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撤「僑」風波和冷漠

文淵
上報

因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和中共官方惡意隱瞞、拖延,致使疫情失控,不得不在1月23日,宣佈武漢「封城」。此後,各國開始了撤僑,陸續將在武漢的本國公民撤離出中國大陸。約有兩千多名臺灣居民亦受困于武漢,應這些被困臺灣人的要求,臺灣陸委會與大陸海基會協商,準備將這些臺灣人包機接回臺灣。這本是無可非議的,而且是于雙方都有益的好事。對台方來說,接回本土居民,使他們能遠離疫區,避免感染並妥善安置,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職責,對一個民選政府更是如此。對大陸來說,可以減少疫區潛在的被感染人員,尤其是對封鎖一些不方便讓國際社會知道的負面消息,有這些不便和不能封口的外人總是麻煩。

不料基於政治原因,因大陸方面不承認在中國大陸的臺灣居民為外國公民,而視同中國公民、境外居民,若和他國同樣撤僑,勢必會有「台獨」之嫌,於是刻意阻撓,不予理睬。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1月28日竟稱,武漢臺胞已獲妥善照顧,無需臺灣包機接回。

臺灣民進黨當局瞌睡遇到了枕頭,其實,他們對此次撤「僑」原本並不上心,因為在大陸已紮根的臺灣人,大部分不是被中共臣服的就是國民黨的死忠。而且撤回臺灣後,勢必要造成額外的負擔,就連如何隔離、安置也是個難題,於是正好借坡下驢,一方面可以堵民間的嘴,也可就此批大陸人道問題政治化。而且在島上不少民眾對接回困在武漢的人也有許多異議,認為他們既然接受了大陸惠台的「公民待遇」,又效忠於中共,何必此時浪費納稅人的血汗,多此一舉回台,乖乖地待在大陸享受「公民待遇」就好。況且,隨著這些人的回台,將病毒瘟疫帶入島內的風險極大,對臺灣民眾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不料民間一些人和在野的國民黨不依不饒,國民黨和台企聯成立七人小組,經各種管道與大陸軟磨協調,並以台商K先生高燒七天缺乏醫療照顧的事情為例,指出與中國所述實際情況不符,敦促大陸當局能比照國際慣例,准許在武漢和湖北的臺灣人撤回。

大概是中共也摸清了蔡當局的心思和底細,既不想便宜了蔡政府,也不想放過給對手製造一個麻煩的機會,又擔心一旦有臺灣人感染,甚至病重不治,會造成惡劣的國際影響,給臺灣以口實,一來二去,也假惺惺地以人道關懷為名,「促成雙方放下政治成見」,遂答應放人。但為與他國撤僑有所區別,避免涉台獨之嫌,採用「臺胞春節包機」方式執行,由大陸東航執飛。由於並非兩岸官方直接協商,蔡當局未來得及深究,於是,「在有關方面的指導支持下,由湖北省和武漢市台辦負責,武漢市台商協會協助」,這才有了2月3日的第一次撤「僑」,搭載247名乘客的首班包機順利降落臺北。

旋即247人中有一人確診被感染,另有兩人出現咳嗽症狀。而且247人中的七成不在臺灣陸委會預先提供給武漢市台辦的優先名單內,3人為臨時加塞,其中1人即是確診患者。於是引發臺灣輿論爭議,普遍認為中國大陸故意安排確診病患登機、無視台方的優先名單等,在人為製造一系列問題。撤「僑」帶來的防疫問題也成為臺灣社會關切的焦點,醫界因擔憂醫療資源不足而發起「拒無限制包機回台」連署行動,隨後,臺灣出現一波反對後續撤離滯留湖北臺灣人行動的聲浪。

此外,陸配擠佔包機名額及包機名單決定權等問題也在臺灣引發爭議。據爆料,機上一些陸配並非臺灣籍人,擠佔了其他滯留臺灣人的乘機名額,社會輿論批評隨之而至。與此同時,居中協調包機事宜的台商、台協與台辦也被指操控乘客名單,排擠了老弱婦孺與重病患者優先乘機的權益。懼於島內強大的民意,台當局於是宣佈,「只要是不具有本國國籍的陸配子女,且目前滯留在中港澳者,一律不予入境。」

飛機由大陸指定,名單由大陸決定,臺灣檢疫人員無緣執法,一切皆由大陸包辦,大概台當局隨即悟出已被對方「矮化」,豈能甘休。遂堅持對等協商等涉主權問題,於是以兩岸官方一系列具體事宜協商未果為由,對原定於5日、6日兩批800人的撤離計畫臨時喊停、告吹。

