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竟然參與過日俄戰爭?現在苗栗山上還留有相關遺跡

·4 分鐘 (閱讀時間)

臺灣曾經參與日俄戰爭,這是一段常被忽略的歷史。

日俄戰爭發生於西元一九○四年至一九○五年,兩強相爭,陸地戰場卻是在中國的東北境內,因為這正是日俄搶食的地盤。

臺灣當時是由日本統治,廣義來講本來就算參戰方,對日俄戰爭的直接參與,則是因為兩件事:

首先,當時的臺灣總督是兒玉源太郎,他深受重用,不只是第四任的臺灣總督,並先後在日本的中央政府身兼數職,包括擔任日俄戰爭時的滿洲軍總參謀長(不是參謀總長),角色非常重要。除了兒玉總督,第三任臺灣總督乃木希典也參與日俄戰爭,擔任第三集團軍的指揮官。

(延伸閱讀:戰略地位重要又有煤礦 清朝差點就把臺北府城建在基隆)

兒玉源太郎總督實際在臺灣的時間非常少,平常政務都是由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負責。正因如此,留德醫學博士後藤新平成了知名度最高的民政長官。

其次,日俄戰爭時,俄國陸軍大敗後,試圖以海軍反擊,派出波羅的海艦隊航行了半年,繞過大半個地球,經過臺灣前往攻擊日本。由於不確定俄羅斯艦隊會不會順道攻擊臺灣,所以臺灣及澎湖實施戒嚴,總督府更在苗栗通霄的虎頭山設置「望樓」,監視海上的動靜。據傳,因為虎頭山的通信兵發現俄國艦隊蹤跡及時通報,讓日本海軍得以在對馬海峽大敗俄羅斯艦隊。

日俄戰爭勝利後,總督府認為虎頭山的「望樓」在情報偵測上有其貢獻,所以大正年間在當地建立了「日露戰役望樓紀念碑」。日本當時把俄羅斯翻譯為「露西亞」,日露,即「日俄」之意。

昭和二年、西元一九二七年,苗栗虎頭山被選入臺灣的八景十二勝之一。昭和十三年、西元一九三八年又在虎頭山上蓋了通霄神社。日本戰敗後撤出臺灣,紀念碑被改為「台灣光復紀念」『埤』」。「埤」字很明顯應該是錯字,不知何故保留至今,也成為一景。

(延伸閱讀:歷史課本說台灣清治時期「有唐山公,沒唐山嬤」其實是錯誤的)

儘管建了「望樓」紀念碑,但是當年俄羅斯艦隊應該是從臺灣東邊海域北上,沒有經過臺灣海峽,「望樓」的真實貢獻到底有多少,不無疑問。

臺灣捲入日俄戰爭的連結雖然不強,但是日本卻送了「戰利品」到臺灣―幾門從俄羅斯擄獲而來的大炮。

其中兩門大炮,至今仍落寞地留在臺東深山裡的霧鹿部落。除此之外,還有登山客熟悉的八通關古炮。

霧鹿古炮的說明牌寫著,大炮是從俄羅斯而來,在日俄戰爭時被日本擄獲,後來又運來臺灣使用。說明牌也提到:這是鑄於西元一九○三年列寧格勒的三吋鐵炮。八通關古炮的炮身,可以看出在左側有序號1582,最清楚易懂的還有右側的1905,四個阿拉伯數字似乎暗示著這尊鐵炮的鑄造日期可能不是西元一九○三年,而是西元一九○五年,是不是在戰爭後期才剛出廠,有待考證。

遙想一百多年前日俄戰爭,臺灣不只慷慨把總督貢獻到前線當總參謀長,又在苗栗設置了「望樓」偵察情報,戰後還收到了擄獲的大炮當紀念品。古炮來臺灣的故事,另外撰文闡述。

無奈的是,大炮跨越萬里來到臺灣山區的新使命,竟是恫嚇臺灣的原住民。

*本文摘自《穿越臺灣趣歷史:從猛獁象到斯卡羅,考古最在地的臺灣史》,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賴祥蔚

賴祥蔚博士,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專長為通訊傳播政策與歷史文學,連續多年獲得學術研究獎勵,著作曾獲選行政院新聞局優良課外讀物、國家圖書館「臺灣出版Top1」,近年投入臺灣歷史寫作,在多項劇本獎與文學獎入圍及得獎,著有歷史小說《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時報出版)等著作。

更多上報內容:

【外送排行榜】奶茶No.1喝超過千座101 北市瘋點甜不辣、高雄最愛肉燥飯

中國向聯合國告狀:SpaceX星鏈衛星差點撞上天宮太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