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紓困看得到吃不到

孫效孔
中國時報
政院預定本周提出400億元紓困方案,內容包括延緩繳稅、融資貸款、勞工薪資補助等。(本報系資料照片)
政院預定本周提出400億元紓困方案,內容包括延緩繳稅、融資貸款、勞工薪資補助等。(本報系資料照片)

新冠疫情重挫世界經濟,美國財政部上周火速提出2兆美元的財政紓困方案,仍在國會審議之中。美國聯準會也在本周一緊急擴大貨幣政策,除了將先前的量化寬鬆幅度,加大到無限制購入財政部公債和聯邦機構債券,另外也擴大融通商業本票,又融通證券化資產發行支持消費性及商業性債務,更重要的是,聯準會將史無前例的在初級及次級市場買入投資級公司債或相關之指數型基金。

美國如此如火如荼的端出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是因為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已經開始出現。許多學者專家預估美國今年第2季所得將衰退2成以上,而失業率將飆升至25%,另有1兆美元左右的公司債正因企業營收前景黯淡而面臨違約或降等之風險。針對2兆美元財政紓困的幅度,更有金融專家指出,美國經濟其實需要3.5兆美元的紓困。

眾所周知,台灣的經濟與美國連動性極高,美國對經濟前景如此悲觀,央行、主計總處和其他學者或業者對台灣今年的經濟狀況,顯得相對樂觀得多。正因如此,央行至今除了降息1碼以外,並無任何其他作為。在財政政策方面,行政院推出的「中央政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中,有400億用在「紓困助轉型」上,其中除了中小企業以外,運輸業及觀光旅行業占最大宗。

台灣央行的刺激金融與行政院的紓困經濟方式,與美國最大的差異之處,是美國聚焦於刺激需求,台灣卻仍著眼於解救廠商。政府還沒有體會到,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金融和經濟問題,不是資金成本過高、不是廠商產品或服務沒吸引力,而是消費者實施需求或落實消費的渠道被疫情堵塞了!

當消費渠道堵塞時,降息、降低資金成本已經沒有作用,因為廠商成本降低的好處,無法透過適當渠道轉嫁給消費者。也就是說,即使廠商可以用低廉的成本借到營運資金,廠商們得不到資金該有的報酬,因為消費者不來。疫情肆虐的期間,廠商該攤銷的固定成本完全泡湯,即使不雇人、關上店門,也要蒙受損失。

央行昧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本質,還是用降息的老招,當然無法促進經濟成長、抑制失業率上升,當然也無法穩定金融。美國聯準會為什麼要啟動資產證券化融通商業債務、直接買入公司債券?就是幫助受損企業將疫情期間無法避免的損失,想辦法以結構性債務方式遞延到未來,等待復甦之後慢慢攤銷。

行政院的紓困,如果是直接支付金錢予中小企業、運輸業及觀光旅行業,那麼當然可以彌補企業們因為消費渠道堵塞而蒙受的固定成本損失,可是區區400億元絕對不夠。如果是以銷售補貼方式為之,就算搭車、用餐半價或住宿超低折扣,消費者還是不會上門,這種紓困企業們看得到,但吃不到!

美國財政部的紓困,首先就包括「直升機撒錢」,成人每人1200美元,消費者有了錢,就會突破堵塞的渠道去消費,從需求面直接推動需求。在台灣實施的話,應該比照香港的水準,每人至少500美元。實施時以銷售點認證方式,鼓勵拿到錢的人去認可的消費點使用,以避免替代性消費,這樣才能真正解決企業營收停頓的慘況。

(作者為開南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