2月6日上午,台行政院長蘇貞昌強硬表示,2月3日的包機「完全走樣,下不為例」,針對後續可能的包機事宜,提出四點要求:一、弱勢優先,臨時出差到大陸、長期用藥、年長年幼者必須優先;二、檢疫優先,必須落實人員上機前檢驗;三,大陸方面應事先提供名單供臺灣方面確認;四、包機要政府對政府磋商,至少要海基會對海協會,不容許任何中間人居間處理,招搖邀功,明確不准國民黨插手。

2月9日,蔡當局拒絕大陸東航執飛,「擬由(臺灣)華航班機執行下一航次任務」,乘客以200人為限。當天並提交一份121人的「優先返回名單」。對此,大陸國台辦則表示,經湖北方面核定比對,台方的121人「優先運送名單」中排除了大量慢性病患者、60歲以上老人和不滿18歲少年兒童,名單內真正需要優先的不足20人。台當局將球拋向大陸,這一系列凸顯主權的「硬核」主張,大陸絕無妥協餘地,所謂撤僑也就正好收場。

果不其然,2月10日,國台辦表示,因台方2月11日至13日皆拒絕由大陸東航執飛,並稱決定由華航執行載運任務,於是大陸方面斷然拒絕。傳過來的球,最終死在大陸手中。

中共要刻意居高臨下,將臺灣視為轄下行政單位而矮化和霸陵,而台方則拒絕被羞辱,針鋒相對。於是在這種氣氛中,原本一場「無關政治,只在乎生命」的人道主義救援行動,生生地被兩岸政治化戛然而止。目前兩岸都在開動宣傳機器,譴責對方「政治操縱」 、「拒絕合作」、「使用各種理由進行阻撓」,將責任歸咎于對方,當然倒楣的則是被困在武漢、湖北的臺灣人。

針對滯留武漢臺灣民眾無法返台,中共借機煽動新一輪的批台攻勢,將一切過錯推諉于蔡政府。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2月14日指責,臺灣執政黨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勢力企圖利用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疫謀獨」。已被淩辱,吃了暗虧的臺灣當局自不會甘休,臺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做出回應稱,臺北已經向「中國」(注意「中國」這個稱呼)方面提供121名亟需返台的臺灣人名單,而且醫護人員和班機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執行任務;但中國拖延、不合作。陳時中表示對北京堅持不合作的態度感到無法理解,高度遺憾。

被困在武漢和湖北的近千名臺灣人已苦等兩周,至今不知何時飛回臺灣,他們都很著急,不斷呼籲兩岸當局「我們希望回到臺灣」。許多滯留的臺灣人最近都在微信群組中討論如何自救,甚至考慮求助於國際上的難民救援組織。急於回臺灣而被逼無奈的高雄洪姓女子,只好冒險通過一名馮姓男子以15萬元新臺幣(約3萬人民幣)偷渡返回臺灣,洪女15日在Facebook發文稱,成功偷渡回臺灣散播病毒。

又據湖北台辦17日報導,兩位元確診感染的台商被優先安排住院治療,在病癒出院時感激涕零,向省市台辦致謝,「感謝大陸給我們第二次生命」。讀完此消息的臺灣網友留言,「奪去了你們的第一次生命的兇手是誰?」、「滯留武漢的台商們都要好好讀此消息,你們還回來幹嘛呢?偉大的祖國很照顧你們嘛!」

武漢包機回台。(圖片取自郭澔哲臉書)

值得關注的是,面對大陸這次爆發的空前大瘟疫,整個臺灣社會表示了前所未有的淡定和冷漠,甚至出現了限制N95和外科口罩出口的「緊急公告」。針對臺灣宣佈「禁止口罩出口」一事,《人民日報海外版》怒斥稱臺灣如「向大陸釋放善意,哪怕是一丁點象徵性的捐助,大陸同胞也會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臺灣當局卻擺出冷血自私的嘴臉,實在令人心寒和不齒。……更有甚者,臺灣當局為了達到醜化大陸的目的,完全無視大陸方面在抗擊疫情上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組織動員能力和防疫治疫的明顯效果,不斷攻擊大陸的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其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兩岸關係究竟為何會惡化到如此地步?誰之過?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是臺灣沒有愛心,畢竟在大陸改革開放的初期,大批的台商紛紛登陸,大力投資,建廠,為以後大陸經濟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至今台資、台商在大陸的經濟中的地位仍是舉足輕重。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和大陸其他重大天災人禍時,臺灣各界都已不遺餘力地出錢、捐物、出力,幫助大陸抗災救助。且看中共自己當年如何說的:

據中央政府門戶網站2008年5月23日來自新華社的報導稱:

