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習近平2022──引領中國走回頭路、邊跑邊換褲子的總加速師

·8 分鐘 (閱讀時間)

前言

2019年,在《2022 – 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這本書中,提出「五個算總帳日子」的概念。書中說:《這「五個算總帳」的發生概率,各界分析不同,但我的觀察判斷,其順序排列如下:

一、首先是「中國經濟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國經濟會不會硬著陸,從此一蹶不振?

二、其次是「美國政府對中共一黨體制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會不會被迫鬆動?

三、第三是「台灣的國家定位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如何由當前的「統獨二分法」脫身?

四、第四是「中共對台灣算總帳的日子」,相對的問題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

五、第五是「台灣人民對政府弊端算總帳的日子」,相對應的問題是:台灣能不能政治體制翻轉?》

兩年過去了,2021年底這五本總帳已經都浮到檯面上,算盤撥打速度越來越快,從美共之間的攤牌態勢到台灣的「以公投算總帳」現象。五本總帳的「結帳」結果如何?這與一位關鍵人物有直接的因果關係;這個人就是:習近平。

因此,值此2021年尾時刻,有必要對習近平這個人做出評斷 – 他的過去、現在及將來。

習的固權

習近平於2012年薄熙來被黨內大佬聯手鬥倒之後上台。2013年,香港某大媒體創辦人問我如何評價習?我的回答是:「接班人原本是李克強,習能夠取而代之,表示紅色血脈擊敗了專業經理人派系,就像家族派重新由市場派手中奪回公司控股權。但得注意的是,文革折騰出的紅二代,其太子特性就是理想無上限、手段無底線」。

習近平剛上任就猛力吹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號角,這動作隱含了多重含意。(湯森路透)

聽其言、觀其行兩年之後,2015年在《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這本書中,我預判習近平將致力打破黨內的10年任期制而尋求連任20年。這判斷在當時算是聳人聽聞,東西方都沒人相信。書中所描述的場景是:「……只需要在國家主席、國安會主席、軍委主席、黨主席四個職位之間,做出權力的頂層設計調整就可以了。」隨後所發生的2017年習以多個國安會小組架空國務院的法定角色、2018年人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2021年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證明了2015年書中的路徑預判。

習的心智定格

習近平剛上任就猛力吹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號角,這動作隱含了多重含意。一方面,訴諸民族主義本來就是共產黨奪權保位的利器,另方面,這口號也等於開始否定鄧小平「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的西化傾向,順帶打臉毛澤東的「破四舊」路線。後來的一帶一路、大國崛起、新型大國關係等等論述,以及海外擴張、先軍主義等等動作,其實都已預埋在這帝國意識型態的號角聲中。

發生於2020-21年間的多種怪異現象,例如斬斷非官方教育行業、大興社交媒體文字獄、藉由網路技術實施全社會、一條鞭的「數位保甲法」,外界一般形容為「極權體制作為」,然而,西方及東方都忽略了一個極端關鍵的文化因素。此文化因素不來自共產體制,因而不能和共產極權混為一談。這文化因素是純中國的,遠遠早於馬克思共產主義的哇哇落地。

這文化因素就是15-16世紀明儒王陽明的思維 - 「心即是理」:一切問心、不必問外理。這是對12世紀宋儒朱熹的反撲;朱熹的思維乃「格物致知」:一切成於心智的知識道理均由追究外在現象而來。若用當代比方,朱熹說的道理就像鄧小平說的「管它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而王陽明說的道理就像習班子所說的「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

習近平學歷低,但那不是問題,他的自我教育低落才是問題。這使得他的心智,基本定格在青少年時代之熱情和挫折狀態(或有人稱為「文革情結」)。知識及經驗有限的習近平,經常做出「搬石頭砸自己腳」的獨斷決定,令識者哭笑不得,因而被眾人貶為「包子」、譏為「維尼」。但其實這也不完全公平,多數人忽視了2015年習說的一句話:「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這話不是臨時冒出的。習出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2003-07在浙江日報開闢的專欄「之江新語」中,就已經預告了他心儀的不是馬列學,而是唯心主義濃厚的政治儒學。陽明心學講究「心即是理」,道理不必外求,即便以權術統御,乃至殺生,只要心中認定就都可在所不忌。歷史上的王陽明,其為官之道,在屠殺及鎮壓上亦是毫不手軟的。這於是帶來了一個吊詭的歷史觀察: 在原教旨主義層次上,習近平與蔣介石之間的心理距離,比起他和鄧小平、毛澤東的距離要近得多。此案例未來或可由思想史家細究,此處就此打住。

