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法案靠不住

陳一新
中國時報

從2019年5月開始,經過外交部駐美代表處、美國聯邦國會參眾兩院會到共同努力,《台北法案》折騰了10個月,終於在3月11日國會山莊兩院確認條文與文字,以「一致同意」方式通過此案,完成立法程序,送交川普總統簽署。

法案全稱為《2019年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顧名思義就是強化美台夥伴關係、協助台灣鞏固邦交、支持台灣參與國際活動,並推動雙方經貿談判等。《台北法案》提案人為參議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原先的立意的確是協助台灣「護主權」以對抗中國大陸挖我外交牆角與封殺我國際空間。不過,經過兩院外委會聽證會的討論,加上官員的參與和提供意見,最早版本的理想與堅持早已消磨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國會意見」,也就是「這是國會的看法。至於行政部門要怎麼做,就看著辦吧!」

對於嚴重損害台灣安全與繁榮的國家,參議院原先決議,基於適當考慮美國利益的立場,可考慮「降低」美國與該等國家的經濟、安全及外交交往;但是,眾議院則將內容調整為,考慮美國外交政策利益之立場,並與國會協商過後,可考慮「調整」美國與他國交往的原則。

此外,參議院要求「美國應與台灣進行雙邊貿易談判,達成具有共同經濟利益的自由貿易協定。」然而,眾議院卻不提美台自由貿易協定,而留給行政部門更大彈性空間。

更重要的是,儘管美國立法部門推動《台北法案》的立意良善,但是行政部門的實力與能力卻大有問題。例如,亞太助卿史德偉2019年9月18日在參院外委會作證時,指出基於《台灣關係法》與六大保證的精神,他會支持《台北法案》,並對南太平洋索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感到遺憾。

但當賈德納追問史德偉,行政部門會提出那些具體辦法協助台灣對抗北京外交壓力時,史德偉卻為之詞窮。此顯示,雖然國務卿篷佩奧2019年4月就說美國要搬出工具箱幫台灣鞏固邦交,但是國務院顯然還未找到有效的工具。

當然,《台北法案》也不是一無是處。由於美國和我國邦交國馬紹爾群島有協防條約,因此美國就成功阻止該國與北京建交。

至於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方面,美國更是心有餘而力不從了。根據眾議院版本,國會意見認為,在參與國際組織方面,美國政府應適當爭取台灣在國際組織上的參與權利,包括會員或觀察員身分。這次新冠狀病毒疫情延燒,民進黨政府與智庫學者建議動員邦交國與友邦支持我國參加世界衛生組織,但是美國再怎麼努力,最後仍是徒勞無功。

「護主權」主要得靠自己,民進黨選舉果然犀利無比,但在護主權方面卻一籌莫展,還要靠老美幫忙,偏偏美國國力有時而窮,還靠不住。(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