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民粹領導人

趙政岷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打贏了美國總統選戰,但川普消失了嗎?當然沒有。當7800萬票對上7200萬票,說明了美國「川普主義」正在盛行。膚色、性別、族群、性向、宗教、反移民等日益激化的衝突,已然成為現今世界的一種症狀,並嚴重威脅到了民主與自由!美國如此,台灣也好不到哪裡去。

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說,台北冠軍牛肉麵店用的是萊克多巴胺的牛肉,率性發言、民粹治國,雖然因此錯誤下台,但已影響了店家生意與民眾視聽。

史丹佛大學國際研究所教授兼民主發展與法治中心主任,著有《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跨越斷層:人性與社會秩序重建》、《強國論》、《政治秩序的起源》等書的作者法蘭西斯‧福山,出版了《身分政治:民粹崛起、民主倒退,認同與尊嚴的鬥爭為何席捲當代世界?》一書,中文版才剛上市。

福山指出,若非川普在2016年11月當選總統,他不會寫這本書。跟許多美國人一樣,當時他對此結果感到驚訝。福山花了很多時間思考現代政治制度的發展:國家、法治、民主最初是如何成形、如何演化和交互作用,以及最後可能如何衰敗。早在川普勝選之前,福山就認為美國制度正在衰敗,國家正逐漸被強大的利益團體盤據。川普本身既是衰敗的產物,也是衰敗的貢獻者。他靠人民的授權搖撼制度,在厭倦了黨派僵局的美國人眼裡,正渴望一個強大領袖,「讓美國再次偉大」因此震徹雲霄。就像民粹主義高漲的1932年將富蘭克林.羅斯福送進了白宮。

福山說,川普的問題是雙重的,和政策及性格都有關係。對於支持他的選民來說,他的經濟民族主義可能會使事情變得更糟而非更好,而他鍾愛獨裁強人勝過民主同盟的明顯偏好,也破壞了國際秩序穩定。至於性格,很難想像有誰比他更不適合當美國總統。所有和優秀領導力有關的特質--基本的誠實、可靠、穩健的判斷、為公共利益奉獻、根本的道德感,他一個都沒有。川普終其事業生涯的首要焦點都是自我行銷,而他非常樂意無所不用其極地規避阻礙他的人或規範。

川普代表國際政治上一個更廣泛的趨勢:趨向所謂的民粹民族主義正在盛行。民粹領導人企圖利用民主選舉授予的正當性來鞏固權力。他們直接對「人民」施展群眾魅力,而他們的「人民」常限定於狹隘的族群,排除其他為數眾多的人口;甚至企圖破壞現代自由民主國家限制領導者個人權力的制衡,例如法院、立法機關、獨立媒體、不分黨派的官僚。這樣的民主未來是可怕的!

而台灣有比較好嗎?當817萬票對上552萬票,我們的身分認同出了什麼問題?或是這1300萬票其實也都是民粹的結局?(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