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是阿富汗 自己的國家自己挺

·4 分鐘 (閱讀時間)

人類對遠方發生的事通常是疏離的,或許輕呼一聲「好可怕!」然後繼續轉著電視邊吃晚餐。但近期遠在中亞的阿富汗發生的事卻勾起了台灣輿論熱議,原因並非台灣社會特別關心阿富汗人民的安全與福祉,而是因為有人說這是美國背棄盟友的明證「今天阿富汗,明天就會是台灣」。

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發動阿富汗反恐戰爭驅逐和蓋達組織合作的塔利班政權,為了肅清阿富汗境內的恐怖組織勢力,美軍在阿富汗經常性部署約2.4萬名陸軍部隊,2010至2011年最高峰時甚至達到10萬規模。20年來美國投入兵力數10萬人次,直接軍事支出超過1.5兆美元,但除了導致超過3500名盟軍士兵死亡,超過2萬名美國士兵受傷外,阿富汗政府軍和塔利班游擊隊的內戰依然持續。

與此同時,2004年獲美國扶植上台的阿富汗政府卻長期存在貪腐問題,社會貧窮困境依舊,因此阿富汗政府軍雖然規模號稱30萬且擁有美製先進武器,但卻軍備廢弛軍心渙散,終於民心離背。這也是為什麼拜登總統4月分宣布在911事件20周年前夕把美軍全部撤離阿富汗後,軍力不足8萬塔利班能以極快速度攻城掠地,最後導致8月還沒結束政府軍便已潰散,總統出逃。

阿富汗政府方的潰敗確實引發輿論質疑美國是否背棄盟友?而拜登8月16日回應「美軍不會也不應該為無意為自己奮戰的政權流血」,「美軍不應該為他國內戰流血」。阿富汗內戰故事確實有種國共內戰後期的即視感。美國曾經在1949、1979年兩次放棄中華民國,更嚴謹地說,美國是放棄了當時的國民黨政權。這也是部分國民黨人對於美國懷有疑慮的根源。

但我要強調,台灣不會是阿富汗!台美關係也不會重蹈1949年、1979年的覆轍。

首先,美國出兵阿富汗的目的是要打擊與蓋達組織合作的塔利班,而不是為了協助阿富汗建國或者制度移植。因此當蓋達組織對美國本土的恐怖威脅降低,2020年塔利班承諾不再讓阿富汗成為恐怖分子的庇護所後,美國對於持續投入阿富汗戰爭的意願也就降低。再加上美國戰略重心轉向印太區域,拜登認為,美國當前的主要戰略對手中國與俄羅斯,更不樂見美國無限期地投入大量資源協助阿富汗政府維穩與振興。因此下定決心將美軍抽離阿富汗。相較之下,今日台灣不只在美中戰略競爭格局下扮演關鍵角色;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更是台美兩國的共享價值,是台美關係最強而有力的連結。

第二,台灣政府與社會的健全程度遠非威權且治理失能的阿富汗政府所能比擬。台灣不是當年扶不起的阿斗,在台灣社會與歷屆政府的努力下,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21年世界競爭力年報」評比中,台灣在64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第8,「經濟表現」排名第6,「企業效能」第7名,「政府效能」排名第8、「基礎建設」排名第14。台灣國家能力和自主產業經濟實力是世界各國都爭相合作的盟友,台灣和國際是合作互惠的關係,而非片面的依賴誰。

第三,台灣社會和當前的執政黨有自主捍衛國土的決心。蔡英文總統自2016年上任以後,便不斷強調「國防自主」,推動國艦國造國機國造飛彈研發,同時對美軍採購先進軍備。台灣自主國防意願與能力穩健提升。

正是因為台灣在價值、產業經濟、國防安全的自立自強。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17日回答記者提問時強調,「美國對台灣和以色列等盟友的承諾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換言之台美穩固的夥伴關係將長久維繫。

台灣不是阿富汗,台灣是和以色列同等級的美國重要戰略夥伴。太陽花學運時期的名言「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任何國家最大的敵人永遠是內部的巨嬰心態和投降主義,期待政黨和社會團結在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共同體之下,共同發展國家,防衛國土,共同捍衛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這才是確保台灣前途不被片面改變的根本。(作者為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前海基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