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必須平衡親美友日和中

近日有法國媒體發布文章:美好與富足的年代已經結束了,並且配上觸目驚心的照片:高昂的物價,混亂的街頭,透支的國家,血腥的戰爭,而且似乎看不到盡頭。其實歐洲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繁榮是建立在包括俄羅斯的廉價能源,第三世界被低估的基礎物資與要素價格,以及物美價廉的中國工業產能之上的。這就是全球化的紅利。

生產的全球化有利於合理利用資源和生產要素在全球的配置,有利於資本和產品在全球性流動,有利於科技在全球性的擴張,有利於促進後進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例如亞洲四小龍,以及隨後中國大陸、越南、印度的崛起,這是世界經濟發展的自然結果。全球化使得資本輸出者得到更高的資本報酬,消費者得到物美價廉的商品,要素進入生產價值鏈得到了應有的報酬,和平帶來的全球化紅利於焉產生。

可惜某些領導的西方民主國家享受著全球化的紅利,他們的菁英無力解決自己的內部分配問題,卻將民粹仇恨導引到國家間分配的問題上,還想在現有的基礎上再加上一把固化全球化紅利分配的安全鎖,可以遏制後發國家的上升階梯。因此在過去幾年,制定全球規則的西方領導國家一再修改或無視他們過去制訂的規則,違反全球化比較利益法則與自由競爭精神。

中美兩個最大生產與消費國之間的貿易戰就是此一行為的具體表現。因為中美貿易戰導致的供應鏈重組與中美脫鉤,原本就已經對全球化供應鏈與產業分工秩序產生極大的破壞,中美之間的角力還從貿易領域蔓延至科技與金融領域,再疊加新冠疫情、俄烏戰爭與極端氣候,歐美通膨飆升到40年來的高位,中國也發生了罕見的經濟減速。華為任正非近日就說:「未來10年應該是一個非常痛苦的歷史時期,全球經濟會持續衰退。全球的經濟在未來3到5年內都不可能好轉,加上疫情影響,全球應該沒有一個地區是亮點。」可見全球經濟前景的黯淡。

要共同應對眼前的經貿危機,現階段理性的歐美必須修復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必須取消對中國加徵的關稅,讓雄厚的中國製造業參與世界分工,恢復全球供應鏈,讓東亞辛勤勞工生產出口,亞洲的經濟引擎將重新啟動;放棄削弱或肢解中國或俄羅斯的企圖,務實地調停俄烏衝突,能源和糧食價格將會應聲下跌,則全球的通脹將立刻下降。然而,許多東西方國家的領袖明知問題的癥結,卻毫無作為地如夢遊者一般放任少數的政治菁英引導、煽動民粹的對撞,這將加劇悲觀的前景。

台灣作為全球化的得利者。台灣出口的40%集中於大陸,大陸龐大的市場每年給台灣超過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中國百大出口廠商裡又有將近1/3的台資企業,可見台灣的經濟高度依賴台灣─大陸─歐美這樣的經濟大循環。但有些台灣人認為台灣是因為成為了美國主導的「文明世界」的一員,擁有共同的「民主自由」價值觀,因此獲得了來自歐美日的科技和先進產業轉移,並且獲得了全球化的大市場才會如此的繁榮,不是因為依賴中國市場。這使得他們有充足的底氣背靠歐美日去面對中國。

就像是歐洲早已習慣了俄羅斯的廉價能源與烏克蘭的充足糧食,若輕率失去了才感受到苦楚一樣。台灣作為一個外向型的依賴出口的經濟體,早已習慣了大陸是市場與生產基地,是內嵌在參與全球經濟循環的重要節點。所以台灣不但必須堅定的站在全球化開放的一方,也必須智慧地在「親美、友日、和中」三者之間保持平衡。(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