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異聞錄──基隆

二師兄
中國時報

在台灣,有一座沉默的城市,居住著一個沉默的民族。

台北嘲諷在座各位都是南部時,他們視之不見。

台南誇耀自己巷弄複雜時,他們聽之不聞。

澎湖人自負海鮮天下無雙時,他們嗤之以鼻。

直到,宜蘭人以雨都自居時,他們終於不再沉默。

他們的城市既是山城,也是港都;既是北部,亦是雨都。

我離開小嬿家的時候,一個男人正站在門口。

外頭仍下著雨,男人卻沒有撐傘,默默地淋著雨,身形清瘦剛健的身體彷彿已經跟雨勢融為一體。

調查過台灣各縣市資料的我,當然知道這個掌管基隆地下秩序的男人。

男人沒有名字,大家都叫他吉祥哥。

「吉祥哥……你怎麼不撐傘?」我愕然。

「怕雨的人才撐傘。基隆人不怕雨。」吉祥哥淡淡地說道。「二師兄,跟我走一趟。」

那當然不是問句,在很多地方,吉祥哥說的話就是命令,沒有人可以違背。所以我只能跟吉祥哥來到基隆。

只是我想不到,像吉祥哥這麼有排場的人,移動方式居然是大眾運輸。他彷彿天生就內建著精密的交通轉乘技能,一路從客運轉公車,途中沒有看過一次站牌上的乘車資訊,就來到基隆的一座公車站。

這個車站有個煞氣的別稱,叫「惡性循環站」。

微風吹過,濃烈的海味撲鼻而來,當中夾雜著一絲鹹腥的血味,我不禁打了個哆嗦,下意識掩住口鼻。

周遭行人看見我的動作,紛紛停下腳步,對我投以看待外地人的敵視目光。

直到他們看見吉祥哥,才回頭做自己的事。

吉祥哥領著我進了車站對面的大樓,搭著電梯來到某個樓層。

「先吃飯。」吉祥哥指著桌上的一碗湯:「這間肉羹不錯,你試試。」

我忐忑地走上前,試探性動了一下湯匙。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淋到雨的關係,那碗肉羹的勾芡很薄,稀得像碗清湯。

「我不餓,吉祥哥你有話直說吧。」我嘆了口氣。

吉祥哥站在窗邊,從口袋中拿出一根吉古拉,用打火機點燃,叼在口中。

從窗戶居高臨下往外一看,就能看到大樓對面一座兩層樓高的遼闊平台,平台旁的建築物上寫著「和平廣場」幾個大字。

「聽說過這裡吧?」

我點點頭。

那裡之所以稱為和平廣場,是因為基隆所有的紛爭都可以在這裡解決。

小至情侶吵架、小孩沒簽聯絡簿,大至黑道尋仇、幫派火拚,只要到和平廣場走一遭,所有的糾紛都能平息。

自古以來,和平本就建立在鮮血與屍骨之上,所以當地人也管那裡叫「天空競技場」。

「過去幾個月,你不斷在網路上發佈引戰言論,因為沒有牽扯到基隆,我都當作沒有看到。」吉祥哥吐出一口天知道哪裡來的菸,緩緩說道。

「但你說宜蘭是雨都,真的太超過了。」

「你引起了紛爭。」吉祥哥俯視著大樓底下的芸芸眾生。「有紛爭,就要解決,這是規矩。」

「怎麼解決?」我不安地問。

「你有三條路可以選。」

吉祥哥捻熄剩下半截的吉古拉,丟進嘴裡咀嚼。

「第一,進天空競技場,跟我的人打一局。」

一股涼意緩緩爬上背脊,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吉祥哥。其實這道理很簡單,如果紛爭大到無法解決,那就解決製造紛爭的人。

「我只不過在網路上講了幾句幹話,你就要置我於死地?」我的聲音顫抖。

不對勁,台灣人內鬥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當然不是造成戰爭開始的原因,這點吉祥哥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不打也行。」吉祥哥伸手指著公車站旁邊的斑馬線。那是一條好長的斑馬線,看不見盡頭般向遙遠的地平線延伸。

「那條斑馬線的對面就是海洋廣場,你只要能在綠燈結束前從這端走到那端,我就放你走。」

我看看斑馬線的長度,又看看號誌燈上的秒數。

「吉祥哥,你是不是一定要我的命?」死到臨頭,我反而冷靜了下來。

吉祥哥挑眉,饒有興味的看著我。

他突然開口問道:「你知道從基隆到台北市,搭客運要多長時間嗎?」

我一愣,想起過去曾經問板橋人中哥有沒有去基隆玩過。中哥搖搖頭跟我說:「太遠了,我不常出國。」

「痾……兩天?」我回答。

「只要半個小時。」吉祥哥說道。

我一愣。

「從基隆到台北真的很容易,也許實在太容易了,很多年輕人一去就捨不得回來了。」

吉祥哥抬頭看著天空。

「你知不知道過去的基隆有多繁榮?擁有台灣北玄關的稱號,光靠一個基隆港就能帶動整個北台灣的興盛……現在呢?他們居然稱基隆為全台最北南部。」

吉祥哥拿出手機,把螢幕轉向我這邊。

「這是……」

「這是我家牆壁。」

手機畫面裡,潮濕的水氣凝結成水滴,吸附在斑駁的牆面上。

「這座城市正在哭泣。」吉祥哥輕聲呢喃:「基隆已經沉默太久了,我們需要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倏地,一聲淒厲的鳶啼劃破天際。

高空之中,雄鷹歛翼,驟然撲落,像是一道凌厲的黑色閃電。

電線杆上一只來不及起飛的烏秋剛剛張開翅膀,就被猛禽尖銳的爪子給牢牢扣住。

雄鷹展翅,盤旋拔升,破空而去。

我赫然明白,宜蘭並不是唯一渴望戰爭的城市。

「過去的一個禮拜,我已經對全基隆的委託行發出消息,要在世界各地的走船的基隆人回來助拳。」

吉祥哥打開辦公室裡的一台電腦,把我按在桌前。

「你的第三條路,就是發一篇文章,替我對全台灣放話。」

「告訴他們,戰爭要開始了。」

「告訴他們,基隆才是真正的北部。」

「告訴他們,基隆即將再次偉大。」

吉祥哥露出猙獰的笑容,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告訴他們,基隆市長玉照即將充斥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吉祥哥赤裸裸的野心讓我毛骨悚然。

一旦戰爭爆發,將為台灣帶來多慘烈的傷亡?多少家庭即將破碎?多少老百姓即將陷於水深火熱?

我又怎麼能因為一己安危,置自己千萬同胞於險地?

「你以為用性命要脅,我就會替你引起戰火?未免將我瞧得忒也小了。」我握緊拳頭,冷笑:「我二師兄豈是貪生怕死之輩?你作夢去吧!」

此刻的我只覺得熱血沸騰、慷慨激昂。

我,二師兄,可以站著死,不能跪著活!

「這件事辦成了,我招待你到鐵路街玩一個月。」吉祥哥瞇起眼睛。

「混帳!混帳啊!你這個卑鄙小人!!!」我憤怒地敲著鍵盤。

當時我還不知道,這個舉動將為台灣社會帶來多麼巨大的震盪。

(本文摘自《台灣異聞錄》一書,有方出版提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