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觀可想的書法建築

文、書╱黃智陽

中國時報【文、書╱黃智陽】

書法與建築似乎沒有關係?其實書法與建築的審美心理是互為感通的。

書法以書寫文字為表現形式,其中點、線、面的結構必須簡潔而準確,並且在穩妥的架構中,又必須表現字體外形的特色,才足以稱為書法藝術,於是作品無論如何表現創意,都須尋求內在的平衡,成為視覺與閱讀上的享受。這些原理恰與現代建築是相合的,現代建築師經常絞盡腦汁,展現創新才思,就是希望建築具有鮮明的特色,並且吸引眾人的目光,成為重要景點或地標,其實建築物的特色不管如何創新都要顧及結構平衡與安全,在理性與感性之間,造就出完善的建築藝術。

書法的造型特徵與人文涵量也經常吸引建築師加以吸納,並且轉化為建築空間的創意與品味。例如故宮南院的設計就是姚仁喜建築師利用書法線條的虛實、濃淡,建構了流線般的視覺感受,展示與遊賞的空間優雅的結合,使故宮南院在視覺上有了書法藝術簡潔的外觀,又具備了書寫狀態的人文情趣,貼和了故宮收藏文化中的獨特價值。

另外,2020年即將開幕的臺灣橫山書法藝術館也是潘天壹建築師利用書法碑拓的感受,營構出時尚又內斂的建築特色,加上書法公園上的一片湖水相映,水墨與書法藝術的虛實剛柔盡收眼底,令人傾心。

於是我們可以體會到自古以來文人墨客為何如此迷戀書寫且善於書藝,都是因為空間美感與品味相契的因緣,書法暗示了空間的營構,優美而平衡,書法牽引了節奏,明快而律動,書法載負了歷史與文脈,勾引了藝術家的戀舊情愫,就如同建築師的空間設計,豈止為了居住的環境,更多為了滿足表現的衝動與美的靈思,才足以沉溺在空間的糾纏中,不斷發現自己存在的價值。

我曾經有一件作品,寫了一個「築」字,加上很多「心」字圍繞在旁,形成一個怪美的文字結構,表現出「築心」的複雜關係,也許這不同的思考與書寫,才足以蠡測書法藝術的當代意義與無限可能?

作品中我用茶漬染了好幾次,隱喻新舊空間的曖昧相繫,用淡墨記下了:「築一道牆,為了築一道空間,築一道空間,為了建一個家,建一個家為了圓一個夢,圓一個夢,為了成就一片未來,編織未來從作夢開始,夢的空間在一度、二度、三度,四點五度之間」。

在書法空間裡,我很開心的是作為一個極理解傳統的人,可以如此表現當代書法的生命力,可以透過書法詮釋身處空間的複雜性,可以解構建築的範式而讓思維穿梭於另度空間,更幸運的是因建築業的認同而收藏了這件作品,在建築與書法之間穿越高牆,彼此享受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空間之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