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撤資自保 應簽付清協議

記者李澍/專題報導
旺報
華信統領企管總經理袁明仁。(本報系資料照片)
華信統領企管總經理袁明仁。(本報系資料照片)
五一假期北京湧現消費人潮,現在疫情再起,台商經營的百貨,業績都大幅衰退。(本報資料照片)
五一假期北京湧現消費人潮,現在疫情再起,台商經營的百貨,業績都大幅衰退。(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疫情橫掃全球,在大陸的台商不管是做內銷還外銷,都受到重挫;對此,不少人選擇撤資、關門為自己的荷包止血。華信統領企管總經理袁明仁表示,台商若要撤資,須先釐清與供應商、客戶間的款項是否結清,並簽訂「付清協議」,同時,積欠的稅款亦要繳清,避免法律風險;另外,股權、廠房、土地、設備等資產都要妥善處理。

整體來說,無論內外貿,大陸所有的企業都受到影響。天眼查數據顯示,大陸首季倒閉企業達46萬家,其中包括營運執照被取消、自我宣布停業以及2萬6千家的進出口事業。面對生存壓力,撤資成為台商因應疫情的一個選項,不過,不同產業面對的背景各不相同。

疫情續燒 衝擊內外銷

袁明仁指出,內需型產業仰賴人流,資金鏈普遍不強,門市、社區封閉使這些產業的台商面臨了門市租金、薪酬發放的壓力;以北京來說,自2月至今,除了早期的疫情封鎖,還經歷兩會管制,今年實際開放時間不過1個月,現在疫情再起,台商經營的君太百貨、僑福芳草地購物中心業績都大幅衰退,經營非常艱難。

外銷方面,在東莞、崑山、蘇州等台商聚集地,初期因疫情影響開工,物流中斷,導致斷鏈,大陸疫情轉好後,換歐美疫情爆發,終端客戶倒閉、門市關門,台商開始斷單,寶成湖北廠就因此關門並裁員4000多人。

袁明仁說,「部分產業在中美貿易戰就受影響,現在疫情又來,這讓越來越多台商開始思考,到底要回台還是去東南亞,撤資問題就開始出現。」

內需型產業 問題較小

走到了撤資這一步,不同產業要採取的措施大不相同。袁明仁表示,內需型產業台商的撤資問題不大,要面對的就是租金、員工薪資的問題;租金方面,一般台商在承租之初,除了租金還要多繳一筆人民幣數十萬的轉讓金,如果離租約到期還有一段時間,台商可先當二房東轉租,來減少轉讓金的壓力,等到租約到期再撤離。

員工薪資方面,計時人員比較沒有勞資糾紛問題,但如果是正職員工,且有簽訂勞動合約,就得先看是否已過試用期;若在試用期內,雙方可依據各自情況選擇是否停止僱傭關係;若已過試用期,經雙方協商一致解除勞動合約,台商必須支付經濟補償金,以一年一個月計算;若雙方協商不一致,除了經濟補償金之外,還需經濟賠償金,經濟賠償金也是以一年一個月計算。

不過,袁明仁強調,除非是大型百貨商場,要結束營業才有撤資問題,不然,內需型產業大部分就是關店。

外銷企業方面,袁明仁說,一般企業撤資,盡可能走簡易註銷流程就對了,但要走簡易註銷途徑,必須是有限責任公司、非公司企業法人、個人獨資企業及合夥企業,且無欠稅、欠債;若是股份有限公司,或是被列入經營異常名單、嚴重違法失信、被海關立案調查的企業,都無法進行簡易註銷。

價款延宕 合約須註明

換言之,註銷之前,台商就得先將土地、廠房、設備等物資按大陸當地法規進行轉賣、轉移,「債款、稅務規定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在原物料方面,如果是屬保稅料件,可選擇退運,或退至保稅物流園區,再向海關辦理電子手冊或電子帳冊核銷。

股權、土地與廠房轉讓方面,則會因直接轉讓或間接轉讓而有差異。若是直接轉讓,台商可與受讓方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直接將大陸公司的股權、土地、廠房出售,並向大陸市場監督管理局辦理變更股東登記手續。

若台商要轉讓境外控股公司的股權,則屬於間接轉讓;若境外控股公司的轉讓對象是大陸企業,可能會面臨對方資金無法匯出的問題,因此,台商在轉讓時,必須要在合約註明「資金無法匯出」、「價款延宕」的補救措施,避免損失以及後續衍生的法律糾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