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公館老眷村 居民創作繪出「蟾蜍山」光景

·2 分鐘 (閱讀時間)

【劉宜頻 徐榮駿 台北】

在熱鬧的台北公館,有一座鮮為人知的寂靜山城,過去因為有大批的軍眷與城鄉移民在這裡定居,蟾蜍山得以保有多元族群文化,也是台北市少數,至今仍保存良好的眷村,社區居民為了延續珍貴的生命記憶,近年來以口述歷史、集體創作,完成了《我家住在蟾蜍山》繪本,近期居民們正進入校園,帶著孩子們閱讀繪本,希望有更多人認識這個地方。

「看到白鼻心,還有山羌也有。」

從蟾蜍山的由來、生態環境,介紹到瑠公圳的昔日風光,說故事說得眉飛色舞的葉媽媽,是新竹湖口人,中學畢業後到台北擔任車掌小姐,認識了葉伯伯,婚後就在蟾蜍山定居,一待就超過50年,對這裡有著說不完的回憶。

蟾蜍山居民 張貝梅(葉媽媽):「瑠公圳這個水,小孩子都在這裡玩水,啊這個前面還有以前的,這裡全部都是宿舍,農業試驗所,蠶業改良場的宿舍,那些婆婆媽媽都在前面,不是不是洗衣服,在那邊洗衣服。」

位於熱鬧的台北公館,蟾蜍山腳下的煥民新村,早期有許多軍眷與城鄉移民在此定居,為了將聚落的點點滴滴保存下來,社區居民透過集體口述,將蟾蜍山的共同記憶描繪出來,不過對於5、60年來,很少拿畫筆的葉媽媽來說,這項創作是個大挑戰。

蟾蜍山居民 張貝梅(葉媽媽):「要叫我們畫的時候有點怕怕,不過有老師教我們啊,我們就想說好吧,學畫畫吧,慢慢畫一畫,就還不錯。」

活力充沛的葉媽媽即將80歲了,從害怕畫畫,到現在畫畫成了她最大的興趣,今年還出了一本自己的月曆。

蟾蜍山居民 張貝梅(葉媽媽):「牛年想說畫一隻牛,畫一隻牛的時候,想說不然畫兩隻好了,一隻公的一隻母的牛,還寫恭賀新喜。」

為為設計主持人 龔紋莎:「我們就想說媽媽們,或者是社區的爺爺奶奶們,如果能夠出去講繪本,講自己的故事是滿好的一件事情這樣,就是自己的故事,自己來畫 自己來說這樣,這是我們,本來在想的一個很重要的主軸。」

台下的小朋友,專心聽著台上的奶奶講故事,銅鈴般的大眼,離不開精彩的繪本 ,透過社區工作室的培訓,現在這群阿公阿婆們,也會到學校講繪本,除了豐富了眷村生活,也將蟾蜍山聚落的故事向外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