習的當下處境

習近平幸運的繼承了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30餘年累積的國力,也不幸的繼承了溫家寶當年公開急呼的「就要亡黨亡國」的一黨專政腐敗框架。習深信只有「一人專政」才能挽救「一黨專政」,而這個人就是他。對內,他急於「毀黨造黨」,方式是合縱連橫、狠掃政敵、建立班子。對外,他急於「大國崛起」,在還沒坐穩區域霸權之前,就挑戰美國的世界霸權。然而,歷史以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方式捉弄了他 – 美國冒出了個川普,提前看破了他的手腳。

習近平深信只有「一人專政」才能挽救「一黨專政」,而這個人就是他。(湯森路透)

美國對中國的全方位圍堵政策,川規拜隨,徹底的逼出了習近平的窘境,還有他那「一不做二不休」的紅二代驕縱個性。無論在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南海軍事膨脹、新疆人道災難、武力威脅台灣上,習都隨心任性而行,且擺出一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不惜同歸於盡的姿態。

習的2022

以上所描述的習近平,注定了他是一個生活在極度恐懼中的人 – 越恐懼就越奪權,越掌權就越恐懼。鄧小平當年接管的是一個完全喪失自信心的政權,江澤民在不敢違背鄧氏約法下,帶領的是一個自信心逐步恢復的政權,胡錦濤代表了一個暗憂自信心過度膨脹的政權,而習近平則彰顯了一個恐懼失去自信心的政權。

習近平的恐懼程度,恐怕不是西方人或台灣人所能理解的。2020-2021年間他種種背離常理的所作所為,只有在內心極度恐懼的前提下,才能解釋得通。披著戰狼外皮的恐懼困獸,應該是習近平的最佳寫照。

展望2022年,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就是年底20大的連任保權一役。西方對中共的討伐已形成共識,其黨內的派系鬥爭已進入生死時刻,經濟態勢則無處不地雷。他可能有A、B、C三套腳本:A案是無限期連任,B案是(前文所述)四個職位中(除了軍委)交出一兩個以安撫其他派系,C案則是「總經理制改董事長制」- 將總書記一職降格後交出,保留所有其他身分以垂簾聽政。近期跡象顯示,在C案之下,習不排除以家人越殂代庖。當然,以上ABC三方案都是假設黑天鵝不會出現。

即使在國內、國際形勢交困下,習近平還是在朝著他「千古一帝」的想像邁進,重要誘因之一就是他眼見當下美國秩序狀況連連,因而心生取代之志。他所繼承的中共低人權優勢、專制優勢下所累積的財富,事實上已經被敗得只剩下餘燼了,然而,他認為只要把整個中國的所餘資源置於戰時管理狀態,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是可放手一搏的。2022年底的20大之前,他期待二月份的冬季奧運能為他帶來巨大的政治光環、俄羅斯的普丁能夠在地緣軍武上「聯共制美」、金融上以數位人民幣擺脫美元外匯匱乏的困境。但這三美夢,美國已在一一破解中,時間並不站在習近平這一邊。

結語

若用一段話形容習近平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我會用:一個心智定格在過去、現代知識不足、陷入由集權轉向極權下難以避免的小圈子邏輯、被迫與時間賽跑還邊跑邊換褲子、引領中國走回頭路的總加速師。

更多上報內容:

【內部文件曝光】亞馬遜幫賣《習近平治國理念》到美國 銷量很低但公司很重視

何清漣:從習近平打擊富豪的規律見時勢

鄧聿文專欄:許家印什麼都賭對了 就是沒賭對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