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藍綠政治,不見公共電視

唐湘龍

(為什麼不能接受陳郁秀?)

先講結論:公視死了。名不死,實也亡。

我判斷:龍應台氣餒了。原來台灣的藍綠政治會惡質到這種地步。六百多天了,夠了,別搞了,綠的固然可惡,藍的也沒好到哪裡。大家不要裝了,不要再假裝希望看到公廣變成華人世界的BBC,別裝了,嘴巴講一套,手裡盡使些下三濫路數,何必?反正,照現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審查規則,不可能會有董事會了,「怎麼辦?」

我建議:公視、華視分家,民營化,全賣了,藍綠各一家,也公平,賣的錢,充實國庫,政府也少了兩個賠錢貨、無底洞。

我不是氣話。我是認真的。

公廣集團已經快被藍綠政治搞死了。綠的死守,藍的強攻,立場鮮明,讓期許不該有立場的公廣毫無呼吸空間。我不懂。我外行。聽說文化部長龍應台可能提陳郁秀,支持跟反對,看起來還是藍綠。

當然,這是傳言。比我更外行的傳言。龍應台真那麼長袖善舞,操作政治,那燒了幾十年的「野火」還真燒錯了。龍應台有沒有這樣想?我不知道,但龍應台不可能私相授受去喬這檔事兒。

我認識龍應台,一點點,書看得比較多。她脾氣臭臭的,個性硬硬的,會答應去接文化部,根本就是個政治浪漫主義患者。怪了,她還真以為她能活得久。她還真以為大家會跟她講「文明」哩。她說:「不是文化部嗎?不就是文化嗎?」教育、文化,才是政治中的政治。啥事兒都政治。

頭一回備詢,手托腮,腳踩白布鞋,勉強撐過去了。昨天,公廣董事投票結果,看得出來,票沒投完,她心就涼了。把自己最「文明」、最「文化」的人脈一次梭哈,結果三名生還,其他全掛。可憐了這些素有專業、聲望的社會賢達們,本來一直以為自己很中性、不藍不綠,沒想到,被這些只有政治,沒有文化,只有藍綠,沒有是非的審查委員的「有色眼光」一照,血統通通不純。我早告訴過名單裡頭的一些人:不夠綠,不是綠;不夠藍,不是藍;不藍不綠,什麼都不是。

看吧。現在知道我在講什麼了吧。現在知道為何馬英九執政四年,還是動不了公廣了吧。

我不懂。我外行。我只知道:龍應台不可能跟陳郁秀談條件。但其實,我只是想用蚊子一般的聲音嚅嚅地說:為什麼不能是陳郁秀?

對啦,盧修一是綠的。陳郁秀是盧修一的老婆。陳郁秀是綠的。這我知道。稍微有點政治sense的,都知道。然後呢?

我可以接受陳郁秀,不是因為我認識陳郁秀。談不上。訪問過就是了。在她擔任中正文化中心董事長的時候。在我工作領域裡,有一塊是藝文活動。兩廳院節目最多,品管也嚴,推薦、介紹國家音樂廳、國家劇院的表演活動,是我工作裡很常態的部份。有的節目,像是快要開始的「夏日爵士」,十多年了,從它一出生,我就在promo。

我不懂。我外行。我是蚊子。但常看表演的關係,我覺得:好的場館管理,好的藝術經紀,是台北這些年藝文鼎盛的重要原因。在介紹這些節目的時候,我從沒想到藍綠政治。就算是陳郁秀時代推了比較多本土劇種,「四月望雨」、「鬍鬚馬偕」…...隨便啦,我也都喜歡。藝術還分得出藍綠?煩死了。

如果可以先喬好陳郁秀,然後讓那些妖魔鬼怪閉嘴,讓這些志工董事通過,可以呀。我如果要質疑陳郁秀,我會針對專業素養,不會針對立場,針對盧修一。

我是蚊子。很小聲。我知道公視玩僵了,龍應台也沒辦法繼續玩下去了。4分之1就可以否決一個人事。真要解套,看立法院敢不敢修法,看國民黨帶不帶種,去修那個比修憲還嚴的審查標準。不修,公廣將永遠不會有新的董事會。

現在的憲法沒辦法修了。現在的公廣董事選不出來了。誰來都不會有。

憲政的結,解不了了。但公廣還可以。看國民黨敢不敢。如果不敢,何必還留著公廣痛苦?就讓它安樂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