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衝突:媒體關注美日軍事介入前景與保持「戰略模糊」

·6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副首相首相兼財相麻生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在倫敦七國財長峰會期間,2021年6月3日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周一(7月5日)表示,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中國進攻台灣,日本可以行使集體自衛權同美國一同保衛台灣。

這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共建黨百週年講話重申解決台灣問題的決心後日本領導人首次在台灣問題上表述立場。

麻生太郎說,「如果(台灣)發生了主要的事件,並且涉及危及生存的情況,在那樣的情況下,日本和美國就必須要防衛台灣。」

英國《泰晤士報》稱,麻生的這番表態標誌著「日本對北京政策的轉變」,引起中國官方「迅速、強烈」的回應。

7月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說,麻生太郎這種言論「極其錯誤並且危險」,中方「強烈不滿」、「堅決反對」。

此前,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首次訪美時也曾提到日美雙方在「台灣海峽和平穩定問題」以及「和平解決海峽問題」上的共同利益。報道說,那是1969年以來美日領導人首次作此表示。

當時,中國駐美使館對菅義偉的聲明表示「堅決反對」。

一周後,菅義偉在日本議會辯論中解釋,他前次聲明中提及台灣,但「沒有為台灣周圍任何突發軍事行動作出承諾」,也就是說,並不意味著日本自衛隊一定會介入可能發生的(台海)衝突。

集體防衛權

美國同日本有共同防衛協定《美日安保條約》,美國一直希望日本承擔更多軍事義務。儘管安倍政府在2015年解釋說,日本憲法允許在盟國受到攻擊時提供自衛幫助,但日本使用武力仍然受制於戰後的和平憲法。

2015年安倍時期日本通過了一系列安保法案,擴大了部署日本自衛隊的條件範圍,添加了日本在生存受到威脅的情況下自衛的條件。

安保法案的通過被視為安倍成功為日本自二戰後訂立的和平憲法鬆綁的重要一步。安倍當時說,面對中國崛起等挑戰,安保法案對日本是必需的政策。

日本自衛隊
2015年安倍時期日本通過了一系列安全法律,擴大了日本自衛隊使用集體防衛權的條件範圍

蘭德公司研究員霍農(Jeffrey W. Hornung)在《外交政策》雜誌撰文說,問題取決於日本領導層對沖突的看法。如果日本受到直接攻擊、包括對美軍基地的攻擊,這會被日本認為危及到日本生存,他們就會加入戰鬥行動;

但是如果日本沒有受到攻擊,衝突範圍有限,日本的軍事行動可能就只限於非戰鬥性的後方輔助行動。

「戰略模糊」

近期,英國媒體也在關注美軍在日本的空軍基地在台海衝突中可能發揮的作用。

《金融時報》的分析認為,一旦台海發生戰爭,美國就會依賴在日本的空軍基地。但是那樣東京就可能被捲入衝突。特別是當中國試圖摧毀基地反制美國、攻擊日本的基地的時候。

報道說,美國和日本的外交官正在研究關於採取美日聯合行動的法律地位問題,包括使用日本基地以及日本能夠向同中國作戰的美軍提供何種後勤支持。

霍農也認為,美國介入台海衝突時就需要使用日本的基地,而且,日本自衛隊的支持能令美軍為首的軍事行動效果倍增。

但是他還指出,考慮到日本並非台灣的正式盟國,日本不大可能宣佈無條件軍事支持台灣自衛。

他認為,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份的聲明也和美國一樣,是一種「戰略模糊」。對軍事義務保持模糊的好處是,中國在攻打台灣的時候不得不把日美捲入戰爭的可能考慮在內。

「聯合籌劃」

殲-10戰機
中國的海空軍在台灣附近頻繁活動加劇了美日擔憂,雙方開始聯合制定應對計劃(中國的殲-10戰機)

媒體關注的另外一個焦點是,在中國加強台海軍事部署的同時,美日「戰略模糊」的同時也在做「戰術凖備」,包括聯合軍演、聯合制定軍事計劃。

《金融時報》在近期報道中引述美國前官員稱,(美國)的最終目標是要和日本就台灣衝突的前景制定一個一體的戰爭計劃。

報道引用6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透露更多詳情,從特朗普總統執政末期開始美國和日本的軍事官員就開始為可能發生的衝突制定計劃。計劃內容包括頂級機密的沙盤推演和在南海和東海舉行聯合軍演。在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菅義偉執政時期仍然將繼續執行上述計劃。

報道還引述曾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的薛蘭迪(Randy Schriver)說,解放軍多方面的行動使得美國和日本一起思考關於台灣的新辦法。「一些訓練活動是通用的」,諸如「在救災場景下」的兩棲登陸演習能「直接應用於」任何在釣魚島或台灣海峽的衝突。

「三方協調」

彭博新聞社防務記者艾克斯(David Awx)說,美國和日本聯合籌劃「用意很明顯」,因為「西太平洋地區的地理基本上決定了日本在聯合防衛台灣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蘭德公司研究員霍農認為,在美國捲入台海衝突的時候,使用日本的軍事基地是美國對日本「最低限度的要求」。

一名美國官員在《金融時報》的報道中說,美日應該盡快同台灣建立三方共享機制,分析中國海空軍動向的情報,特別是在台灣東部的宮古海峽,日本的傳感器從東北覆蓋那裏,台灣從西南覆蓋那裏。

這位官員還說,台美、日美存在某些數據分享,但是還沒有直接的三方機制。這種事情不能在緊急情況發生的時候才做,需要現在就著手做。

另外一名官員則透露,美日台已經在2017年採取了微小、但很重要的步驟,即同意分享軍機密碼,有助於他們識別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