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筆記》談親情 「吵架」增台灣味

台灣醒報
圖說:《台北筆記》彩排記者會上演出余巧玲(左,謝盈萱飾)與張惠美(右,王琄飾)的對手戲。(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圖說:《台北筆記》彩排記者會上演出余巧玲(左,謝盈萱飾)與張惠美(右,王琄飾)的對手戲。(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楊蕓台北報導】「就像玩做鬼臉的遊戲,誰先笑誰就輸了,但我們相反,誰先哭,誰就輸了。」舞台劇《台北筆記》改編自日本導演平田織佐的經典作品《東京筆記》,詮釋紛亂的時代下家人間的聚合離散,包括王琄、田中千繪、謝盈萱、朱宏章等20名重量級劇場演員上陣出演。

《台北筆記》的場景設定在未來的台北,當時歐洲發生戰爭,有許多名畫因此搬到台北「避難」。整部戲由多組人物在美術館的對話交織而成,僅單純的對白,沒有豐富的背景音樂或場景音效,呈現出平田織佐「寧靜戲劇」的獨特風格。

「家族」是整部戲劇的主線,張惠美(王琄飾)肩負著照料雙親的責任,在鄉下老家照顧父母,其他兄弟姊妹都上台北工作,喜歡美術作品的惠美,利用上台北看美術展的時間與家人相聚。

平田織佐表示,台灣和東京都是已發展國家,人們所遇到的問題也差不多,因此雖是改編,但劇情沒有太大變更。特別的是,平田織佐發現許多日本人覺得中文是種「激烈」的語言,因此特別在劇中安排了家人之間吵架的戲,「這是日本人無法呈現的。」

彩排記者會上演出余巧玲(謝盈萱飾)與張惠美的對手戲。巧玲想讓許久沒作畫的大姊惠美為她畫畫,巧玲說:「妳好好看著我,幫我畫一張畫吧!」「就像玩做鬼臉的遊戲,誰先笑誰就輸了,但我們現在相反,誰先哭,誰就輸了。」然而兩人相視互相擺出鬼臉,寧靜的場景裡,家人間深厚的情感卻在逗趣鬼臉中表露無遺。

「住在鄉下的人不一定貧窮或低學歷,為何他們仍感到寂寞?」平田織佐說,就像惠美喜歡繪畫,但住在鄉下卻沒有人能與她交流,也許這是她感到寂寞的原因。「喜愛繪畫的年輕人到都市發展,卻沒有感到幸福,因為他們忙著工作,連看場藝術展的時間都沒有。」劇中家人間的相聚與相離,反映著亞洲新興國家普遍的問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