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賭上2020! ”當5G元年真正來臨時,這成為每個手機廠商的不宣之秘,經歷3G到4G之變的它們,這一次都想第一時間卡位。

隨著2020的腳步逐漸臨近,有關5G的炮火之聲愈加轟鳴。 這一次,以“智能互聯”為題的烏鎮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就成為一大交鋒之地。

“近一段時間5G很熱,市場推出了很多5G產品,但基本上是概念熱、產品不熱。 ” 10月21日,榮耀總裁趙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市場在等待下一個爆款。 ”

在此之前的一天,國內另一5G參與大戶小米也曾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對於5G非常激進”,明年計劃推出超過十款以上的5G手機。

因此,榮耀的“爆品”論出來後,可謂一語激起千層浪。 隨後,小米高管在微博上針鋒相對地表示即將發佈的新品一定會是5G爆品。

在手機大佬們你來我往的交鋒裡,毋庸置疑的,5G正在離普通人越來越近。 當然,在此背後,是它們台前幕後都在上演的5G戰爭,一場亟需爆品引燃市場的戰爭。

01 轉折時代

一個新的通信時代正在來臨。 在中國眾所周知的搜索裡,輸入“4G”,自動關聯的第一項詞條是“4G手機能用5G網絡嗎? ” 同樣在這個搜索裡,當輸入“5G”,關聯的前兩項詞條分別是“5G手機什麼時候上市”,“5G網絡什麼時候普及”。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這是一個希望與不確定兼具的轉折時代。 正如關聯詞條所顯示的那樣,手機廠商們成為承載這一切的主體。這一幕並不陌生。 2014年,中國從3G跨入4G時,它們曾經歷過這樣的轉折,有人藉此誕生,有人因此彎道超車,也有人慢慢掉隊,最終“中華酷聯”的陣營被打散,華為、小米、OPPO、vivo等位居前列。

如今,這樣的時期再次來臨。

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5G成為當仁不讓的主角,無論是議題設置,還是會場佈置上,都有所體現。 小米、榮耀等都曾在會場進行5G測試,結果是大多數地方的5G網絡和速度可以達到幾百兆的水平。 “2020年的5G就有點像是2014年的4G”,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 當下,一場攸關未來的戰役已正式打響,走在前列的正是這幾大廠商。

自2009年就開始做5G研發的華為自不必說,至今其已累計投入40億美元。 截至目前,擁有2500多項5G基本專利,占比達到了20%,是業界唯一能夠提供5G端到端產品與解決方案的廠商(涵蓋核心網、傳輸、基站、終端和晶片)。

其他廠商,如小米、OPPO、vivo、一加等,同樣也在此次5G研發上下了功夫。 2015年,在4G全面爆發的第二年,此前在技術上並不占優勢的小米就開始參與3GPP的5G標準制訂,並在2016年成立預研團隊。 對後者來說,5G至關重要。 IDC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國手機出貨量約9790萬台,同比減少6.1%。 其中,除華為外,其他品牌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最大降幅達到19.3%。

因此,今年2月,高通首個5G整合式移動平台驍龍7系5G移動平台發佈時,合作方中,除摩托羅拉、LG等外,OPPO、vivo、Redmi、Realme等國內幾大廠商和品牌悉數在榜。

02 “路線之爭”

“磨合期基本結束,下面就應該是到泛化期”,這是趙明的判斷。 這一判斷的支撐來自他對技術路線和基礎設施的觀察。

自去年開始,國內5G概念興起,手機廠商們是最大的踐行人。 其中,小米、vivo甚至走得相對激進。比如,vivo的iQOO Pro 5G起售價只有3798元,小米9 Pro 5G版更是將價格拉到了3699元。

10月20日,雷軍進一步表示:“小米對於5G非常激進,明年計劃推出超過十款以上的5G手機,覆蓋中高端的所有價位。”

雖然極力刺激,但市場的反應並沒有它們想像中那麼激烈。根據信通院發佈的數據,2019年1-9月,國內共上市18款5G手機,總出貨量為78.7萬部,平均每款銷量為4.37萬部。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用戶對5G手機沒有需求嗎?不是。有手機廠商做了調研,在9.4萬人的用戶投票中,打算下一部換5G手機的有3.8萬人,占比在40%。那麼,真正阻礙用戶購買的是什麼?是手機本身,以及當前5G手機行業的不確定性。

正如趙明所說,近一段時間5G很熱,市場推出了很多5G產品,但是熱的是概念,不是產品。“其實還是整個產品成熟度不高帶來的問題,另外的確目前整個中國三大運營商網絡建設,今年部署的是NSA,但是到了明年初可能就全部啟用SA。 ”

不過,這種不確定性已經變小。 今年6月,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在上海MWC時表示,“中國政府很明確,明年1月1日開始,5G終端必須具備SA模式,NSA的手機就不可以入網了。 ”同時,其他運營商也有類似聲音傳出。

NSA、SA,雖然同為5G,但卻有著很大的不同。 NSA,利用的仍然是4G核心網絡,成本低,易鋪開;SA,則需要重新打造網絡和基站,成本高,但更能體現5G超高網速、超低時延、超密度連接三大特性。支持SA和NSA的雙模全網通手機,可以在兩種環境下正常使用5G網絡,而僅支持NSA網絡的手機,在有SA覆蓋,而沒有NSA覆蓋的區域,將無法使用5G網絡。

