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壇家暴利器之首─馬牌不沾鍋

·7 分鐘 (閱讀時間)

猴爺貼出千字文說明他對四項公投「四個開放」的立場,明顯與黨中央「四個同意」立場相左,又不參與藍營投票前造勢晚會,讓戰鬥藍與黨中央很不以為然,大罵猴爺「不沾鍋」。在公投戰前,先引爆一場藍營內戰。

藍營「不沾鍋」的第一品牌是「馬牌」

但講起「不沾鍋」,起源於官僚系統「不做不錯」的傳統智慧,在藍營更是歷史悠久。二十多年來,藍營「不沾鍋」的第一品牌是「馬牌」。「猴牌」只是剛在嘖嘖募資上市的新興品牌,其應用範圍與防護效果,尚屬生嫩,還須向馬牌多多學習。

馬牌不沾鍋的首要功能是保護馬爺,而且要滑而不膩,滴水不沾,不准有阿基里斯腳踝這種弱點暴露,保護力直逼鋼鐵人裝甲外殼。媒體報導只要有一丁點不如馬意,一定發文更正,此為「馬更正」之由來。打電話給媒體高層壓掉不利新聞,更不是新聞。這還只是髒污好沖洗的基本功能,與一般不沾鍋沒有太大區別,真正厲害的是遇上重大事件也能不沾不碰,還能夜襲友軍。

2004年連宋配,馬在大團結氣氛下不得不接任競選總幹事,但每天早上中央黨部12樓的晨會,永遠是國民黨秘書長林豐正,和親民黨秘書長蔡鐘雄主持,決定各項選務,從沒見過馬的身影。造勢晚會排排站拉手喊當選時,馬總是閃到最邊邊相片死角,幾乎從未出現與連宋二人拉手畫面。選戰中,馬市府教育局至少發了兩次公文,通令全市各級學校教師,不得在課堂上談論政治與選舉,以保持「行政中立」。市府各單位也以不同形式收到類似指令,競選總部接到許多回報,不論活動或投票,北市基層根本沒有動員。

戰鬥藍與黨中央大罵猴爺「不沾鍋,。在公投戰前,先引爆一場藍營內戰。(湯森路透)

他的市府大將鄭村祺組織了「廢票聯盟」,號召了33萬張廢票,空前絕後的高,而當年連宋只輸阿扁3萬票。馬的貼身戰友金爺,乾脆辭去市府職位不參與輔選,成天綁個馬尾跟綠營大老林濁水在喜來登咖啡廳暢聊。金爺選後馬上回市府當上副市長,大概也算是一種背刺獎勵。

馬幕僚對著連宋破口大罵

開票當晚,六人小組會議,馬的幕僚衝進會場,對著連宋破口大罵,意思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應該認輸,不應驗票。後來大概情勢已難挽回,老馬一個人默默從八德大樓樓梯走下停車場,回市府宣布回復市長職務,不參與所有驗票與抗爭活動。許多參與驗票工作律師,也接到馬的電話,希望他們撤出。中央黨部組發會幾十個人,只放一個人來辦驗票事務,其他人皆托詞要輔選立委,若被連主席逼急了,還會吼回去:「驗什麼票?我們還有馬英九嘛!」

327二十萬人上凱道那天,不到中午,新聞就報國民黨立委去申請了中正紀念堂路權,馬市長希望活動到下午四點就結束,因為怕晚上活動會出事。然後,這場抗爭就此被抽了後腿,無寂而終。當時國親高層對馬怨聲載道,說好的國親合作一家親呢?但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大局為重,誰也不敢公開嗆馬。

