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兩個中國」的光復節

文/洪博學
·4 分鐘 (閱讀時間)

談到光復節,台灣人很低調,很傷感,因為光復的日文就是「降伏」,1945年,太平洋戰爭終結,台灣既是日本軍的奴隸,更是日本軍的幫兇,我的祖父為了生活,當過日本軍伕,在南洋幫日軍挑軍火,替軍官洗衣服,還要躲避美軍追擊,很幸運撿回一條命,所以,聽到光復節,內心哭笑不得,要慶祝自己「被降伏」,還是慶祝自己「被得救」,祖父活到生命尾聲,還無法弄清楚這一段故事。

台灣是台灣人的

相反的,中國很高調,開始慶祝光復節,本來這件事和中國半毛錢關係也沒有,為了慶祝這個日子,國共兩黨還隔海互嗆起來,為了降伏台灣,爭奪功勞,問題就出在國民黨內部已經開始出現雜音,穿藍色衣服的「親共派」,為了替中共搶功勞,開始發聲說:「台灣是中國的」,這下子觸怒了中華民國派,例如林為洲,林為洲立委很生氣說:「如果中國還是不承認中華民國,那就中斷關係好了,變成敵人」,林為洲有所不知,中台交流目的是化敵為友,現在這個目標越來越遠,所以,回到敵人原點而已。

「中華民國派」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於是,國共兩黨搶起正統生意,比賽大聲公。

10月8日,台灣在斐濟的辦事處,剛剛被中國流氓闖進來砸店,中國流氓事後表態:「因為看不慣台灣的青天白日旗」,簡單講:台灣這家店的店招牌,惹到中國大使館招牌了,如果換一張台灣旗,情況會不會比較好,沒人知道,打人的中國外交官說:「看到那張旗子,肚子有氣,就想進去打人」,果然,本來只是奉命拍照的任務,遇到台灣官員阻擋,演變成流氓打人,戰狼也一下子在國際間升級,變成打人的流氓,網路上調侃說:「台海沒有開打,斐濟先開打」。

本來,自己的店自己開,過去,中國店和台灣店,就算互爭地盤客戶,至少理解河水不犯井水,遇到國慶日,中國過完了,就讓中華民國過,中共外交官也就是例行公事,在門口拍拍照,交一下差,反正在外國領土,大家心照不宣,沒想到,這一次演變成「侵門踏戶」的治安事件,小國斐濟很難做人,台灣官員還啞巴吃黃蓮,不敢聲張,若不是外國人的「亞太報導」把事情揭開了,台灣社會還矇在鼓裡。

事實上,兩家店所販售的東西也不同,過去斐濟也買過台灣貨,現在開始用中國貨,哪一家物品比較好,大家心裡清楚,所以問題還是出在招牌上。

「兩個中國」出事情

「兩個中國」招牌不清楚,不只是外交單位搞亂,情治單位也搞亂,10月21日,調查局監聽六年,再度揪出三位已經退休的軍情局將校,從替中華民國效勞,一下子轉變成替紅色中國效勞,我看了所有台灣的報紙,比較正常的報紙評論相當一致,認為這三位老兄既然領了不算太少的退休俸,從年輕到老,吃中華民國俸祿,國家並沒有虧待他,現在替紅色中國效勞,實在不講道義,只有少數被稱為紅媒的媒體,替三位老兄抱不平說:「幹這種工作失手被捕,落在中共手上,台灣這邊也不會聞問關心,甚至搭救」,這句話有一半是事實,問題是:如何搭救?要給錢贖回肉票?還是拜託湯姆克魯斯去監獄救人?

這種媒體真的愛說笑,拐著大彎,改換議題,也能夠罵台灣政府,卻不去抨擊背叛國家的行為,他心中的國是哪一國,猜猜就知道了。

真正的事實是:兩個中國長期混淆,情治人員更是敵我不分,或者無法抵抗紅色金錢誘惑,這才是大問題,他們把馮京當作馬京來效忠。

特務這種行業,俗稱奸細,國民黨痛失中國大陸,基本的原因就是對紅色奸細不設防,幹這種行業,薪資比較優渥,出任務前已經寫好遺言,失手的時候,國家政府更不會承認,當事者本來就要有失手被捕的打算,有些硬骨頭特務,還會自備毒藥,拒絕敵人盤問。

紅色媒體習慣帶風向,把叛徒說成無辜者,把錯誤推給政府國家,為自己的叛變找理由,這種文章既不道德,動機更可議,指摘台灣政府的錯,說穿了,目的就是鼓動更多台灣的情治人員投效敵營而已。

調查局監聽六年,揪出三位已經退休的軍情局將校,涉嫌是替紅色中國效勞的間諜。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民報合成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