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拍不出寄生上流?台劇揭背後關鍵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記者劉秀敏/綜合報導

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在第92屆奧斯卡橫掃四大獎項,成為本次頒獎典禮上最大贏家,也奠定韓國影史的重要里程碑。消息傳出後也在台灣引起討論,許多人好奇的是:「為何台灣拍不出《寄生上流》?」事實上,《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去年在坎城影展獲頒金棕櫚獎,上台致詞時表示:「這個獎項是獻給韓國所有的電影人」,說明了《寄生上流》的成功不是單靠一部巨作來突圍,而是韓國在影視產業長年的投資得到豐收。

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在奧斯卡上大放異彩。(圖/Catchplay提供)
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在奧斯卡上大放異彩。(圖/Catchplay提供)

針對台灣與韓國的影視產業現狀,《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也發文討論,感慨兩國對於產業投資的巨大差距,近年來韓國影視作品不斷衝擊國際,像是大膽砸下百億成本的《與神同行》、創意和票房兼具的《屍速列車》、闡述光州事件的《我只是一個計程車司機》等,更別說一部部膾炙人口的韓劇和風靡全球的KPOP,這一切都是非常完整的團隊作戰,經過長達數十年的積累,才趕上長期由西方主導的影視娛樂圈,打造具有韓國風格的作品。

做為台灣第一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開拍以來話題不斷。(圖/friDay影音提供)
做為台灣第一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開拍以來話題不斷。(圖/friDay影音提供)
做為台灣第一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開拍以來話題不斷。(圖/friDay影音提供)
做為台灣第一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開拍以來話題不斷。(圖/friDay影音提供)

雖然台灣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俗女養成記》或是《想見你》等劇也獲得極大回響,民眾也以為影視產業復甦、要起飛了,但在這些少數成功案例的背後,有的是更多死在沙灘上的團隊,因為缺乏資金、資源,從拍攝、後製、上架到行銷,團隊每一個環節都在單打獨鬥,就像站在前線在等待支援的士兵。運氣好的活下來,運氣不好的賠了一屁股。因此若期望台灣能有相同的表現,就像「沙漠中想養出金剛」,但結果只會有刻苦耐勞的駱駝跟仙人掌。

《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發文感慨台灣與韓國在產業投資上的差距。(圖/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發文感慨台灣與韓國在產業投資上的差距。(圖/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排社》直言,作為台灣第一部政治劇,在製作和上架都歷經許多困難,好不容易在年初於friDay影音播映也獲得廣大的迴響,但過程中的艱辛也讓團隊感慨「韓國能,台灣也能」,只是一個健全的產業環境,需要政府、平台方的共同努力,單靠製作團隊單兵作戰,很難追上國際龐大的產業團隊。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才剛去抓姦!下秒嚴立婷竟被帶進毒趴:多待一秒都是污辱
劉明峰「外海漂流3日」下船時間曝 拍片為鑽石公主號送暖
拿小金人蹭熱奉俊昊!韓女星李荷妮裝熟挨轟「寄生上流」
羞爆了!楊冪機場偷看女女禁忌片被攝…網燦笑:原來你腐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