當前,全球的趨勢是“先NSA,再SA”,因此,於2016年發佈的首款5G調製解調器驍龍X50僅支持NSA,今年2月,它才發佈了同時支持NSA和SA的驍龍X55。 同時,這也是小米、vivo等前期推出的5G產品僅支持NSA的原因所在,但是也意味著明年,在SA的環境下,這些手機將無法體驗5G網絡。

中國移動的一番表態,無疑為手機廠商們以及消費者指明了方向,即生產(購買)NSA、SA兩種模式兼備的手機。 同時,這也意味著高通系廠商需要加緊產品研發與淘汰,而自一開始就NSA、SA並行的華為,則避免了試錯。

“華為和榮耀最懂運營商網絡,對運營商網絡建設的目標最清楚,在技術路線選擇和節奏上,絶對不會差,尤其在通訊上。 ”趙明在答覆記者問中回應道。

6月25日消息,華為終端官方微博宣佈,華為Mate 20 X 5G獲得中國首張5G終端電信設備進網許可證。 在當時的官方介紹中,這是一款同時支持SA/NSA的5G雙模手機,而且唯有華為能提供。

依託華為大研發體系的榮耀,同樣也站穩了腳跟。 有消息稱,榮耀將於下月發佈旗下首款5G手機榮耀V30,該手機同時支持NSA和SA,同時將處理器和5G基帶合二為一,可以同時實現2G/3G/4G/5G全網通、NSA/SA雙模、FDD/TDD全頻段、5G+4G雙卡雙待。

榮耀總裁趙明期待即將推出的榮耀V30能夠成為爆品,因為“沒有對手”。“單純地搶佔沒有意義”,榮耀的5G策略是卡準節奏。 前不久的9月6日,華為推出了最新一代旗艦晶片麒麟990系列,包括麒麟990和麒麟990 5G兩款晶片,而榮耀V30將要搭載的正是該系列晶片。

03 下一個爆款在哪裡

對於當下的5G手機市場來說,“爆款”確實是急需的。 中國電信9月份發佈的《2019中國電信終端洞察報告》顯示,有9成以上的消費者已經知曉5G網絡,甚至超過6成的用戶願意接受600元以上的5G手機溢價。 確實,如趙明所說,“市場在等待下一個爆款”。 那麼,下一個爆款在哪裡,他的信心來自哪裡?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台前與幕後的5G戰爭

一個事實是,5G時代的競爭,哪怕是手機廠商間的競爭,核心從來不是一兩款產品,而是來自多方面。 消費者對5G有很高的期待,這些都是中高端用戶,如果做不好就會抑制他們的需求,榮耀明白這個道理。

首先,在技術與產品上,榮耀有著自研晶片和5G專利儲備。 比如在影響產品性能的處理器上,即將發佈的榮耀V30將搭載麒麟990系列晶片,資料顯示,搭載麒麟990 5G處理器的華為Mate 30 GPU性能提升了39%,能效提升了32%。

在趙明看來,與一開始選擇上一代處理器,然後再更新的其他品牌不同,榮耀在一開始選擇的就是最新一代; 要想做到幾百萬、上千萬台,也唯有使用最新一代。

其次,在5G的智能物聯網時代,手機已不單單是通訊工具,而是互聯設備終端,是一台微型的“超級計算機”,因此,背後的智能物聯生態成為它能否步入5G時代的關鍵。

“智能化的應用一直是榮耀的大戰略”,據趙明介紹,榮耀正在初步搭建5G生態體系。 “一旦體系搭建好了,瞬間就有海量的產品,現在越來越多中國家電品牌加入我們的體系中。 ”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在1+8+N戰略的背後,榮耀已規劃好了幾大生態場景,包括出行、家居、遊戲等。 在5G實驗室裡,這些場景已經開始進行仿真模擬,同時隨著榮耀V30的發佈,這些場景也將在實際生活中得以展現。 再次,對於一個“爆款”來說,目標市場的選擇也是一門學問。 而榮耀的目標用戶正是這些年輕人,“堅持給年輕人做手機”是榮耀的定位。 這使得它與5G在用戶上有著天然的契合度,比如計劃下個月發佈的榮耀V系列,以科技和性能為標籤,與5G的用戶訴求相吻合。

“整個行業和整個消費需要刺激,未來1-2個月,以爆品驅動5G消費,讓大家對5G的熱情充分地釋放出來,用不了多久,中國會真正迎來5G的爆發。 ”這是趙明對未來5G市場的期望。

04 結語

當年,3G開始向4G演進的時候,曾提出過一個LTE(長期演進)的概念。 後來的事實證明,科技發展之快超出想像,不過那時候是科技在推動市場。

到了4G向5G過渡時,市場成為主導,手機廠商、用戶都更為積極地參與到這場革新中。 趙明稱之為“妥協在一起快速滾動的過程,而且滾動速度越來越快誰也打不住”。

但前期幾十款產品的存在,最終證明,一切急不得,也趕不得,真正最後能引領、引爆行業的只有完善、有競爭力的產品本身,以產品引爆需求,這才是過渡期的正常路徑。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