「地震無情,同胞有愛。汶川大地震在海峽兩岸間引發了一場『手足情、同胞愛』的大交匯。災難發生至今,臺灣同胞一直高度關注災情,踴躍捐款捐物並積極向災區提供搜救、醫療等援助。同胞摯愛、骨肉深情在災難面前迸發出令人震撼的力量。」

「汶川大地震發生後,島內自富商至平民的社會各階層莫不盡其所能慷慨解囊,主動、自發地捐款捐物援助災區;身在大陸的廣大台商,也積極匯入賑災的洪流。」

「截至5月14日,台資企業及個人向地震災區捐款累計已達5.6億元人民幣,另外還有大批水泥、食品等救災物資。其中,現金捐款額在10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捐贈者就有12家,包括台塑集團捐款1億元人民幣;張榮發和長榮集團捐款1000萬美元;臺灣鴻海集團捐款6000萬元人民幣;臺灣潤泰大潤發公司捐款5000萬元人民幣……全國臺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得知災情後,向地震災區捐款670萬元人民幣,並立即號召各地會員和台商踴躍捐款,得到了旺旺集團、頂新集團康師傅公司、統一集團等各地台商的積極回應。」

「『捐款的電話快被打爆了,幾乎所有台商都動員起來,很多台商捐了又捐。』這是災後大陸各地台商協會的普遍情況。來自國務院台辦的統計顯示,截至21日,台商、臺胞向國台辦、海協和各地台辦表達意向捐款金額約人民幣7.5億元,同時還捐出一大批救災物資。」

「這支(臺灣紅十字)救援隊創下了臺灣民間首次組織救援隊參與大陸救災的歷史。正如救援隊領隊歐晉德所言:『將臺灣2300萬人的愛心帶到大陸』、『多救一個人是一個人』是他們此行的目的。他們帶來的,不僅是精良的儀器、豐富的經驗,更是臺灣同胞對大陸同胞的兄弟情誼。這次聯合救援行動,已經註定成為兩岸同胞永遠不會忘懷的感人片斷。」

「兩岸同胞在災難面前互相扶持、生死與共,這一感人肺腑的篇章,將永載兩岸關係的史冊。」

時過境遷,才不過十多年,如今兩岸關係竟勢同水火,個中緣由究竟是什麼?且看中共當局,尤其是一尊登臺後又是如何對待臺灣的?可曾有知恩圖報,有過感激之情?他們一直對臺灣實行無休止的騷擾、干涉、顛覆、滲透、恐嚇,妄圖以此來改變臺灣民主自由社會體制的走向,把自己獨裁、極權的意志強加於臺灣民眾。他們就是一群白眼狼,就是一群中山狼。

他們在外交上用銀彈挖臺灣的牆角,肆無忌憚地打壓臺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千方百計阻撓臺灣進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國防上以武統相威脅,不時地戰機、戰艦繞島恐嚇,成百上千枚導彈瞄準臺灣,倡狂高叫「留島不留人」、要實施「斬首行動」、「懲治戰犯」,殺氣騰騰地叫囂 「24小時、72小時攻陷臺灣」;在政治上掏空「九二共識」中的「一中各表」,以霸王硬上弓的姿態,強迫臺灣接受「一國兩制」,以此吞併臺灣。

就在當前舉國疫情失控,封城、封省、封國之惶惶不可終日的時下,中共都不忘政治優先,將政治置於人類健康之上,將政治議題置於優先而不是人道考量。他們利用以不正當手段控制和收買的WHO來阻撓臺灣參加關於病毒防控的緊急會議,踐踏臺灣人民的健康福祉。他們不是全力以赴地去防疫情救病人,還有閒心在2月9日至10日,24小時內連續出動轟6及殲11等軍機執行「遠海長航訓練」繞臺灣飛行,並於10日短暫逾越海峽中線。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稱此行動是「警告和打擊台獨,防止台美勾連的新動作」,御用流氓文人胡錫進的《環球時報》更是直言「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並不會影響到解放軍的戰力,我們派出軍艦和軍機繞行臺灣,目的就是鎖定台獨分子。」

人心都是肉長的,正是中共當局不遺餘力地恃強淩弱,將越來越多的臺灣人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中共終於成了臺灣政治活動的最大「票房毒藥」。無論朝野,也無論各種政治力量,誰沾上中共,親近中共,屈從於中共,誰就會被絕大多數臺灣民眾所唾棄。面對中共歷年來諸多毫無人性的舉止,還能再指望臺灣當局和民眾釋放愛心和善意嗎?猶如一個霸道無賴的流氓,終日欺淩、殘害四鄰,在他病于榻上時還能指望鄰居給他「簞食壺漿」嗎?還有臉抱怨鄰居冷漠、無情嗎?

(本文摘自華夏文摘)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