到了2006年紅衫軍,類似戲碼又重演一次。先是阿扁罷免案前,國民黨在松山菸場辦造勢大會,宋主席受邀參加,主持人卻至少讓其他講者插隊兩次,一直不給老宋講話。我躲去場外燒香(抽煙),看到馬的座車就停在對街路口,最少停了兩柱香(菸)。終於老宋上台,才剛開口「各位鄉親大家好」,馬的座車立刻開到門前,主持人高喊「歡迎馬市長……」老宋當場只能交出麥克風,帶著被強姦的心情黯然離場。接著親民黨在凱道辦嗆扁大會,後頭的中央黨部正在開國民黨重要會議,眾皆建議馬不能不去現場表態一下。於是,我們就看到一個大約有2百警力組成的菱形空心陣,圍著馬向舞台緩緩前進,一路推開群眾,保護馬主席上台,然後不知所云的敷衍了幾句。同樣規格在紅衫軍第一夜又演了一次,上百警力背對背面朝外排兩排,宛如紫禁城皇上御駕通道,把所有人硬推到旁邊,我們後台工作人員被迫彎腰蹲在舞台下,恭迎馬主席上台致意。

後來的事大家都比較有記憶了。馬主席以身為台北市長,維持治安為由,從不參與紅衫軍活動,而且不斷透過各種管道,希望紅衫軍撤去台北車站,最後等到人盡氣散,再行驅離。

是國民黨要靠我,不是我要靠國民黨

馬牌不沾鍋還有個特色,不但不沾麻煩事,而且還不讓自己人沾。彰化大老陳釘雲,在2008年馬選舉時,出錢出力幫他在彰化辦了千桌萬人餐會。選上後某次國民黨大型聚會,一堆人圍著馬總統拍照,陳大老等到人少,捏著自己名片擠去馬身邊想打個招呼。好不容易擠到台前,遞出名片:「馬總統,我是陳釘雲,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記得啊!你是宋楚瑜的好朋友嘛!」氣得陳大老轉頭去了老宋辦公室,整整發洩了一下午。

綜合起來,馬牌不沾鍋有三個特色:第一,會惹到綠的或跟扁對抗的東西,一律不沾,以保護自己頭臉,免受綠軍文宣碾壓,頗有星爺不准打臉的Fu。其次,我能選上是靠我這張臉,是國民黨要靠我,不是我要靠國民黨,這些地方小強髒東西不要來蹭我,我也不會讓你們蹭。最後,也是最厲害的,馬牌不沾鍋雖不能當作討債報仇的對戰武器,卻是可以關起門來猛敲自家人後腦勺的家暴利器與背刺暗器。而且被打的人還得大局為重,泛藍團結,不得回嘴或還手。最妙的是,馬牌不沾鍋如此油滑,依然深得藍營群眾鍾愛,含血含淚還得照樣投他,簡直是件神器。

換句話說,全台灣最沒資格罵人家不沾鍋的,就是這位馬牌不沾鍋的祖師爺。比起馬牌不沾鍋,猴爺的不沾鍋真的保護力太弱,只能算是臨時拿來閃避四射砲火用的,卻保不住身上各處被自家人貓到黑青。猴牌更缺乏馬牌那種甩鍋能耐與暗器功能,猴爺自己可能也對不沾鍋這種新生產品不熟,火侯練得不夠,時機與廚藝尚待加強。要知道,不沾鍋導熱能力遠不如鑄鐵鍋,煎牛排時得要預熱久一點,用來臨時處理危機,以為五分起鍋其實三分,很容易砸鍋。

政治不沾鍋這種產品,人人都想用,卻沒幾個人用得了。(攝影:王侑聖)

話說回來,政治不沾鍋這種產品,人人都想用,卻沒幾個人用得了。要產出自己品牌的不沾鍋,臉皮要夠厚,心腸要夠黑,人情要夠薄,手段要夠狠,背後深藏高端政治智慧。否則那個絕污塗層就會有破口,一撮雞蛋鍋巴便會令所有保護努力功虧一饋,更當不成家暴利器和背刺暗器。猴爺不沾鍋雖然已經上市,但產品功能與使用技藝,都還有很大精進空間。

誠心推薦,台灣政治不沾鍋理想品牌第一名,只有馬牌,其餘免談。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內幕】連任或直攻2024?侯友宜公投千字文凸顯主體性 傳農曆年前後將有「重大宣布」

陳嘉宏專欄:他不是在發廢文─解讀侯友宜的未來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