學校校長,誰敢打校長的小孩?哈哈。(因此沒挨打也沒什麼了不得。)

有個蒼蠅飛進房了,我得把牠攆出窗去,我離開一會兒。

大光:我回來了,我太久沒有看過蒼蠅,牠已經是陌生的物種。剛才牠停在落地窗上,不知那位朋友形容過,說蒼蠅其實身形挺美的,我手裡不自覺地捏著我的老花眼鏡,便架上眼鏡仔細地端詳了蒼蠅先生幾眼,真長得不錯呢,應這樣說:蜻蜓的美是一種妍麗,牠的大頭、複眼、身軀的節段和色彩美得亮眼。螳螂的美是一種英氣,牠的長腿和雙前肢的大鋸,威武不群,豈不是有著青龍偃月刀的昆蟲版關羽?蒼蠅是黑白版的紀實片,小傢伙來意不明、短小精幹、讓人看不清卻失措,本能地反抗,最後去之而後快。(我會打蚊子,卻把紗門拉開放生了蒼蠅)

要停止生物課了,因為要上烹飪課。

我最近容易累,(就不提年輕時多麼勇武)這一兩年,我坐公車捷運少有不度咕的,而且深深感到:打過瞌睡下車時才能醒著再看這個世界,理直氣壯地睡,況且戴著口罩誰又認得出誰?那,就又有了心安理得。

因為累,有時一天三餐都不願下樓出大門去,可家裡有什麼可吃的?網上流行語有一句「清冰箱」,翻翻掏掏冷藏、冷凍櫃,有什麼?就是它了。

我用小土鍋煮了五穀米,紫米的天然色侵略性大, 一下子就漂染出一鍋紫黑色沸騰翻跳的小海,孫浩俊不是說像在煮覆盆子醬嗎?我呵呵大聲笑起來,像孫浩俊,呵呵呵呵~(韓國 tvN〈一日三餐〉)。因此也想到Jackson王嘉爾說吃完海鮮的感覺像吃了一整個大海。他們不是作家,卻有著作家魂。

五穀米不配菜我都可以吃,但有菜營養均衡些。(大光也吃五穀米的,我記得)

拎出一個紅白條的塑膠袋,那是買了一個星期的白花甘藍,早淌出菜汁臭了吧?我真糟竟忘了吃。袋子放在洗菜槽裡,丟棄做堆肥之前看一眼吧,表達我的歉意,拉開了袋,咦?完好的!我把菜泡在水裡,真的青碧碧沒什麼黃葉子,摘掉頭頭,竟然很嫩,並沒有老空了心,我是上個星期買的菜,之後沒上市場,這小菜場買的小農菜,真的沒農藥化肥,不然早就臭爛掉了。用橡皮筋套著的這把菜夾了一張彩色標籤紙,我已丟在垃圾袋裡,好奇使我撈出來,「德農蔬菜」哇,還有耕種農夫的名字!是桃園縣八德鄉出產的,可是我付出的費用並不是買有機菜的費用啊。

這樣切幾刀蒜片炒的白花甘藍和雞胸肉片辣炒的豆乾(這可是非基改豆乾喔)就成就了五穀飯。(好吃不過家常菜,這也不是我的句子,是韓良憶的書名啦)這是一頓好飯。大光今天吃了什麼?回信一定要告訴我。

咦?我好像心情好起來了,是,剛才其實氣悶悶的,沒為什麼,就是不樂不樂。一說吃的就像服了藥,不樂病好了,實在不很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