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終於站上風口浪尖

·3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2020)年初,我談台海形勢,評估戰爭風險是4+(從1到5,5即為爆發戰爭);去年底,我又撰文,風險再提高到4++。

這一陣子,幾乎三天兩頭都有關於台海風雲日緊的信息或評論:季辛吉警告,「中美緊張關係一旦爆發全面衝突,恐致人類面臨世界末日。」英國《經濟學人》以台灣為封面故事,直言「台灣是全球最危險的地方」;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針對台海形勢表示,「在可能的情況下,防止衝突遠比參戰更為重要」;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葛拉瑟投書《外交事務》,稱台灣不是美國的重要利益,美國東亞戰略應實施「縮減」,後者論點極接近美國智庫蘭德公司今年初報告的建議,主張「克制」,認為即使中國入侵台灣,也不會造成中國在區域稱霸,所以不同意美國軍事介入。

如何解讀這些林林總總的信息與觀點?

首先,要掌握大形勢。大形勢很簡單,說到底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或矛盾。中國作為一個越來越強大的老二,不見容於一個已做了百年霸主的美國老大。一開始,美國在歐巴馬時代對華戰略是「遏之」,但無效;繼任者川普則強化為「去之」,打盡了包括台灣牌在內的幾乎所有的牌,必欲除之而後快,但仍無效;現在拜登上台,面對的就是眼前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形勢或窘境。

大約20年前,蘭德公司的報告曾建議一旦中美爆發戰爭,美國可對中國本土實施空中打擊,並以科索沃戰爭中中國駐南聯盟使館被炸為例,妄言中國雖不喜歡也得接受。5年前的2016年,蘭德再發表報告《與中國開戰—想想那難以想像的戰爭》,認為(或建議)可以有一場在中國周邊地區的局部性、常規性的戰爭,目的在於衝擊中國內部的金融、社會及政治穩定,以扼殺中國崛起的契機。坦白說,蘭德報告水平的確很高,但不知何故均未為美政府接受,隨著中美綜合實力的消長,美國連續錯失了幾個窗口機遇,以致2021年的報告,不得不改變前議而主張「克制」了。

對美國而言,形勢的變化可能比意料之外更糟,問題出在台灣牌打得過度了。對北京而言,台灣問題的解決,無論對2021中共建黨100周年或2022中共舉行二十大都具有非凡的政治意義,但現實是和統幾無可能,於是美國猛打台灣牌,及台灣當局緊靠美國堅定「去中反華」的作為,或許恰恰給了北京當局採取非和平手段的合理化理由,這對美國而言,真是進入到了一個騎虎難下的尷尬處境。

了解了這樣的背景,才看得懂季辛吉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警告,才能明白葛拉瑟為何主張台灣不是美國的主要利益,才能理解美國國防部長為什麼會說「在可能的情況下,防止衝突遠比參戰更為重要」;當然,也才更能解讀為何美軍持續增強在西太平洋尤其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及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表示,美國已經向中方表明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的。

台海形勢會如何發展,我暫時不做分析與推測,但台海形勢的主動權已告易位,應無懸念,2021至2022年因而是中美關係史上的關鍵時刻。(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