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對共產黨很冷 是心寒的冷不是恐懼的冷

·6 分鐘 (閱讀時間)

北京列舉蘇貞昌等三人為「台獨頑固份子」,禁止他們及家屬進入中、港、澳。原是想藉此殺雞儆猴,卻引來一陣訕笑,謝志偉等「頑固份子」追問自己為什麼沒有列入名單?名嘴討論最大咖的蔡英文、賴清德為什麼沒有列報?馬英九則憂心忡忡的說,做這事要小心,可能引起反效果。

為什麼放過正副總統?

北京突然列報台灣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外交部長為「台獨頑固份子」,卻又放過了總統、副總統,時機上和技巧上都是很值得推敲的。照胡錫進的說法,這是給台獨份子嚴重打擊,讓他們的親友和金主不能在中國作生意,斷其金脈,難以生存。問題是,如果真想斷金脈,直接舉報那個台商支持民進黨,從此不得與其往來,不是比較精準也比較快?或直接點名這三人家人誰在大陸營生,一邊喊台獨一邊賺大陸錢,對台派的殺傷力不是比較強?被點名這三人一不一定還會參與選舉,二不一定有家人在大陸營生,點這三人能有什麼警世作用?

大陸一直很想知道,到底那些台商私底下支持民進黨?這早已不是新聞,大概去大陸作過生意的人,多多少少都被問過同樣的問題。問題是,台商精得很,從戒嚴時代訓練出來的政治警覺性,讓台商絕不會輕易透露自己的政治傾向。而且,多數台商在台灣就是藍綠兩邊押寶,只有多一點少一點的差別。就算在大陸被台企聯叫去參加選舉餐會捐個一百萬,轉頭也可以叫老婆或親人抱兩百萬去捐給小英,只要沒人講,誰會知道那個台商在台灣捐了多少錢給誰?

於是,大陸只能發動「以商圍政」,逼台商及台灣政客在台灣攻擊民進黨政府,或幫大陸講話,用以鑑別誰是鮮花?誰是毒草?問題是,真心挺大陸統一的台商反而多半很低調,那些公開向大陸一面倒的台商,在台灣通常沒什麼事業。而且,在台灣打著紅旗反綠旗,鐵定被罵到爆,社會影響力相當有限。接著就像酒店小姐,拋頭露面人格受損,回頭自然會跟恩客哭訴,跟大陸要更多好處。結果大陸方面還是無法鑑別誰是真心?誰是假意?只能繼續當火山孝子,放話恐嚇「台獨份子」,卻砸真金白銀養了群「促統騙子」。

震懾不了「台獨份子」

所以,這番放話真能震懾「台獨份子」嗎?恐怕未必。但是,大陸六中全會在即,事關習大大連任與歷史決議,蔡總統又講出「兩岸互不隸屬」這麼大逆不道的話,對台系統總得做做樣子以為反制,表示習大大親掌的對台系統還算是有所作為。然此時又不能做得太過頭,把蔡英文和下任可能要選總統的賴清德給列名敵人,那兩岸就更沒什麼好談的了。蔡、賴、及民進黨一干人等,從此更只能向老美一面倒,講話只會愈來愈硬,給習大大製造更多麻煩。

以老共的行為模式,如果這個人言論大逆不道,又真的管得到,用盡方法也會把他立馬逮起來,就像對付香港那些自由派政要或學者一樣。點名這些「台獨頑固份子」,終身追溯刑責,意思就是現在根本逮不到,只能寄望未來予以處分,有點通緝令的味道,卻又不敢真的懸賞抓人。如此矛盾拿捏,恰好印證了現在兩岸主權司法不相統屬。大陸這種玩法,還不如列出4個「台獨頑固份子」,做成撲克牌的AKQJ,供台辦打著玩,讓自己意淫一下。

北京突然列報台灣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外交部長為「台獨頑固份子」,卻又放過了總統、副總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其實,兩岸之間一直都在幹這些意淫大於實質的政治宣示,而且還講得很認真。早年對岸放話要「血洗台灣」,老蔣要「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對岸近四十年不斷宣傳只有「一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兩個中國」。連「九二共識」也被詮釋為等同「一個中國」,使得66年來兩岸領導人首次見面的「馬習會」,既沒有為過去恩怨畫下句點,也沒有為未來和平開創新局,像個一夜情一樣進完飯店過完場,就沒有後續了。眼見軟攻無效就來硬的,卻把兩岸人心愈推愈遠,想收也收不回來,戰狼外交與美中關係也撞上同樣矛盾。老習一派,在國內當官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慣了,完全沒意識到溫情與暴烈之間的不對稱效果,一邊請喝咖啡一邊又玩著手槍逼婚,那叫作「恐怖情人」,一次就夠了,誰以後還敢喝你的咖啡哪?

台灣人對恐嚇無感

黃珊珊曾在某次網路訪問中,很技巧的描述兩岸關係就像「北風和太陽」那個故事。溫暖的太陽才能讓人脫掉大衣,卸下心防,狂吹北風只會讓人躲進屋裡,更加遠離。但老共官僚從來就無法理解這種政治技巧,只會成天對台灣吹奏張鎬哲那首「北風」:「北風又傳來熟悉的聲音,剎那間讓我(台灣)突然覺得好冷,彷彿在告訴我(台灣)走得太遠,有沒有忘記最初的相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0。」卻把台灣人心,吹得離大陸愈來愈遠。台灣人心中的那種冷,是心寒的冷,不是恐懼的冷。

從台灣人民對這次點名事件的普遍反應,可以看出台灣人心防已經強到對這種恐嚇漸趨無感。連那首兒歌「坐上那動車去台灣」,形同畫出2035年統一時間死線,也沒在台灣引起什麼波瀾?老習一派這幾年,把台灣對大陸僅存的一丁點好感都消耗殆盡,連恐嚇手段也因邊際效用遞減律而趨近於0,只剩下武統一條路。這一套打法簡直是「搞著統戰反統戰」的經典負面教材,毛澤東在墳墓裡,應該都會氣到跳起來罵人。

台灣人心防已經強到對這種恐嚇漸趨無感。(湯森路透)

下回,對岸再有什麼恐嚇之語,或軍機再來犯我西南空域,就別浪費那麼多唇舌跟他絆嘴了。「北風」副歌音樂下,應該就能說明一切了。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公投的後座力將撞得藍綠兩黨渾身黑青

為什麼政治人物總喜歡用「恨」來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