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旅行法 陸學者:帝國干涉法

特派員徐維遠╱北京報導
中時電子報

旺報【特派員徐維遠╱北京報導】

美國聯邦眾議院日前通過《台灣旅行法》,鼓勵台美官員提升來往層級。對此北京航空航太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13日表示,該法破壞了中美建交以來三個聯合公報及其政治基礎,反映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並沒有成功、中美仍處於對抗階段;他並稱,如此「帝國干涉法」並不具有實際執行利益,台當局尋求美國協助,並非台灣面對兩岸關係的正確思路。

田飛龍表示,台灣與美國沒有法律上授權關係,美國國會對台單行立法不具有美國憲法及立法基礎,該法突破美國自身憲法與國際法界線干預他國事務;此外,該法也破壞了中國與美國建交以來三個聯合公報及政治基礎,對中美原有的外交與政治基礎的造成單方面破壞,反映美國在外交與戰略思維上方寸產生混亂。

中國崛起成為假想敵

「這也反映美國無法從容看待中國崛起」,田飛龍指出,中國已取代「蘇聯」成為美國最大假想敵,因而直接出手遏制、無視中國對自身國家利益的捍衛決心,造成中美關係面臨嚴峻挑戰,進入「修昔底德陷阱」;今日該法如同歷史上斯巴達對崛起的雅典做出的反應一樣,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訊號。

田飛龍說,該法未完成立法程序,仍需要參議院通過和總統簽署,此時美國三權分立或有作用。眾議院反映美國地區選民意見、鷹派力量占多數,參議院偏於菁英思考、平穩考慮問題;且川普以貿易利益為主,參議院和川普能否節制該法案?或者即便通過,該法案屬鼓勵性而非強制性法案,什麼層級官員可和台灣來往,川普在執行也保有彈性空間,考驗著美國當局的成熟性和外交的協調效果。

非台對兩岸正確思路

田飛龍進一步表示,南海仲裁案結果只能由美國來執行、但美國執行不了,最後妥協,導致美國聲望下降;川普單方面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但全世界反對,即便寫入法案都沒有意義,上述案例證明美國用國內立法干涉他國事務,不照顧其他大國核心利益、窮兵黷武、最終損害的是美國在全球領導權的軟硬實力。

田飛龍表示,台灣當局特別渴望美國通過該法案以尋求支持,但如果簡單迎合美國不具有實際執行利益的「帝國干涉法」,那並非台灣面對兩岸關係的正確思路。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